即是,童工理應先行道歉,日前童工與A討論唐英年不知民間疾苦,A引用生果報稱唐英年家宴飲了70萬紅酒之報道,唐英年昨日公開指生果報報道有錯,他不過以數百元紅酒宴請親朋,錯要認,打要企定,童工沒有借口不認錯,「老屈」了唐英年!

但,話又得說回來,唐英年縱使說生果報「老屈」他,但,他昨日與梁召集人振英出席由港專舉辦的論壇,人家梁振英預備了powerpoint介紹自己政策想法,但唐英年繼續以吊吊fing態度,甚麼也沒有準備,童工看最有公信力的《明報》報道,唐英年最初對傳媒說是主辦單位,沒有通知他有powerpoint設備,但主辦單位出聲明反駁之後,唐又立即承認是自己沒有要求:

「論壇中,唐英年準確使用主辦單位規定的20分鐘發言時間,梁振英發言時則以powerpoint投影片介紹大量數據和背景資料,予人資料詳盡的印象,結果超時了15分鐘。事後記者問唐英年為何沒用powerpoint,會否覺得「蝕章」,唐英年答稱主辦單位沒通知他可以準備powerpoint。

港專晚上發表聲明,稱有與兩名主講嘉賓的工作人員就是否需要投影設施多番溝通,只有一名嘉賓確認要使用投影片。唐英年晚上透過工作人員澄清,承認出席論壇前其工作人員沒要求使用投影設施。」(引述自《明報》)

即是,連大會有沒有安排powerpoint,唐英年也可以事前沒準備、事後「懞盛盛」,究竟,他,出席這麼多公眾論壇、探訪,事前有做多少功課?知不知自己團隊在幹甚麼?

正如昨天他去港專舉辦的論壇,那最令人「印像深刻」的報道,不是他說甚麼政策,而是論壇開始前,他和梁振英搭訕,問梁振英有沒有來過,自稱自己是第一次來,而梁則回敬一句,這個馬鞍山的港專校園,他是有份籌建的!童工無法相信,唐英年可以去對手的「主場」,事前沒有任何人提醒他、他的團隊,明顯沒有將有關港專的背景資料預早給他,否則,唐又怎會在鏡頭前,犯如此近乎低能的白痴錯誤?

請由4:11開始看

B說今次鬧劇顯示,唐英年本身根本不關心落區之事,B曾在政府內工作,他就曾見過某局長出席團體公開活動前,要相關同事在車上向他簡介該團體一切,甚至團體領導人的背景資料,明顯,唐英年今天備選的準備工夫、以致他個人備戰心態,連尋常負責任局長也不如,就算換了公關團隊,若唐不改變他的心態,敗局,可以改變得了多少?

童工正等待出現如此一個局面:唐英年民望跌至20%以下,中共仍要撐他做特首,這,又豈非對小圈子選舉之最大諷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