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與A「摸住酒杯底」討論香港政治情勢,由區議會選舉、到公民黨回應外傭爭居權立場如何失敗,到近日的特首選舉。A是資深的政圈「老鬼」,他說政治這門子事,不論你如何高舉政治道德旗幟也好、得到阿爺全力支持也好,不能爭取群眾支持、甚至淪為「犯眾憎」,政治遊戲也玩不下去、玩不長久,特首選舉,唐英年該有阿爺支持,可是他卻節節敗退,讓梁振英可以爭取到入閘的機會,與其說是梁召集人有能力翻盤,倒不如說是唐英年一再犯錯,自毀長城。

A舉生果報日前一篇八卦新聞報道,那是唐英年的父母唐翔千與尤淑圻結婚 60周年紀念,家族於中環上海總會設宴慶祝,原本數代同堂該是美事,打親情牌也是軟銷好策略,可是,當中一段,卻成為唐英年的致命傷:

「唐唐一向鍾意飲紅酒,據知噚晚佢帶咗三支價值各十幾萬嘅紅酒到場,後來唔夠飲,嗱嗱聲加碼拖多兩支到場,呢餐結婚紀念家庭飯局,淨係飲紅酒都最少飲咗 70萬。」

A說一晚宴會單是喝紅酒己是70萬!那,已是不少家庭一年、甚至數年收入!試想一下,市民看到有關報道,會怎樣想?或許大部份人未必會因此即時有行動反唐,但對他的負面觀感,必定會上升。看過這報道的人,心中難免會想,我一家數口一年收入才十多廿萬,你唐英年一晚喝掉70萬紅酒?對基層市民而言,唐英年甚麼關心低下層,就更令人覺得是虛情假意,那些基層市民必定想,一個一晚可以喝掉70萬紅酒的人,可以有多真心關注基層?

坦白說,作為身家以億計之人,唐英年一晚喝掉70萬紅酒,其實不算甚麼,比較那些賣私人飛機、億元遊艇大宅富豪而言,他,或許己算「節儉」了,但人家不用選特首、不用面對群眾、不用整天說關心基層,唐英年可是要玩政治遊戲,要扮演關心基層的特首角色,現在卻親身示範甚麼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香港版,他演這個關心基層特首的角色,又怎能叫人信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