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泛民在區選大敗後,昨日有不少討論分析原因何在。童工不少泛民朋友,也用「鐵票論」或「種票論」,解釋不少建制派候選人得票大幅增加。

童工同意建制派得阿爺全力支持,以「鐵票」、「種票」方式增加選民人數手法,一直存在,也不排除部份選區泛民落敗,受「鐵票」、「種票」影響,可是童工覺得,單以「鐵票」、「種票」去解釋今次泛民之敗,未能作完滿解釋。《信報》紀曉風專欄「詭異的選情,其實是這樣的」,提及多個選區選民「神奇」增長,童工拿有關李永達一區的分析:

「另有高達也是意外落敗,他說真的跟被狙擊無關,不管你信不信,老紀就是信了,因為他今次獲1582票,較上屆1349票多,就算連同狙擊他的慢必那333票,亦不敵對手朱麗玲那1923票;事實上,去屆對手、民建聯的楊文達當時只獲885票,何止換了人,就多了1038人?當然,對手這4年來一定請街坊狂依蛇宴和旅行,但選民急增,難道又是巧合?

葵青這區今屆選區由28變29,總選民人數由251896增至272776,多了20880人,增幅為8.29%;至於高達欲連任的荔華選區,選民人數就由去屆的6076增至7262人,多了1186人,增幅為19.52%,多了1138人,多了1186票,真好。」

其實只要拿上述選票數目計算一下,荔華新增選民人數為1186人,李永達今屆得票多了233票,建制派對手多了1038票,合共多了1271票,己多過新增選民85票,即,起碼在現有選民中,有85票投了給李永達對手,以李永達現得票,再加上慢必333票,即有1915票,若連流到對手手上的85票投給李永達,李己有2000票,即,足以贏到議席!換句話說,就算對手「種票」,沒有人力分票,再加李永達可以盡力爭取更多現有選民支持,建制派要搶泛民議席,單從數字上來說,其實並不容易!

A說李永達也好、陶君行也好,那一人不是中共及建制派整天要拉下馬的人?何以回歸十多年也不成功,今次卻成功?除了所謂派錢及「種票」外,阿爺及建制派就如那些扒手般,長期在地區潛伏工作,等待泛民中人犯錯,居民對他有不滿,就乘虛而入,與期賴「鐵票」、「種票」,倒不如問,一眾泛民候選人,有沒有做好地區工作?這是泛民要好好想一想的問題。

又如泛民B說,今天建制派所做的地區工作模式,其實也是學習泛民廿多年前在地區所做事情,人家「偷師」之後,再利用阿爺資源改良及發揚光大,反而泛民卻是一本通書看到老,泛民理應全面改革地區工作思維,找出新法子搞地區工作,否則遭建制派全面蠶食是早晚之事!

童工不希望「鐵票論」、「種票論」這類「阿爺萬能論」成了泛民檢討區選的主導想法,若從這個方向去檢討泛民區選失敗原因,那,與「等死」又有何分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