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區議會選舉投票日,坦白說,童工相信大局已定,除非有奇蹟出現,例如投票率有40%或以上,否則,泛民在今次區議會選舉中,勢必再失去相當議席,這,對香港民主運動來說,肯定會做成打擊。

直到今天,我仍找不到任何令我接受的理由,「票債票償」、「懲罰民主黨」,令更多區議會議席淪為「紅區」、令民建聯、工聯會有更多區議會席位,可以令香港民主發展有更大進步。A說若甚麼置諸死地而後生論據是成立,那,比對香港回歸前和回歸後的民主倒退,今天,社民連、人民力量理應是香港最受歡迎、最多市民支持的政黨,但,事實是否如此?為建制派開路、蠶食更多屬於主流泛民區議會議席,如同把泛民地盤奉上給對手,那,究竟是否真的對香港民主發展,作最好的選擇?

B昨晚感嘆地說,民主黨在政改一役,縱使被社民連、人民力量批評他們,但,沒有他們一直守著民主低線,香港民主運動會有今天的光景?不要忘記,余若薇首次參選、背後是民主黨的選舉機器支持;當年陳方安生參加補選力撼葉劉淑儀,背後支持的也是民主黨、甚至,2008年立法會選舉,當時還果社民連的黃毓民因在選舉中批評公民黨,與公民黨交惡,事後為他們做「和事佬」,希望保住泛民團結,也是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今天,很多人因政改方案而指責民主黨,究竟,他們純因民主黨在政改取態,不合他們想法和立場,所以才要追擊民主黨,還是,他們根本不知、不明白民主黨過去曾為香港民主付出,只因今天反民主黨代表前衛、代表先進,他們才這樣做?

無論如何,今天投票結果,也是港人一人一票的投票結果,不論童工是否認同,也要尊重選民的決定,只是,最終會對香港民主運動帶來怎樣結果,我們也要為今天行為,承擔責任,不論,後果是好是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