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特首曾蔭權日前接受《經濟日報》專訪,當中提及聯繫滙率脫鈎問題,據《經濟日報》報報道,他認為目前外圍動盪,隨時引發資金流動大幅波動,在目前風高浪急時候,解除聯滙想都不要想,更說:「同事提起,我都『兜巴星』」

即是,曾特首或許堅信在目前經濟大環境下,聯滙脫鈎是不能考慮之議,但,經濟應對之策,各家有各家之立場,童工只知官府反聯匯脫鈎,但也有商界、經濟界人士支持拆鈎,改與人民幣或一籃子貨幣掛鈎,然則,煲呔是否又要「兜巴星」他們?

又即是,作為偉大祖國特區之首長,或許一切只是戲言,但,用到「兜巴星」一語,始終是有失身份,而且也令人覺得,這個特首如封建皇帝般專制。

A說,若提出滙率脫鈎要「兜巴星」,那,若在一年之前,有官僚提出復建居屋,己表明反對的煲呔,又是否要對官僚「兜巴星」?凡不合符你煲呔之意,就要「兜巴星」,那又難怪他不理會民意,全因,只要不合符他的意見,煲呔根本不想、不願聽,只會贈你一個「兜巴星」!

見微而知著,若由此剛愎自用之同治港,後果如何?恐怕也不用多說!

B只問童工,若市民不滿煲呔之專橫不聽民意,是否又可以「兜巴星」?童工說若煲呔是真正天主教徒,應同樣容許市民「兜巴星」,還要人家「兜巴星」左邊臉之後,連右邊也奉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