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1.


童工想不到,原來外界對梁振英競選班子的反感程度,遠超想像。

先不說生果報以「董建華皇朝復辟」為題,勾起港人對老董年代的不滿,童工耳聞對梁振英競選班子最大不滿,老董還是其次,最大、最大引起人厭惡和反感的,其實是羅范椒芬。

童工不少朋友是教師和家長,童工怎樣也想不到,他們直到今天,對羅范的憤恨仍是如此深。教師朋友A說,當日羅范評論教師自殺的涼薄言論、硬推教改自我為是態度仍印像深刻,梁振英叫羅范掌競選班子,恐怕,全港以萬計教師,沒有人會支持!

B身為家長,當年羅范推教改,不是把香港未來教育改革說得比唱還好聽?今天,香港教育弄成甚麼境況?現在學子、家長面對教育困難和苦況,較以往更甚,高官可以把子女送到國際學校或外國留學,我們的子女又怎樣?給他們作「實驗品」嗎?羅范還好意思「重出江湖」?

即是,C說,唐英年如何有地產霸權支持也好,單是一個羅范椒芬,己足夠嚇跑不少中產而為人父母的小市民了,他在電視中看到羅范一面不滿回應有關她的批評,更令C心驚:萬一梁營一眾如羅范般失敗者回朝,他們,會怎樣清算政府內外,那些曾把他們踢出局的人?

童工只想,踢這些失意政治人物出局的,其實是香港市民,他們,若一天班師回朝,會如何看待民意,特別是反對政府的民意?

董皇朝人物復辟,又豈止是捲土重來如此簡單?


無可否認,梁振英昨天的宣佈參選大會十分成功,雖然沒有重量級的政治或商界明星助陣,但他成功利用自己出身基層,成功奮鬥爭取今天成就為賣點,整個大會均以此作為主調,但最令童工留有印像的,該是他的參選宣言,由他提及紮腳的母親,背住數十磅膠花,來回走20多分鐘到山寨廠的情景,自己由小學時每天陪母親走那段路,母親以堅強意志為子女辛勞打拼,令他深刻體會「人窮志不短」,期間更一度哽咽,那種真情流露,除了感動人心外,更令他以宣傳自己奮鬥、打拼形像更有說服力。

梁振英之後又以一名跟從大律師見習的天水圍中五學生話,說出大律師是人,他也是人,只要他肯努力,一樣可以做得到,繼而帶出他整個競選工程中,用來打動市民的最重要訊息:「我們要的香港,就是『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的香港」。

「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這正是過去幾十年來,不少香港人就算在低下層生活不如意,仍肯咬緊牙關苦拼下去的原動力,因為他們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改變未來,梁聰明之處在於他看到近年香港民怨根本核心問題:就算你肯努力,肯用功讀書,考上大學,肯努力工作,發奮向上,也不代表你可以力爭上游、不代表你可以改善生活,近年年青人常說「輸在起跑線上」,抱怨家庭背景不及人,就算如何努力,也無法擺脫艱困生活,梁振英正是找著這一點,要令香港可以重回「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境況,對不少低下層甚至中產來說,無疑十分中聽及吸引!

但梁沒有說的是,在今天社會及政治環境中,要令社會重回「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加強社會流動性,真的如此容易?動聽口號、理念、目標是政客常用技倆,如何做得到,才是最重要。

A說梁真的是一個政客,那篇演說動聽而恰如其份,相信很多民選議員也未必做到,對唐英年來說,更是一大挑戰!梁賣的正正是這個富家公子所沒有!當唐把大班富豪、建制既得利益者放在台上為他打氣之時,唐英年其實已輸了給梁振英!A笑言,今次唐與梁第一回比拼,真的,完全是「輸在起跑線上」,出身富家、一生無風無浪,反成唐英年最大弱點,你說多麼諷刺!人家梁振英有的奮鬥刻苦經歴,唐英年完全沒有,那,他又以甚麼去打動港人?

童工等待周四唐英年誓師大會如何還招!


下屆特首選舉陣前選戰越來越白熱化:這邊廂是唐英年大打名牌戰,王冬勝、任志剛、李國寶,一個接一個出台,據聞今天連「星爺」周星馳也出來為他叫陣;那邊廂的梁振英以「D Day」作宣佈參選日代號,沒有星級支持者,賣的是決心、實力、以及全面討好基層政綱。

早前與朋友聚會談及唐、梁之爭,堅定泛民人A對此嗤之以鼻,甚麼唐梁選戰,香港人根本沒有機會參與,拿唐英年那些傻瓜式對答、改相來笑一笑就可以,若將兩人所謂「競爭」當作選舉看?那你正如高登仔所說「認真你就輸」!中共,最拿手的是甚麼?就是假戲真做、真欽點假選舉,香港人就是易被騙,何必對這些小圈子選舉認真對待?

但B卻不認同A的說法。B說是真普選也好、小圈子選舉也好,客觀現實是,暫時來說唐英年、梁振英兩人之中,其中一人會是下屆特首,縱使我們沒有權投票,起碼我們仍可以發聲、仍可以了解清楚兩人後,再看看兩人中,誰是較佳、又或者不是最差的人選,總不成因為你沒有權投票、那不是一人一票選舉,就甚麼也不理不做不聞不問,普選不只是一人一票這麼簡單,背後必須有成熟公民社會關注和參與,總不能說明天有普選特首,那我今天才開始關心政治吧!現在開始關注,不為2012年小圈子特首選舉,而為2017年可能出現的普選特首做準備。

童工即搭口問B,那梁振英和唐英年兩人,你會選誰?

B沉默一會說,正如李怡在生果報評論《在豬與狼的兩難選擇中,還是豬好些》,他認同選蠢豬唐英年,總好過選豺狼梁振英,梁背後的是土共,再加上他不斷以大有為、主張領袖的強勢與能力作為施政方向,這和今天講民主、社會共識是背道而馳,而且,不要忘記,今天土共只是控制了議會大多數議席、還未可以直接插手控制行政機器,已如此不可一世,視民意如無物,若梁振英當選,必以與土共分享行政權力,作為擁立他「登基」的政治回報,到時,土共可掌握行政、立法大權,香港將成甚麼世界?地產商可惡,但土共更可怕!

這時久未出聲的C忽然問了一句,若今次是2017年普選特首,有唐英年、梁振英加泛民的何俊仁、或余若薇、或梁家傑、或李卓人給你們選,那,你們選那一人?

童工與A、B面面相覷,想了一會,竟差不多同一時間說出同一答案:

「三個都唔揀,揀移民得唔得呀?」


近日身邊一些從來不看CCTVB那些肥皂劇的朋友,忽然嚷著要看CCTVB的《天與地》,全因這劇情似乎沒有那些令人煩厭的愛情老套情節,取而代之的是以人性黑暗為主軸,再加上友情、現實金錢與政治世界陰暗,還有,那為生存而不惜吃人的副線情節,光聽起來也夠童工朋友期待!早前一集更有諷刺《蛇齋餅糉》對白出現,想不到一年前拍完的劇集,今天仍有其現實意義!

只望,《天與地》劇情發展下去,不要令童工朋友們失望,只是,如此「另類」劇集,恐怕親子王國討論區內那些師奶網民又會到廣管局投訴!

《天與地》諷刺《蛇齋餅糉》對白


立會「捍衛新聞自由」動議辯論投票結果,紅色為投反對票議員、黃色為投棄權票議員

童工昨天才說,今天香港面對民怨四起的困局,並非煲呔所說年青人不信民主,少數不服多數,而是目前政治架構、特別是立法會內,少數,可以壓倒多數,主流民意可以完全被忽視及扭曲。怎知話口未完,昨天立法會即上演一場功能組別及建制派議員,如何用他們代表的少數民意,否決大多數民意也認同的「捍衛新聞自由」動議辯論。

原本,由劉慧卿動議的「捍衛新聞自由」訴求十分簡單及平常,A在他的Facebook中形容那是「阿媽係女人」,劉動議主要四點訴求如下:

(一) 安排傳媒自由採訪所有官方活動;

(二) 停止對新聞界的採訪限制;

(三) 停止發放’鱔片’和’鱔稿’;及

(四) 調查是否有人干預亞視新聞部的編輯採訪自主

可是,如此毫無政治殺傷力的動議,也遭民建聯、專業會議、自由黨、經濟動力及獨立功能組別議員反對,A留言中不禁憤怒說:「如此universal,幾乎是阿媽係女人的動議也遭否決,香港市民看不起立法會議員是十分正常的。」

B則對結果感悲傷。他相信劉提出的訴求,絕大部份港人縱使未必百份百讚成,但怎樣也不會認為應該反對,可是我們的立法議會卻可以作出否決「捍衛新聞自由」動議,這,對香港作為一個民主社會、國際金融大都會來說,那是莫大諷刺!一個所謂人民選出來的議會,竟可以公然反對捍衛新聞自由!那是甚麼世界!

但更諷刺的是,今次投反對票的議員,除非他們不選,否則,明年立法會選舉,他們一樣可以當選,因為,他們有功能組別小圈子保護,再加建制派鐵票,還有,一班對選舉冷漠,不肯投票給泛民的選民,保選這些人入議會。

童工在這裡貼出投票結果,讓大家看看那些議員投票反對捍衛新聞自由

民建聯9人: 譚耀宗、陳鑑林、劉江華、葉國謙、黃容根、黃定光、張學明、李慧琼、陳克勤

專業會議4人: 梁美芬、何鍾泰、石禮謙、劉秀成

自由黨3人: 劉健儀、方剛、張宇人

經濟動力2人: 梁君彥、劉皇發

獨立2人: 黃宜弘、詹培忠

連新聞自由亦不敢撐,只投棄權的議員,包括:

工聯會4人: 黃國健、王國興、潘佩璆、葉偉明

五散人3人: 陳茂波、譚偉豪、梁家騮


特首曾蔭權昨天接受《信報》專訪。童工不少朋友看完煲呔這個專訪,不禁搖頭嘆息,A說煲呔指社會怨氣大,因為果「後生仔」的怨氣深,那是有其道理,但絕非如煲呔般偷換概念,將年青人怨氣,簡單地說成「新一代年輕人理想好大,覺得社會愈來愈欠缺公義,付出勞力與收穫不成正比,導致一些人特別有錢」,煲呔甚至借此掩飾他任內施政失誤、以及政治制度上不民主,引致民意不被重視、不被反映的結構性政治問題,簡單一點說,煲呔,就是借年青人有著沒有道埋的怨氣為名、將自己施政失誤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看煲呔怎樣將市民因他施政失誤怨氣,推給年青人:

「上任之初民望高企的曾蔭權,在任期餘下不足一年間,面對的是市民怨氣不斷上升、民望下滑。曾蔭權昨天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 「最容易、最膚淺嘅答法,係曾蔭權唔應該搞問責制、生果金引入審查、政制又搞時間表、又搞咩,可以唔搞啫。」但他認為這些都是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不可迴避的問題。然而,說到社會怨氣,除了樓價高企是因素之一外,他說「最深、最深的還是後生仔的怨氣。」」

首先煲呔說「搞問責制、生果金引入審查、政制又搞時間表、又搞咩」是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不可迴避的問題,問題是,他根本沒有提出過任何具體體數據,理據,那些政策是「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如高官問責制由老董年代至今已推行了11年,看不到對香港管治有何重大好處,反而引發更多問題,至於生果金引入審查,煲呔後來在政i台壓力下取消,也不見得令政府大幅增加開支之餘,今個施政報告中,更提出放寬長者在內地居住領取生果金的居住時限,那,又是否有違他為申領生果金加入諸多限制的「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目標?

另一個推卸給年青人的責任,就是指他們不肯膺於民主制度的少數服從多數:

「民主制度要少數服從多數。少數的人永遠都係慘的,順服大多數。但如果少數的人唔忿氣的話,就會嘈。而家問題係少數人唔忿氣……佢哋覺得唔公義,點解華爾街的人搞出大問題,但為何又有雙糧、花紅出!」

誰不肯膺於民主制度?誰不肯少數服從多數?若政府真的要膺於民主制度,那就應該取消功能組別,不要讓只有數十萬選民基礎的功能組別議員,可以佔一半議會議席,可以利用分組點票否決議會有過半議員支持的動議!明明功能組別議員代表的選民人數、與地區直選代表選民人數比較,功能組別議員代表的民意只是少數,他們往往卻可以用少數壓倒多數,就算主流民意反對,他們一樣可以用少數民意壓倒多數民意,通過不受市民歡迎的法例!民怨,並非如煲呔所說因少數不肯服從多數而起,而是由少數民意可以長期壓倒多數民意而做成!

C說,從這篇訪問可見,煲呔由自卑化自大的剛愎自用性格不改,死不認錯態度令人感到可悲又可笑!


生果報報道有關種票消息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甚至有屬建制派區議員,昨天也跳出來指區內有人種票。與朋A午飯時,他笑稱今次隨時變成另一次「捉僭建」風波,人人也爭著去找那個區有人種票,一戶最多有多少個不同姓氏住客、有多少張「種票」。

要解決種票問題是十分困難,正如前文提過,童工與一名典型泛民死硬份子朋友,提過可否將沒有投票通知書、或接觸不到選民在選民名冊删除,他可是強烈反對,因投票權是最重大的公民權利,不能以沒有投票通知書、又或忘記改地址、沒有地址證明等埋由,剝奪這個公民投票權利。昨天與B再談這個問題,他也說目前坊間建議的加強核實登記方式,也有不同問題存在。

例如登記選民地址要有證明,但不能排除真的有個別例子,有人無法交出認可地址證明,那,是否就不許他登記做選民?至於硬性規定要帶投票通知書投票,萬一有人遺失了,又或政府寄失了,那,是否可以因此而剝奪公民投票權?目前美國、英國等地,登記做選民也不用提交住址證明,美國部份州法例更寬鬆至連身份證明也毋須出示,只要到指定票站就可以投票!

當然,香港情況與美帝、英帝不同,那兒是真正民主政府,不會像香港般有中共在背後、政府對政黨又親疏有別、泛民不可能執政、北京要控制選舉結果,令整個民主選舉生態被扭曲,若政府不阻止種票情況惡化,最低限度也要清查今次區選中6 萬份因地址問題或「沒有此人」而退回的投票通知書,當中是否有虛報地址,盡快將違法登記删除於選民名冊之外。

可是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說今次是「個別情况」,煲呔又說每次選舉後總會有些人覺得自己不舒服云虧,童工對政府會認真處理,不感樂觀。


生果報今日報道區議會多個泛民與建制派競爭激烈選區,均被發現有疑似種票情況,其中公民黨王德銓出選的深水埗美孚南選區,政協梁平居住的一個單位登記了 13名選民,涉及 7個姓氏;民主黨黃碧雲戰梁美芬的九龍城黃埔東選區,最少有 10多個單位報稱有 6至 9名登記選民,涉及 3個姓氏或以上,這,不能不令人懷疑,確有種票情況出現。

A說以往選舉中,泛民也發現疑似種票情況,只是較嚴重的多在新界鄉郊出現,他以往見過有一個地址報住10多人的情況,只是未想到種票情況越來越放恣,今次區選更加是「離晒大譜」,所以不少候選人正研究是否做選舉呈請。

童工覺得是否推翻選舉結果己非最重要之時,而是政府若明知有種票情況存在,就應該正視及堵塞漏洞,例如要提交住址證明,又或要帶同投票通知書才可以投票,以免有人虛報地址,否則,明年立法會選舉,這類種票情況必定更嚴重,因為立會選區更大,要種的票更多,而且要虛報地址更加易!香港立會選舉公平公正必被催毀!

B說政府堵塞五區公投的替補機制如此雷厲風行,何以,明知人有在選舉中可以種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卻說,要求選民在登記或更改地址時,示住址證明恐會影響個人資料私隱的保障云云,那,除了可以理解為政府不想關上種票「大門」外,還有甚麼原因?

或許,政府的態度,或許從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對堵塞種票持相反意見,可作一個對照。譚認為「目前的選民登記方式「沒有什麼需要改變」,要選民出示水電費單等資料作登記,有一定難度,如登記太煩,會導致擾民,反會阻礙選民登記意欲。」(引述自《明報》),那,政府不立即行動堵塞種票漏洞,最大得益是誰,不言而喻!


丁肇中訪問,相關對答由1:11秒開始

A傳來一則偉大祖國網民流傳的真實笑話。

早前央視的《大家》節目中,訪問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丁肇中,主持曲向東在訪問其間,以丁家三兄弟妹以「中、華、民」為名,「懶醒」地問丁肇中,若他父母有第四名子女,會否叫「丁肇族」,怎知丁肇中卻給他一個一鼻子灰的答案:

曲向東:我看到些材料,介紹說您兄弟三個,您是丁肇中,您的二弟弟叫丁肇華,三弟弟叫丁肇民…..

丁肇中:呃,妹妹!

曲向東:哦,妹妹叫丁肇民,哪如果再有一個是不是叫丁肇族?

丁肇中:不,叫丁肇國,因為沒有這個國,所以到台灣去了!

童工想不到丁肇中身為物埋學者,不但腦筋轉得快,有西方政客那些帶幽默感,但又綿裡藏針說話方式,那句「因為沒有這個國,所以到台灣去了」,正是借機表達他對中共竊國,恥與共匪為伍。

更令童工佩服的是,丁肇中未有如一些海外媚共之士,眼見中共今天勢強,即唯恐得罪中共,只懂極盡訶諛奉承之能事,堅持中華民國正朔道統,堅持維護中華民國尊嚴,在訪問中丁更表明,家族祖上為孫中山革命支持者,父母均是同盟會成員,如此有風骨的學者,才是最值得中國人學習!

中共要明白,縱使財可通神、今天國力強大,不是所有人、所有國家也要賣你的帳,丁肇中,就是不賣中共的帳!


被視為「網上23條」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立法會將於下周再開會審議,而據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提交立法會文件,雖澳洲及加拿大己對「戲仿」(parody)和「諷刺」(satire)等可能網上惡搞作品,訂定公平處理版權豁免,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卻認為當中具有爭議,不宜匆匆提出,要求先立法,再諮詢,又指修例草案已指明有關「損害」須為「經濟損害」云云,理應不損害惡搞搞二次創作。

坦白說,童工不信政府承諾,一日不寫明網上惡搞豁免刑責,一日,政府也可以以此針對網民,更重要的是,網上惡搞針對目標,絕大部份是建制派人士,當審議草案委員會主席、民建聯議員陳鑑林對《明報》說,「惡搞具傷害,豁免前須諮詢,「你有本事就自己創作,為何要搞人家的照片?」」事問,今天不立法說清楚,以建制派控制立法會的局勢而論,日後豁免網上二次創作的惡搞,有獲議會通過的機會嗎?

童工及一眾網民,可不是天真如此呀!今天無法要政府妥協,日後對網上惡搞,只會越收越緊呀!

 

十一月 2011
« 十月   十二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