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11.


早前疑似生果報老闆黎智英捐款資料外洩,報章報道指來源是分享軟件FOXY,可是今天生果報自行爆料,原來懷疑有「家賊」竊取公司電腦伺服器文件,再扮作在FOXY中找到,以求掩飾盜取機密的違法行為。

「壹傳媒資訊科技總監何敦拾接受查詢時表示,五份檔案最早一份是 09年 11月建立,最近一份是今年 4月,一直存於公司電腦系統伺服器,有密碼及權限取用五份檔案的資訊科技部門人員只有「十個八個」,另外就是黎智英的個別下屬,他們使用的密碼都不是易被「撞中」的組合。

他指出,文件原來檔案名稱並非現經 Foxy傳播的檔案名稱,相信有人從公司伺服器取得文件後,更改了檔案名稱,再經 Foxy洩漏出去。把檔案改名為「 LAICHEEYING」,估計是讓人方便搜尋及聯繫到黎智英。據了解,當日部份傳媒收到電郵報料,通知他們可經 Foxy找到有關文件。

何敦拾強調,連接相關伺服器的電腦都無裝 Foxy軟件,絕對不會是公司內部經 Foxy軟件洩漏,最大可能是有人從伺服器偷取文件,改名後再經 Foxy發放。至於文件會否在電郵寄出時遭人截取,何敦拾不排除,但指五份文件中部份從未經電郵寄出。」(引用自生果報)

若報道中「最大可能是有人從伺服器偷取文件,改名後再經 Foxy發放」屬實,那,直得研究的是,究竟「內鬼」為何選擇這個時候行動?若因為政治原因,為何不選擇於五區公投、又或政改之時「做野」?又或,這是否和快將來臨區選有關?還是,一切與政治無關,反而涉及其他原因?童工心中有一個答案,只是一切純屬個人揣測,沒有證據,所以也不好說明。

不過,可以肯定,若真有「內鬼」,又豈會竊取一份文件?故事,可能尚未完結,一切只是開始!

廣告

多份報章及周刊昨天報道,FOXY網上流傳黎智英捐助民主黨、公民黨的秘密文件。A說身邊朋友頗大驚小怪,今次還不是有「真憑實據」,證明黎智英是主流泛民政黨的「金主」,在幕後以會錢資助泛民,以達控制之效?

A聽到這些言論,不禁覺得既可笑、又可悲。可笑的是,肥佬黎以金錢操控泛民政黨,但他怎樣操控?拿五區公投來說,若文件屬實,支持公投的公民黨、社民連他有捐錢,反對五區公投的民主黨,他一樣有捐錢,而這些泛民政黨,以往也未見為肥佬黎生意利益發聲,以金錢操控泛民之說,從何談起?

可悲的是,每次立法會選舉,均取得五成多六成市民選票的泛民政黨,竟然每年要靠黎智英數百萬捐款撐起九成開支,反而民意支持度較低的建制派,每年有逾千萬捐款收入,設若沒有黎智英捐款,公民黨、民主黨可能早已因收入不繼而倒下了,社民連、公民黨可能連五區公投也搞不成,因為財政上根本無法支持,為何,香港民主黨派有民意支持,卻連基本市民捐款也不足維持日常開支,這,不是可悲又是甚麼。

童工對A的說法,只能無言以對。拿五區公投為例,有50萬堅定支持民主選民投票,設若他們平均每人一年肯捐100元,一年捐款就是5000萬元,分給公民黨及社民連,一年兩黨就有2500萬元捐款,何需等黎智英捐款打救?到時還怕建制派財雄勢大?

可是,不少支持民主的市民,就是每年捐100元給支持的政黨也不肯,這,又豈能怪泛民政黨要收黎智英捐款?

同樣情況,陳日君樞機收了黎智英2000萬捐款,生果引述教區消息人士說,捐款其實用於支援內地地下教會。今天說要支持內地宗教自由的人多,但又有多少人敢捐錢支持內地地下教會,與中共官方教會對抗?

設若,有一天,黎智英不再捐錢給泛民、內地地下教會,你,是否肯每年捐一千數百,即每月一百幾十元,代替黎智英,以金錢資助香港各大政黨、以及支持內地地下教會,與中共對抗?


童工從台灣電玩網看到,日本著名電玩遊戲、動漫創作人廣井王子加盟壹傳媒,出任壹傳媒動畫創意總監!這個消息不禁令人大吃一驚及相當興奮,全因廣井王子屬日本真正動漫電玩猛人,童工還記得他一炮而紅的電玩作品,也是日本首個以CD-ROM製作家用電玩遊戲「天外魔境」,一出己震撼當年電玩界,之後仍有續集推出,到今天仍是經典遊戲!更不要說之後他為世嘉次世代主機Saturn推出的「櫻大戰」遊戲,除了連續出了五集,橫跨Saturn、Dreamcast之外,其後更在PS2、電腦、GB等主機上登場,之後更製作動畫、舞台劇、演唱會,至今仍有無數支持者,而廣井更有參與動畫製作,香港曾播放、而又十分受歡迎的「魔神英雄傳」、「魔動王」他也有份參與創作,近作「機動新撰組」更找來高橋留美子做人設,也是由電玩走到動畫,廣井絕對是日本有份量電玩動漫製作人,今次黎智英找來廣井合作,是否意味壹傳媒要進軍日本動漫電玩業?童工極之期待黎智英X廣井王子會擦出甚麼火花!相信絕不止是壹傳媒新聞動畫如此簡單,會否是繼「櫻大戰」之後,另一動漫電玩大作?

送上廣井「櫻大戰」OP


早前廣東佛山發生一件令人感痛心的交通事故,有一名兩歲女童被兩架車子先後撞倒,可是除司機不顧而去之外,連路人也十分冷漠,十多經過見死不救,最後只有一位撿垃圾阿姨將女童救起,但昨日傳送至醫院已接近腦死亡。網上不少討論均指內地人冷血,見死不救,可是香港《文匯報》做了一個網上民調,問讀者「如果您在場,請問您會怎麼做?」結果,令人驚嚇:

9.3%被訪者說「直接衝上去施急救」

11.8%被訪者說「電話通知相關機構」

78.9%被訪者說「怕麻煩權當沒看到」

有78.9%被訪者說「怕麻煩權當沒看到」?雖然網上民調並非正統民意調查,被訪者人數、抽樣方式也沒有控制,未必有太大代表性,但78.9%這數字,也夠嚇人了,童工怎樣也想不到香港網上民調,可以有如此結果出來!究竟真的是香港人有問題,還是,《文匯報》讀者有問題?


電腦雜誌《PCM》己找來Naver Japan作官方正式澄清:

「近日一些海外媒體、社交網站及部落格等社會媒體就LINE應用發表的消息內容與事實不符。對此,Naver Japan欲作出以下澄清:

LINE之傳送簡訊費用

傳言說,在LINE上傳送簡訊的時候將涉及額外SMS簡訊費用。但事實上,用家僅需就認證號碼之SMS簡訊繳付一次性的SMS簡訊費用。下載LINE之後,用家之間所使用的通訊數據將通過網路傳送,因而不會被收取任何追加簡訊費。

Shake it! 功能

傳言說,若使用Shake it!功能,個人信息(如電話號碼等)將洩露給未知的第三方。然而,此功能實是為了方便用家,在不知對方電話號碼或對方的LINE ID的情況下,能簡便地添加朋友而設。

若用家使用Shake it!功能的時候,有其他用家正在附近使用該功能,雙方才能看到彼此的ID和ICON。不過,只要彼此都不互加好友的話,單方面的朋友關係將不會成立。此外,通過Shake it!功能彼此添加好友後,任何個人信息(如電話號碼或ID等)也不會傳送給對方,因此,不會出現個人信息洩漏問題。」

而據報道,TVB新聞從來沒有任何有關Line收費陷阱的報道,想不到一件無中生有的謠言,可以引來如此大風波!謠言,未必可止於智者,因智者太小,愚民太多!

另,童工三更半夜寫文,常有手民之誤加錯別字,望各方見諒。


近日童工不少朋友也在iPhone、iPad安裝了聊天軟件Line。Line與Whatsapp功能相似,但可玩的東西更多,而且在iPad也可以安裝,只是較Whatsapp有點麻煩,必須要知道朋友的登記才可以聯上對方,不像Whatsapp以電話號碼作聯絡。

可是熱了數天的Line,昨天忽然傳出,指若Line無法以網絡傳出短訊,就會以SMS代為傳出,變相要收錢,又會洩漏使用者個人私隱云云,一時間網上謠言四起,更有人稱連電視新聞也有報道,更不斷叫人立即删除Line。

實情是,童工WiFi版iPad2也裝了Line,事問,沒有3G功能的iPad2,又怎樣以SMS收費?而且Line由日本公司NAVER開發,NAVER早在網頁中說明,Line是不收費,唯一收費的是網絡公司數據流量收費,事問,NAVER又怎會欺騙客人?而且童工也在用NAVER的網上雲端儲存,那是30G的不收費儲存空間,足足是iCloud的6倍!這樣「慷慨」的公司,又怎會以Line去暗地裡收費!而且,那些錢可不是落入他們口袋中!

想不到互聯網世界,也可以有「盲搶鹽」事件發生!


童工明白,很多人覺得黃毓民、梁國雄在議會內以市井、激烈言詞,甚至是抗爭行動表達他們政治理念,認為是難以接受,甚至欲轟他們出議會而後快,所以對煲呔日前左一句「難仔」、右一句「黑社會」與黃毓民對罵,頗有認同煲呔之感。政務司長林瑞麟昨天更在電台節目中,指近年立法會內的言語及行動暴力升級,「確實要指出這趨勢,不可姑息一個不尊重莊重議會文化的行為」

可是,大家細心想一想,究竟誰是助長議會內「言語及行動暴力」增加的元凶?假如,議會可以反映民意,不會出現如替補機制一類議題,明明是市民反對的,立會各泛民政黨也表明反對,可是,仍有控制議會過半的建制及功能組別議員支持,要十萬計市民7.1上街,政府才肯押後諮詢。原本,正常透過議會反映民意做法,基本上己是不行、失效了,那,茗市民對政府施政有所不滿,還有甚麼方法可以發洩?有人會選擇放棄香港,拼命在有限時間內抓錢移民;有人會上街遊行,希望以人民力量迫政府改弦易轍;但也有人選擇在選舉中,投票選一些激進政治人物入議會,起碼,縱使他們入議會後,也改變不了政治現實,但那些市民也期望這些政治人物,可以用其激進抗爭手法,侮辱那些官員和建制議員,為他們消消氣。

所以,令議會內「言語及行動暴力」增加的元凶,其實正是政府自己!設若議會真的可以反映民意,市民支持政策可以通過,反對的,必定會被議會否決,誰會去選只懂掟蕉的政治人物入議會?有市民就是知道,議會功能己失,例不如選個會掟蕉的人入議會,怎樣說也可以借此為他們消消氣!

所以讓黃毓民、梁國雄入議會、助長議會內「言語及行動暴力」增加的元凶,正正就是自稱對這些行為感痛心的曾蔭權及其管治團隊。


立法會搬到新大樓,原本應該代表香港議會進入新時代,香港民主進程,理應向前,而非倒退,可是,令童工痛心的是,新大樓、新文化,議會內外,卻是民主、言論自由的倒退!

昨天,立法會議事廳內,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及社民連的梁國雄被逐出會議廳。坦白說,童工縱使對人民力量及黃毓民並無好感,可是,我不認同他們的行事作風,卻有責任捍衛他們應有的權利和公義!特首曾蔭權以黑社會批黃毓民,童工聽亮煲呔發言,那,絕對是有問題,而且不只是對黃毓民,對整個議會,也極之不敬:曾蔭權可以罵黃是「十足爛仔行為」,但,他以立法會「不是黑社會地方」,影射黃是「黑社會」,香港法例中,身為三合會會員是刑事罪行,未有證據、未經法庭判決,影射、暗示任何民選議員是「黑社會」,那是極嚴重指控,同時也是抹黑民選議員、抹黑議會,作為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未對曾蔭權指控要求道歉及澄清,此為議長失職。

此外,梁國雄提規程問題,曾鈺成未有先處理梁的規程質詢,先行暫停會議,翻看錄影,諮詢法律顧問意見,再作裁決,反而獨斷獨行,趕梁出議事堂,是為失職之二。議長責任是公平公正主持會議,所謂之公平公正,乃跟從約定續成慣例,經既定做法處理議會紛爭,議會慣例,非議長憑個人一時喜惡作判決,乃是按規章、法律顧問意見,集思之後作最公正的決定,也是歷任主席以往一貫做法,今次曾主席做裁決,童工是絕對無法接受!

但更令童工憤怒的是,立法會議事廳外,保安不斷阻攔記者採訪,更有記者被熊抱阻止採訪!記者朋友M在他的Facebook中貼出保安空前嚴密照片,再加上對立法會阻止記者採訪的申訴書,童工在此引述,以顯立法會打壓採訪自由之嚴峻。

「今日下午(13/10, 周四)會在立法會記者室發起聯署聲明,要求立法會秘書處立即撤回昨日特首宣讀施政報告時,立法會保安多番阻撓記者採訪的無理安排,希望今日到立法會採訪的行家簽名支持。聯署聲明內容如下,圖片和圖說為本篇網誌所加,以助大家了解實況。

昔日立法會的企走廊自由採訪,如今變成企豬欄的人鏈阻隔,嚴重窒礙傳媒採訪。

新大樓議事廳門外走廊變得極闊,記者採訪空間卻被嚴重縮窄。

攝記除立法會前廳和個別房間不能入內拍照,一向都可自由拍攝,卻日拍攝時卻遭到保安阻撓。

有示威者被警方抬走時,立法會保安架起鐵馬,不准部分記者前往拍攝採訪,即使記者出示記者證。

立法會秘書處昨日在特首宣讀施政報告時,在立法會新大樓的採訪安排,嚴重縮窄採訪自由,做法與在舊大樓時有明顯分別,包括:

(一) 過去記者能在任何時間放置錄音筆在咪兜,但昨日在特首宣讀施政報告後,部分記者被迫留在遠離咪兜的記者區;有記者想放置錄音筆,亦被保安築成人鏈阻止;

(二) 過去在特首宣讀施政報告後,記者可自由上前採訪離開的立法會議員或官員,現時則被限制在秘書處設立的記者區,更被大批保安築成人鏈阻撓,不能再如過去般追訪官員和議員;

(三) 過去攝記可自由在舊立法會範圍內拍攝 (立法會前廳和宴會廳範圍除外),但昨日卻有攝記在立法會大樓公眾範圍拍攝時、即二樓公眾席外,遭到保安上前勸阻,要求返回秘書處指定的記者區;

(四) 有記者昨日採訪被警方抬走的示威者時,即使出示記者證,亦被立法會保安上前阻撓採訪,不准記者跟隨上前拍攝。記者區的範圍和示威區亦不成正比,記者難以拍攝官員接觸示威者的全部情況;

(五) 過去記者在立法會舊大樓旁聽席旁聽會議後,可自由走動追訪離開官員,但昨日卻遭保安人員在會議結束後禁止離開,被迫在官員離開後方能離開旁聽席;

(六)由地下直達一樓會議廳的電梯不開放給記者使用,大批記者昨天至少要花上至少5分鐘等候升降機,嚴重窒礙傳媒採訪;

(七)有記者昨由旁聽席乘搭電梯直抵地下後,欲使用最接近的門口直抵示威區,卻被保安以門口為議員尊享為由禁止,令記者必須走出大樓外圍兜大圈才到示威區。

我們要求立法會秘書處立即撤回上述的安排。」

可是立會秘書長吳文華接受《明報》訪問,卻以他們根據《權力及特權法》,立法會須確保官員有一條暢通無阻的通路進出會議廳作解釋

童工十多年來,從未聞舊立會大樓以《權力及特權法》作阻止記者採訪借口,吳文華之說,代表甚麼?以法例明目張膽打壓記者採訪權?

一切,顯示立會內外,言論自由已到危急存亡之秋!


煲呔昨天公佈他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一如預期,煲呔提早兩個月化身聖誕老人,今次,不只是派「出奇蛋」,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而是一次過滿足所有人過去六年願望:說好了的公屋免租己成例牌菜了!要居屋的給你居屋、要老人家回內地養老有「生果金」?就給你吧!還不夠?多加2元任搭車船!年青人要平價居所?給你起青年單身宿舍吧?還不夠?給你公共泳池月票吧!讀副學士的還有海外交流機會給你!再加大專院校30億科研基金,各大學生、教職員到校長該拍爛手掌吧!

順應民意,利民紓困,怎樣說也是好事,但想深一層,以上種種針對年青人、長者、夾心階層措施,早在兩年、三年、甚至更早,己有不少社會人士、議員、政黨提出過相似建議,煲呔就是用各種理由,完全不肯做,去年施政報告,煲呔才以「運輸及房屋局收集社會對「資助市民自置居所」的意見」為基礎,再宣佈居屋「死刑」,推「置安心」計劃:

「社會上就是否復建居屋有不同意見。我明白市民對樓價急升及「上車」困難的憂慮。透過傳統的居屋計劃,已經有超過三十多萬家庭自置居所。我們認為需要因應最新情況,提出更切合市民需要的方法,協助夾心階層人士達成首次置業願望。

我們認為,任何形式的資助置業計劃,只能提供緩衝作用。面對市場短期的波動,比較可取的方法,是為有意置業的夾心階層提供緩解措施,使他們可以在一段時間內積聚資金,用作置業。就此,政府會與香港房屋協會(房協)合作,推出優化的資助房屋計劃,名為「置安心資助房屋計劃」。」

何以,一年之後,居屋又可以忽然「翻生」?為何去年認為不可以做,今年又可以?煲呔去年才大嘆找地建資助房屋難,何以,今年又忽然有地可以建居屋兼「置安心」計劃?

B說,還記得年前跨區交道津貼嗎?試驗完之後又拖拉了一輪,最終還要在以家庭還是個人為單位申請爭拗,一切無非要計算公帑云云,何以,長者2元任搭地搭車船計劃,政府連估計要用多少公帑也未計出來,就可以落實?

C說煲呔以往拒絕議員政黨要求加開支訴求,最常用的借口是政府要審慎理材,量入為出,問題是,以往要「審慎」,何以,今年忽然毋須再「審慎」?C說沒有市民會反對政府照顧低下層、又或順應民意改善施政,但是,若果像煲呔般,任內以千百理由樣樣不肯做,到快將落任,明知這些政策日後就算出問題,也不會再算到他頭上,於是一股腦地拋出來,對香港是好事,還是壞事?

C的問題的確值得思考,特別是好消息令人歡喜之餘,是否應冷靜想一想,糖衣下之,還有甚麼?是良藥還是毒藥?


特首曾蔭權將於今天公佈他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事先張揚,甚麼港鐵巴士小輪有望每程2元、撤生果金的回鄉養老居港日數限制、超市食物銀行研食物券、甚或復建居屋,說真的己是耳熟能詳,也不知立法會議員提出了多少年、多少次,好像撤生果金的回鄉養老居港日數限制,童工隱約記得,陳婉嫻未離開立法會時己要求政府做,現在她快重返立法會了,煲呔才肯在自己離任前早,真的,所謂新措施不過是翻炒他以前不肯做、甚至曾冷嘲熱諷的政策,原本從善如流是好事,但拖拉了這麼多年才走回頭路,又是怎樣一回事?

童工更有興趣的是,煲呔會如何評價自己特首政績?他,會自省自我批評,還是像之前在電台節目訪問中死撐,自稱自己己做得十分不錯?

「我已經好好彩,經過7年洗禮,仍有40分,相當唔錯,好感激香港人多年來對我的支持,我冇妄想,俾我幾多分都好,相信香港人最後會作正確評價」

童工等著看煲呔今天如何為自己「蓋棺定論」!

十月 2011
« 九月   十一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39,20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