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百周年校慶請來國家副總理李克強到訪,結果因打壓示威學生弄出了一個禍來。童工之前早己說過港大校長徐立之對捍衛港大自由不夠強硬,甚至只懂道歉,「身為港大校長對未能防範此事發生,我(徐立之)表示歉意」,不肯向建制力量問罪,要求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引咎辭職。

只是,童怎樣也想不到,如此「識時務」的港大校長,在今天只懂討好北京氣氛下,竟也容不下,校務委員會昨晚突然宣布徐立之無意連任,決定在明年8月底約滿後離開。

雖然梁智鴻接受傳媒查詢時表示,並無逼徐立之,那是徐主動提出不尋求連任,但童工與港大校友A說及這翻話,A的反應是:「梁智鴻當我地係低能定白痴,咁樣借口都講得出?」

《明報》報道更說出梁迫退徐的故事:

「接近港大高層的消息人士透露,8.18風波後,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因事件的處理手法與徐立之嚴重分歧,上周與徐面談,要求他同意不尋求連任。」

「據接近港大高層的消息人士透露,徐立之今次離任,並非自願,而是在8.18事件後被梁智鴻逼退。據悉,在8.18事件前,梁智鴻一直大力游說徐立之續約,徐本來答應再做3年,但梁堅持應續約5年。但8.18事件後,徐立之與梁智鴻就事件處理手法有嚴重分歧,梁智鴻上周找徐立之面談,要求他同意不尋求連任,徐立之雖感委屈,但思量再三後同意明年約滿離任。」

即,梁智鴻與徐立之有何分岐?若分歧在於徐道歉而梁認為不妥當,要離職的是梁智鴻,而非徐立之,當我們認為徐立之做的不夠之時,梁智鴻若認為他做得太多,要秋後算帳,那,為了港大,應否放過找代罪羔羊、彷如港大獨裁者的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