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樞機收了黎智英的2000萬元捐款,《明報》當日用頭版報道,並以這樣起題「神父收私人捐獻無王管  陳日君收黎智英2000萬  昨拒回應」。童工昨天與A和B午飯時,期間談及這段新聞,大狀A頗氣憤地說,這篇報道根本是「明砌」陳日君,事關報道內引述稅務學會政策委員會主席梁繼昌意見,指出「若單是獲得他人捐款是不用繳稅」,除非是「黎智英捐款給陳日君後獲得一些回報或商業服務」,就可當作收入,即是說連《明報》報道也在自我否定,即,陳日君收私人捐款不是「無王管」,而是法例根本不規管,即是說,一切是合法行為。

大狀A說若把合法行為,扭曲說成是「無王管」行為,那,香港不知有多少個人行為是「無王管」,《明報》是否認為,任何法律未有規管之事,也要政府立法管上一管?

B即勸A不用這樣動氣,全因這次事件主角是黎智英及陳日君,難免有人會「抽水」,換著是不知名神父,又或如當年某極有影響力超級富豪,兒子明明不是天主教徒,為了要在教堂行禮,以捐款疏通,相信也不會有多少傳媒大張旗鼓批判!要怪只怪主角是黎智英及陳日君。

童工對批評陳樞機收取捐款報道,只感無奈,全因那是報社立場,從新聞自由角度,他們有權決定報道的角度,但這種報道手法,明明是扭曲了新聞本質,卻要扮客觀、中立。

正如,同一個陳日君,同一份《明報》,有近千教徒撐他絕食、有神父、在囚人士撐文為他收受捐款一事解釋及澄清,有關報道卻只能在報紙內版中!

同一個人,相類新聞、不同處理態度,這,就叫「公信力第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