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明白,很多人覺得黃毓民、梁國雄在議會內以市井、激烈言詞,甚至是抗爭行動表達他們政治理念,認為是難以接受,甚至欲轟他們出議會而後快,所以對煲呔日前左一句「難仔」、右一句「黑社會」與黃毓民對罵,頗有認同煲呔之感。政務司長林瑞麟昨天更在電台節目中,指近年立法會內的言語及行動暴力升級,「確實要指出這趨勢,不可姑息一個不尊重莊重議會文化的行為」

可是,大家細心想一想,究竟誰是助長議會內「言語及行動暴力」增加的元凶?假如,議會可以反映民意,不會出現如替補機制一類議題,明明是市民反對的,立會各泛民政黨也表明反對,可是,仍有控制議會過半的建制及功能組別議員支持,要十萬計市民7.1上街,政府才肯押後諮詢。原本,正常透過議會反映民意做法,基本上己是不行、失效了,那,茗市民對政府施政有所不滿,還有甚麼方法可以發洩?有人會選擇放棄香港,拼命在有限時間內抓錢移民;有人會上街遊行,希望以人民力量迫政府改弦易轍;但也有人選擇在選舉中,投票選一些激進政治人物入議會,起碼,縱使他們入議會後,也改變不了政治現實,但那些市民也期望這些政治人物,可以用其激進抗爭手法,侮辱那些官員和建制議員,為他們消消氣。

所以,令議會內「言語及行動暴力」增加的元凶,其實正是政府自己!設若議會真的可以反映民意,市民支持政策可以通過,反對的,必定會被議會否決,誰會去選只懂掟蕉的政治人物入議會?有市民就是知道,議會功能己失,例不如選個會掟蕉的人入議會,怎樣說也可以借此為他們消消氣!

所以讓黃毓民、梁國雄入議會、助長議會內「言語及行動暴力」增加的元凶,正正就是自稱對這些行為感痛心的曾蔭權及其管治團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