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搬到新大樓,原本應該代表香港議會進入新時代,香港民主進程,理應向前,而非倒退,可是,令童工痛心的是,新大樓、新文化,議會內外,卻是民主、言論自由的倒退!

昨天,立法會議事廳內,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及社民連的梁國雄被逐出會議廳。坦白說,童工縱使對人民力量及黃毓民並無好感,可是,我不認同他們的行事作風,卻有責任捍衛他們應有的權利和公義!特首曾蔭權以黑社會批黃毓民,童工聽亮煲呔發言,那,絕對是有問題,而且不只是對黃毓民,對整個議會,也極之不敬:曾蔭權可以罵黃是「十足爛仔行為」,但,他以立法會「不是黑社會地方」,影射黃是「黑社會」,香港法例中,身為三合會會員是刑事罪行,未有證據、未經法庭判決,影射、暗示任何民選議員是「黑社會」,那是極嚴重指控,同時也是抹黑民選議員、抹黑議會,作為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未對曾蔭權指控要求道歉及澄清,此為議長失職。

此外,梁國雄提規程問題,曾鈺成未有先處理梁的規程質詢,先行暫停會議,翻看錄影,諮詢法律顧問意見,再作裁決,反而獨斷獨行,趕梁出議事堂,是為失職之二。議長責任是公平公正主持會議,所謂之公平公正,乃跟從約定續成慣例,經既定做法處理議會紛爭,議會慣例,非議長憑個人一時喜惡作判決,乃是按規章、法律顧問意見,集思之後作最公正的決定,也是歷任主席以往一貫做法,今次曾主席做裁決,童工是絕對無法接受!

但更令童工憤怒的是,立法會議事廳外,保安不斷阻攔記者採訪,更有記者被熊抱阻止採訪!記者朋友M在他的Facebook中貼出保安空前嚴密照片,再加上對立法會阻止記者採訪的申訴書,童工在此引述,以顯立法會打壓採訪自由之嚴峻。

「今日下午(13/10, 周四)會在立法會記者室發起聯署聲明,要求立法會秘書處立即撤回昨日特首宣讀施政報告時,立法會保安多番阻撓記者採訪的無理安排,希望今日到立法會採訪的行家簽名支持。聯署聲明內容如下,圖片和圖說為本篇網誌所加,以助大家了解實況。

昔日立法會的企走廊自由採訪,如今變成企豬欄的人鏈阻隔,嚴重窒礙傳媒採訪。

新大樓議事廳門外走廊變得極闊,記者採訪空間卻被嚴重縮窄。

攝記除立法會前廳和個別房間不能入內拍照,一向都可自由拍攝,卻日拍攝時卻遭到保安阻撓。

有示威者被警方抬走時,立法會保安架起鐵馬,不准部分記者前往拍攝採訪,即使記者出示記者證。

立法會秘書處昨日在特首宣讀施政報告時,在立法會新大樓的採訪安排,嚴重縮窄採訪自由,做法與在舊大樓時有明顯分別,包括:

(一) 過去記者能在任何時間放置錄音筆在咪兜,但昨日在特首宣讀施政報告後,部分記者被迫留在遠離咪兜的記者區;有記者想放置錄音筆,亦被保安築成人鏈阻止;

(二) 過去在特首宣讀施政報告後,記者可自由上前採訪離開的立法會議員或官員,現時則被限制在秘書處設立的記者區,更被大批保安築成人鏈阻撓,不能再如過去般追訪官員和議員;

(三) 過去攝記可自由在舊立法會範圍內拍攝 (立法會前廳和宴會廳範圍除外),但昨日卻有攝記在立法會大樓公眾範圍拍攝時、即二樓公眾席外,遭到保安上前勸阻,要求返回秘書處指定的記者區;

(四) 有記者昨日採訪被警方抬走的示威者時,即使出示記者證,亦被立法會保安上前阻撓採訪,不准記者跟隨上前拍攝。記者區的範圍和示威區亦不成正比,記者難以拍攝官員接觸示威者的全部情況;

(五) 過去記者在立法會舊大樓旁聽席旁聽會議後,可自由走動追訪離開官員,但昨日卻遭保安人員在會議結束後禁止離開,被迫在官員離開後方能離開旁聽席;

(六)由地下直達一樓會議廳的電梯不開放給記者使用,大批記者昨天至少要花上至少5分鐘等候升降機,嚴重窒礙傳媒採訪;

(七)有記者昨由旁聽席乘搭電梯直抵地下後,欲使用最接近的門口直抵示威區,卻被保安以門口為議員尊享為由禁止,令記者必須走出大樓外圍兜大圈才到示威區。

我們要求立法會秘書處立即撤回上述的安排。」

可是立會秘書長吳文華接受《明報》訪問,卻以他們根據《權力及特權法》,立法會須確保官員有一條暢通無阻的通路進出會議廳作解釋

童工十多年來,從未聞舊立會大樓以《權力及特權法》作阻止記者採訪借口,吳文華之說,代表甚麼?以法例明目張膽打壓記者採訪權?

一切,顯示立會內外,言論自由已到危急存亡之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