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之慶,中國卻未有因推翻帝制,走上一條平坦之路,隨之而來的是軍伐割據、日本侵華、國共內戰,之後是中國有識之士將國家命運寄托於中共,可是中共於1949年建政,隨之而來的是閉關鎖國、反右、文革一場又一場政治鬥爭,幾令中共亡黨亡國,老鄧改革開放,企圖以沒有資本主義之名有資本主義之實為中國經濟急救,可是經濟救活了,政治改革未同步,一場六四屠城,中共政治全面轉左,注定中共走向官商勾結、貪污腐化、一切只向錢看,不問明天的不歸路。

早前與A在中共建制假期,談中共未來。童工與A同樣,也是不相信中共以封建式管治,可以逃出封建王朝治亂興衰之命運:建國之初好了一段時間,之後必亂,中間有一段時間中興,如漢之光武中興、唐玄宗的開元之治,之後又再走向亂局而至滅亡,中共,若不行民主之路,以民主自我完善和平政權輪替方式,消除民間累積怨氣,最終,亂局必會出現,那,可不是童工個人想法,而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任何獨裁封建王朝也走不出這個命運,中共這一黨專政的封建王朝,又豈能違背歴史發展的軌跡?

A較童工悲觀。他引用余華所說:「在網路上看,以為中國明天要造反了;可是到街上看,中國一百年也不會造反。」A以偉大祖國人民滿足口袋鈔票,中共用盡方法,以鈔票作為管治軟武器,成功以金錢取代道德與公義,要人民反共,恐怕是天荒夜談。

但童工相信,世上沒有反地心吸力、反所有經濟理論的經濟周期,當某天中國經濟逆轉之時,中共,可以壓得住那些把鈔票看得較任何東西更重的人民反抗嗎?

今天,中共要人民只看鈔票,不問道德是非和公義,他朝,中共必定自食其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