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曾蔭權昨天宣佈,中央己正式任命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接替唐英年做政務司司長。

林瑞麟任內「政績」如何,恐怕童工也不用多說了,其民望之低,也是有目共睹,,若然中央及煲呔是「論功行賞」,以林公公能討好北京而能更上一層樓,這個,怎樣說也是真小人的做法,可是,煲呔卻以歪理,將林公公民望低沉的缺點,硬要說成優點:

「作為公職人員,特別係擔任政治工作的主要官員,往往要面臨一啲決擇,呢啲決擇,一方面要諗下係咪需要務實進取,係需要愛香港、迎難而上辦事。另一方面,或者諗下獨善其身、係愛民望,所以往往愛香港的工作方面,同埋愛民望方面,係唔可能,往往每件事都可以兩者兼得、兩全其美的」

煲呔可算是港英年代的能吏,即是,懂得討好上級、忠實執行上級指示之餘,也可以為違背原則決定,找個自圓其說的理由,令自己心安理得,可是,他為了將任命民望低沉的林公公做司長,竟把不得民心說成是「愛香港」、「迎難而上辦事」,有高民望的官員,在他口中則成了「獨善其身」而「愛民望」,即,有市民支持問責官員成了煲呔口中「獨善其身」庸官;不理民意、剛愎自用問責官員,在煲呔口中反而成為「迎難而上辦事」的好官,作為香港特首,原來是這樣看民意、原來是以逆民意為是、得民意為非,這樣心態去官治香港,香港又怎能不民怨沸騰呢?

或許如A說,與期認為煲呔為林公公開脫,倒不如說他是為自己開脫,今天他民望不斷尋底,「愛香港」、「迎難而上辦事」而令民望下跌,不正是為他民望低迷找藉口嗎?但最諷刺的是,當日煲呔所以能當上特首,不正是因為他民望高於老董嗎?何以,今天他又把民望說得一錢不值?

哮林瑞麟可惡,煲呔較林瑞麟更可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