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開打。坦白說,童工個人來說,絕不認同人民力量追擊民主黨,正如同樣支持公投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所說,「點解行了民主路多年,今日會互撼?」,「對撼結果只想民主黨輸,不是自己贏,結果白白送了議席給保皇黨,對民主派形勢有何得益?」

馬丁所說,不無道理,民主黨是千錯萬錯,起碼,在立法會遞補機制上,他們仍是反對,而保皇黨肯定是讚成,若日後有23條立法,民主黨早已表明反對,保皇黨卻會是支持,把區議會議席送給保皇黨,童工,無論如何也難以接受。

不過,若人民力量以政治信念不同,要「票債票償」民主黨,那,童工只會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不認同也好,怎樣說人民力量也有其政治說法,起碼,也可以自圓其說,有一個說法。

可是,近日事情發展,卻令童工越來越不明所以,究竟,人民力量在幹甚麽。

派人挑戰民主黨支持公投的年青人,或許還可以用他們未有退黨蒙混過去,但,若連曾參加五區公投的公民黨區選候選人也派人挑戰,那,又怎樣解釋?「票債票償」,以人民力量邏輯,公民黨參加了公投,他們有何「票債」,要人民力量去追殺他們的區選候選人「票償」?

公民黨主席陳家洛昨日發信人民力量主席劉嘉鴻,指對方派員挑戰公民黨在尖東及美孚選區的區議會候選人,令人「非常錯愕」,陳主席在信中更反問:「貴政團派員到我黨候選人選區出選的目的,難道是為了追擊我黨候選人嗎?」公民黨朋友A憤慨地說,為何人民力量事前未有知會,要在同路人的公民黨背後,無聲無息地插上一刀?這就是對待同路人的方法?對待在五區公投中共同進退盟友的方法?

人民力量對公民黨這個「同路人」,是否應該有個公道的交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