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報》出版至今己差不多一星期,童工身邊不少朋友也看過《爽報》,坦白說,不少朋友認為算是不錯,但也有相當意見認為,《爽報》與他們心目中的要求,仍有距離,這,可以容後再談,但童工感興趣的是,一如之前與A打賭,生果報出《爽報》,必定會有一班衛道之士出來批評《爽報》誨盜誨淫。

果然,昨天有一班團體,包括香港家長聯會、教育評議會、愛護家庭家長協會、關注色情暴力文化大聯盟等,聯署譴責《爽報》渲染色情暴力,又指《爽報》於學校區及各大屋苑派發,導致不少18歲以下中小學生輕易取得色情資訊,荼毒下一代云云,而有中學已禁止學生帶《爽報》回校。

即是,童工絕對尊重這些道德重整人士的言論自由,他們絕對可以表達他們道德潔辟的崇高理念,只是,這些所謂「訴求」是否脫離現實,可又是另一回事。教師朋友A笑稱,生果報、《爽報》不是好東西,可是對比那些批評《爽報》的團體及教育組織,其偽善之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爽報》最衰都係有班露事業線o靚模,若然係咁都話係渲染色情,咁某份自認全港銷量最高報紙,佢個叫雞版可以係網上任睇,連問你係味夠18歲警告字句都冇,我班學生拎部手機隨時睇到,為乜呢班團體從來唔鬧呢份暢銷報紙,任18歲以下年青人係網上任睇?」

又即如B說,其實《爽報》那些露事業線o靚模照片,根本對年青人不吸引,「係網上大把更激」,現在有這班「八股」團體搞一搞,可能刺激年青人逆反心理,連原本不拿《爽報》的,也要拿一份看看,否則,又怎樣顯示自己是反建制反傳統的先進「壞份子」!

童工只想說,其實,《爽報》的「甜點」和網上的比較,真的望塵莫及,假如,有年青學子,真的為看陶傑的「甜故」而看《爽報》,其實也不壞,起碼,不少中文老師、以至那些抗議「八股」團體成員,以他們的中文水平,也寫不出陶傑「甜故」的文筆,學生可以看看有水平的中文文章,也不是壞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