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生果報報道,在殖民地時代視為港英政府以外,三大「幕後」管治機構之一的《南華早報》(另外兩個機構是甚麽呢?曾有港英老官僚說是獅子錢莊及馬會、另一說是獅子錢莊與渣甸洋行),將前駐北京負責中國新聞的副總編輯王向偉,調回香港掌編採部大權。

原本報館人事調動沒有甚麽大問題,但問題是王向偉同時身兼吉林政協委員身份,若童工沒有記錯,相信他是傳統左報以外,唯一報館管理層身兼中共統戰機構職位,再加上他是港英大報《南華早報》高層,自然較一般人更加敏感,正如生果報所說,《南早》會否從此「赤化」?

雖然A說報館大老闆出任全國政協、甚至政協常委早己有之,做個小小省政協又所需大驚小怪?但童工認為,大老闆始終不是直接管理編採部,他要對新聞取採指指點點,那叫干預編採自主,名不正言不順,可是若編採部掌權的新聞工作者,同時是中共統戰機構成員,正如生果報報道:

「而佢調返香港後,唔少同事都感受到新聞轉向,例如動車事故只做咗一日頭條,特首僭建,有高層就用同情口脗,指特首可能真係唔知自己間屋有僭建喎。」

究竟,這些編採決定,是高層按其新聞專業作判斷,還是,按他的政治統戰專業作判斷?若阿爺有文件下達各政協,要他們為特區政府和諧作貢獻,那,王向偉又是否要執行中央對政協的要求?這,又豈不如內地報章,老總也要聽命於黨、聽命於中宣部?

原本以為,香港傳媒有阿爺的人擺明車馬進駐,是早晚的事,只是怎樣也想不到,最先「淪陷」的會是《南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