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協會因應港府未有就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各種限制採訪安排,影響新聞自由的做法,提出具體改善措施,又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而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更未有就他們提出的「垃圾論」及「黑影論」作出道歉,所以記協認為政府繼續漠視記者採訪權和公眾知情權,於是呼籲同業於912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開會討論事件的日子,穿著黑衣上班,以示捍衛新聞自由、以及對政府做法不滿。

記協「黑衣行動」目標十分清楚,針對的是政府種種限制新聞、言論自由的做法,以及要求確保記者採訪權、公眾知情權得以保障,當中完全不涉及是否支持抗爭行動、又或警方對付示威人士手法是否恰當,只著眼於新聞自由問題。

原本童工以為,今次記協行動恰如其份,理應不會有人混水摸魚「抽水」,怎知一樣有人在Facebook中發起「2011-9-12日星期一全港罷買報紙!穿白衣,對抗「黑衣日」」,童工看他們解釋發起行動的原因是:

「支持香港警隊嚴正執法維持香港秩序,反對香港傳媒選擇性報導時事,變相鼓勵示威者破壞社會安寧,抹黑警隊!

睇到大家嘅留言,睇到支持及反對,言論自由,接受自由表達意見,雖然有謾罵的聲音,大家唔雖要反擊,因為我相信大家明白反思嘅重要性。」

即是,他們既以「對抗「黑衣日」」為名,即是反對記協行動,也即是說,他們應該是反對香港有新聞及採訪自由,否則,又何以用「對抗「黑衣日」」為名?但細心看他們行動目標,又似乎和「黑衣日」無關,他們「反對香港傳媒選擇性報導時事,變相鼓勵示威者破壞社會安寧,抹黑警隊」,即是,反「黑衣日」只是「抽水」,真正目的是反傳媒、反記者報道一些不利警方新聞、經常針對警方。

事實上,有沒有傳媒常報警方負面新聞、甚至站在同情示威者角度報道?童工可以說一定有,在高牆和雞蛋之間,記者選擇了雞蛋,那是十分正常,正如,也有支持建制報章選擇了高牆一樣,有正有反,有何問題?

其次,甚麽叫「抹黑警隊」?「變相鼓勵示威者破壞社會安寧」的報道,那是「抹黑警隊」?報道廉政公署拉貪污黑警,又是否「抹黑警隊」?揭發警員在報案室強姦少女,又是否「抹黑警隊」?報道一哥在立法會講大話,又是否「抹黑警隊」?正如A說,公眾人士有判別是非黑白能力,正如社民連上次衝擊替補機制會場,就算社民連如何解釋,市民明顯也不接受,即是說,傳媒抹黑是抹不來,若非警察在公之間的形像很差,怎樣抹也抹不黑!警方不問問自己為何近年不斷爆醜聞,卻反過來指有人抹黑,是否有點那個?

童工更擔心的是,那群組留言者中,有不少人自稱是警員,若香港真的有警員水平低至如此地步,連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價值也不明白,只顧要有高高在上,不容挑戰的警權,那,香港警察質素才叫人憂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