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昨天與A討論亞視事件,A認為榮總與譚副總監在政治上是「河蟹」一點,但他們兩人在某些新聞的原則和底線上,也是難以妥協,那就是將偉大祖國那些將新聞和廣告混雜一起、搞有償新聞手法,無法認同和接受。早前就有報道指,譚副總監強烈反對亞視將廣告雜誌式節目《走進上市公司》片段,加入新聞內,認為收了廣告客戶錢的節目,不能當作新聞。

《明報》今天報道,原來亞視管理層「曾開價,指若肯贊助29.6萬元,便可獲《走進上市公司》訪問及製作成10分鐘節目並播出10次,就算要求部分訪問出現於時事節目都「有得傾」」,那,若報道屬實,已形同用「明碼實價」方式,標售亞視新聞時段。

坦白說,香港傳媒出現政治上自我約束、不敢得罪中央、特區政府、權貴地產商,原本已是新聞自由的大倒退,若再引入內地有償新聞手法,可以任由傳媒「出售」新聞時事節目,香港傳媒,才是真正死得不能再死:不只政治被「河蟹」,連批評民生議題也不可以,因為大商家大可「買起」新聞時段!

譚衛兒昨天在她的都市日報專欄文章《礦泉水的故事》,也強烈反對新聞和廣告混為一談,童工也相信,香港再「河蟹」的傳媒話事人,也難以接受新聞有價,淪落成可以「斬件」善價而沽的「商品」。

礦泉水的故事

副總理李克強訪港後不久,粵港高層開會跟進相關措施。那天記者回報:「開會雙方圍坐的長桌上,人人面前一字排開某知名牌子礦泉水,壯觀得很,攝影師避來避去避不掉,怎麼辦?」我們面面相覷笑說,特區政府只想着待客之道,沒想過無意間替商品賣廣告了吧。 政府當然無替人賣廣告之心,但客觀效果是,電視新聞所見,當兩地高官開會時人人面前一枝此牌子礦泉水,生產商想必心花怒放,搞不好下次的廣告橋段便是:本品牌為粵港合作注入清新之源!

所以我們的記者及剪片師在整理該則新聞時,把清晰看見該牌子的近鏡畫面刪掉,只用大環境畫面(wide shot),開會談及粵港合作的內容,用另外相關畫面代替。

一直以來,新聞部都有一條準則,外出拍攝任何場景,特別是涉及商業活動又或在喜慶節日時,必定小心避開有廣告或宣傳之嫌的背景,原因很簡單:新聞是新聞,廣告是廣告,兩者界線不能模糊,就算無心之失也該避免。

年前劉翔在美國療傷時,拎着一大瓶可樂向國內民眾新春問好,內地有電視台播出後備受大眾質疑是否廣告?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們該小心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