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11.


區議會選舉開打。坦白說,童工個人來說,絕不認同人民力量追擊民主黨,正如同樣支持公投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所說,「點解行了民主路多年,今日會互撼?」,「對撼結果只想民主黨輸,不是自己贏,結果白白送了議席給保皇黨,對民主派形勢有何得益?」

馬丁所說,不無道理,民主黨是千錯萬錯,起碼,在立法會遞補機制上,他們仍是反對,而保皇黨肯定是讚成,若日後有23條立法,民主黨早已表明反對,保皇黨卻會是支持,把區議會議席送給保皇黨,童工,無論如何也難以接受。

不過,若人民力量以政治信念不同,要「票債票償」民主黨,那,童工只會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不認同也好,怎樣說人民力量也有其政治說法,起碼,也可以自圓其說,有一個說法。

可是,近日事情發展,卻令童工越來越不明所以,究竟,人民力量在幹甚麽。

派人挑戰民主黨支持公投的年青人,或許還可以用他們未有退黨蒙混過去,但,若連曾參加五區公投的公民黨區選候選人也派人挑戰,那,又怎樣解釋?「票債票償」,以人民力量邏輯,公民黨參加了公投,他們有何「票債」,要人民力量去追殺他們的區選候選人「票償」?

公民黨主席陳家洛昨日發信人民力量主席劉嘉鴻,指對方派員挑戰公民黨在尖東及美孚選區的區議會候選人,令人「非常錯愕」,陳主席在信中更反問:「貴政團派員到我黨候選人選區出選的目的,難道是為了追擊我黨候選人嗎?」公民黨朋友A憤慨地說,為何人民力量事前未有知會,要在同路人的公民黨背後,無聲無息地插上一刀?這就是對待同路人的方法?對待在五區公投中共同進退盟友的方法?

人民力量對公民黨這個「同路人」,是否應該有個公道的交待?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終於宣佈辭職,考慮參選特首選舉。眼看部份傳媒以行會召集人梁振英,在唐營支持者威迫利誘下,仍堅持參選,而商界、建制派中人又似乎各自支持唐梁,於是就認定今次特首選舉,將會是一次有競爭的選舉云云。

A說以唐、梁兩名同獲北京接受人士,可以同時參加特首選舉,就認定今次是有競爭的選舉,那是忘記了今次特首選舉的本質:今次特首選舉,仍是由1200名選委投票產生,而選委亦非由300多萬選民,以一人一票方式產生,選委投那名候選人一票,嚴格來說毋須向300多萬選民交待,所以,所謂「有競爭的選舉」云云是「假」,「真」的是今次選舉,港人仍無權投票選擇特首,現階段所謂的「有競爭的選舉」,只是中共劇本中預計的戲碼,弄得熱熱鬧鬧,最後,還不是由中共決定由唐英年還是梁振英當選!中共根本連容許選委,在唐、梁之間自由選擇的權力也沒有!

B可較A更想得遠。B說中共明白港人心理,今次所謂「有競爭的選舉」,不只為明年特首選舉演一台「扮民主」戲,而是為2017年特首選舉先作預演:放兩名中共也接受的人入場大鬥一翻,演得似模似樣、同時也邊緣化泛民爭取派人選特首的效應,令傳媒焦點集中在唐、梁身上。如此這般搞一台特首選舉,港人看得開心之餘,當2017年普選特首時,就算搞預選模式,將泛民候選人先踢出場,只餘下兩名建制派人選給港人「普選」,中共仍可大條道理說,誰說一定要有民主派參選才叫真正「普選」?看,上屆唐英年不是和梁振英鬥得難分難解?今次還容許300多萬選民投票,那,不是更「進步」的「普選」,又是甚麽?

中共己非當年中共,他們包裝技巧己越來越高明,就如內地那些翻版A貨般,可以把「假」的做到和「真」的一樣,甚至,連買了「假貨」的人還會沾沾自喜,中計也不自知!


上海地鐵10號線昨日又發生追撞事故,今次據稱是因為地鐵系統訊號故障,所以採取人手調度方式運行,結果出了後車撞前車的事件,情況就如7月溫州高鐵追撞翻版,今次事件中有271名乘客受傷,幸好無人死亡。看昨天新聞報道,原來上海地鐵的訊號系統供應商,與溫州高鐵追撞事故中,涉嫌出事訊號系統是來自同一供應商,即,有可能是相同問題,在不同鐵路系統中出現。

內地網民對事件反應,明顯十分強烈,看天涯討論區內網民留言,可知一般市民對鐵路安全接二連三出狀況是如何不滿,卻又顯得十分無奈:

「太厲害了。動車出事故才沒多久,現在就地鐵了。中國的交通系統也太牛了。好像完全沒有事前測試,動不動就發生事故,拿我們這些老百姓的性命來試驗。」

「專家強調:偶爾追尾或撞車造成的輕微腦震盪骨折等,不會影響生命安全。」

「高鐵追尾,地鐵追尾,難道還會有飛機追尾嗎?這是什麼社會,吃的是有毒的,住的買不起,響應號召去擠地鐵,還被追尾了,我們屁民就只能苟延殘喘了」

「找出問題所在,才能對症下藥,防止重複發生此類追尾事故,遺憾的是,7.23動車追尾事故的調查結果仍石沉大海,真相不知何時才能浮出水面,而類似的事故又接蹤而來,難道說是老天爺只能用如此慘痛的一幕來督促交出上次追尾事故的調查報告和處理的真相?但是,請別這樣!」

看著偉大祖國同胞留言,童工只感悲哀,難道,面對這些人為事故‧明知當中存在著官僚共幹官官相衛貪贓枉法,蟻民,只可以在網上申訴、只能無語問蒼天,默默忍受?


偉大祖國有獨步全球的互聯網防火牆,嚴格來說,任何「有害資訊」均被偉大祖國「河蟹」了,可是隨著互聯網發達,「有害資訊」隨處可見,偉大祖國要「河蟹」的網站越來越多,結果,只會鬧出大笑話,甚至,連正常網上商業活動也受影響。

A昨天就在高登看到這樣的「笑話」。有高登網民想訂做球隊球衣,於是上淘寶找賣家,講好了價錢,高登網友就把自己設計的球隊logo,上載到圖片儲存網站imgur.com,再把那條捷徑傳給賣家,只要上網就可以看到logo,印在球依上,怎知,那高登網友收到的訂造球衣,不是印上他設計的logo,而是印了這些東西!

 

不錯,印了他上載logo的捷徑!將一條imgur.com的link印在球衣上!這己成高登的大笑話,他們估計因偉大祖國「河蟹」了imgur.com,不能顯示圖像,賣家就「求其」地把那條link印在球衣上交貨了事。

這個故事固然令人哭笑不得,但更令人深思的是,雲端儲存己是大勢所趨,就像Dropbox之類免費上存空間,可以設定讓公眾觀看文件圖像服務,只會越來越多,日後,若然有人把「有害資訊」上載到雲端儲存,再將捷徑廣為散播,偉大祖國可以怎樣做?難道,把所有上傳儲存網站也「河蟹」?這樣做又對偉大祖國商業發展,可以做成多大打擊?

伸延閱讀:高登討論區:[有圖有真相]原來強國連imgur.com都上唔到


陳日君樞機出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的時候,積極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每年六四、7. 1前的天主教徒及基督徒彌撒,陳主教一定出席,由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到之後爭普選行動,陳主教都會發聲支持。的確,陳主教當時如此高調聲援政治行動,未必任何教徒也支持,曾有較保守天主教徒A對童工說,他不認同陳主教如此高調為政治議題發言,畢竟,宗教與政治應該分開,不是所有天主教徒,也認同主教支持民主派那一套。

童工尊重A的看法,但不能接受,畢竟,香港仍是一個不民主社會,我們背後還有一個由中共一黨專政的偉大祖國,操控香港議會,一天香港未能按《基本法》規定,可以有普選特首及立法會,一天要為沒有民主之下的不公平不公義發聲,而天主教會從來也扮演著這個角色,由波蘭、南非、菲律賓的大主教,也曾在爭取民主運動發聲,陳日君的做法,並無不妥之處。

其後陳樞機退休了,換來湯漢做主教,他在上任時表明,不參加政治活動,之後六四、7. 1前的天主教徒及基督徒彌撒均缺席,但很奇怪的是,偉大祖國的十一國慶,湯主教卻是滿心歡喜地上京出席,事後更接受訪問大談出席國慶感受。即是,梵蒂崗怎樣說也是一個國家,至今未與中共建交,湯主教對出席中共建政活動喜形於色、對六四活動如此冷待,作為追求現世公義真理的宗教領袖,這種做法是否有點那個?

陳日君樞機昨日出席國民教育研討會,他直斥政府推動所謂國民教育,根本已違反道德,他引用聖經中的瑪竇褔音:「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以及「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陳樞機又說在聖經中,也容許民眾起來反對不公義的事,他不是要煽動人搞暴力抗爭,但教會應更主動批判政府,而政府想推行的國民教育,只會對下一代將會造成好很大害處。

看陳樞機敢如此批評政府,湯漢主教,你在何處?西環?還是天安門的城樓?

看湯主教上任時的「政治表態」!


香港的Apple Store今天正式開幕,正如不少喜愛蘋果產品人士般,香港終於有自己Apple Store,可以多了一個好去處,因為那兒不只是零售點,同時是了解蘋果產品、軟件、文化的地方,Apple Store定期有不同演講、分享,介紹蘋果各種產品如何應用於日常工作和生活中。

早前與A談論Steve Jobs退下蘋果CEO位置,A說Steve Jobs可說是電腦界的傳奇,那,不在於他重返蘋果,將蘋果起死回生,在於他一生大起大落,由年輕時代創立蘋果電腦、之後推出改變電腦使用方式的Macintosh,那簡單細小設計,圖像介面、滑鼠操控,到今天電腦仍超越不了Macintosh框框,A當年移民美國,就特別把那部一體化設計的Macintosh運到美國新家,早前他「回家」又把那傢伙翻出來,發覺整體外型設計一點也不過時之餘,更發現廿多三十年來,Steve Jobs對電腦設計想法,其實相當貫徹:最簡單外型、沒有多餘外接位、配件,只有主機連顯示器、鍵盤、滑鼠、上世紀80年代的Macintosh設計如此、今天iMac設計也是一樣,連iPhone、iPod、iPad也是貫設這種最簡單設計。

A更傳了數條Steve Jobs在上世紀的短片,包括他和尚未成為IT界「大魔頭」,仍是年青「死仔」一名的Bill Gates 出席1983 Apple Event,當中Bill Gates以M$與蘋果比較之語,顯示那時Bill Gates己有超越蘋果的「野心」:

另一條片是1983年Steve Jobs推出Macintosh介紹大會,當中他揚言挑戰IBM的雄心壯志,廿多年後今天,IBM已退出個人電腦市場,而Mac仍舊如日中天,而Steve Jobs真的做到他在1983年的諾言:

雖然外界盛傳Steve Jobs健康越來越差、恐時日無多,但童工相信他回看一生,創造了蘋果王國,理應無悔。


《爽報》出版至今己差不多一星期,童工身邊不少朋友也看過《爽報》,坦白說,不少朋友認為算是不錯,但也有相當意見認為,《爽報》與他們心目中的要求,仍有距離,這,可以容後再談,但童工感興趣的是,一如之前與A打賭,生果報出《爽報》,必定會有一班衛道之士出來批評《爽報》誨盜誨淫。

果然,昨天有一班團體,包括香港家長聯會、教育評議會、愛護家庭家長協會、關注色情暴力文化大聯盟等,聯署譴責《爽報》渲染色情暴力,又指《爽報》於學校區及各大屋苑派發,導致不少18歲以下中小學生輕易取得色情資訊,荼毒下一代云云,而有中學已禁止學生帶《爽報》回校。

即是,童工絕對尊重這些道德重整人士的言論自由,他們絕對可以表達他們道德潔辟的崇高理念,只是,這些所謂「訴求」是否脫離現實,可又是另一回事。教師朋友A笑稱,生果報、《爽報》不是好東西,可是對比那些批評《爽報》的團體及教育組織,其偽善之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爽報》最衰都係有班露事業線o靚模,若然係咁都話係渲染色情,咁某份自認全港銷量最高報紙,佢個叫雞版可以係網上任睇,連問你係味夠18歲警告字句都冇,我班學生拎部手機隨時睇到,為乜呢班團體從來唔鬧呢份暢銷報紙,任18歲以下年青人係網上任睇?」

又即如B說,其實《爽報》那些露事業線o靚模照片,根本對年青人不吸引,「係網上大把更激」,現在有這班「八股」團體搞一搞,可能刺激年青人逆反心理,連原本不拿《爽報》的,也要拿一份看看,否則,又怎樣顯示自己是反建制反傳統的先進「壞份子」!

童工只想說,其實,《爽報》的「甜點」和網上的比較,真的望塵莫及,假如,有年青學子,真的為看陶傑的「甜故」而看《爽報》,其實也不壞,起碼,不少中文老師、以至那些抗議「八股」團體成員,以他們的中文水平,也寫不出陶傑「甜故」的文筆,學生可以看看有水平的中文文章,也不是壞事!


今天生果報報道,在殖民地時代視為港英政府以外,三大「幕後」管治機構之一的《南華早報》(另外兩個機構是甚麽呢?曾有港英老官僚說是獅子錢莊及馬會、另一說是獅子錢莊與渣甸洋行),將前駐北京負責中國新聞的副總編輯王向偉,調回香港掌編採部大權。

原本報館人事調動沒有甚麽大問題,但問題是王向偉同時身兼吉林政協委員身份,若童工沒有記錯,相信他是傳統左報以外,唯一報館管理層身兼中共統戰機構職位,再加上他是港英大報《南華早報》高層,自然較一般人更加敏感,正如生果報所說,《南早》會否從此「赤化」?

雖然A說報館大老闆出任全國政協、甚至政協常委早己有之,做個小小省政協又所需大驚小怪?但童工認為,大老闆始終不是直接管理編採部,他要對新聞取採指指點點,那叫干預編採自主,名不正言不順,可是若編採部掌權的新聞工作者,同時是中共統戰機構成員,正如生果報報道:

「而佢調返香港後,唔少同事都感受到新聞轉向,例如動車事故只做咗一日頭條,特首僭建,有高層就用同情口脗,指特首可能真係唔知自己間屋有僭建喎。」

究竟,這些編採決定,是高層按其新聞專業作判斷,還是,按他的政治統戰專業作判斷?若阿爺有文件下達各政協,要他們為特區政府和諧作貢獻,那,王向偉又是否要執行中央對政協的要求?這,又豈不如內地報章,老總也要聽命於黨、聽命於中宣部?

原本以為,香港傳媒有阿爺的人擺明車馬進駐,是早晚的事,只是怎樣也想不到,最先「淪陷」的會是《南早》!


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昨日在添馬艦政府總部新址開完會後,對傳媒交待他已向行政長官曾蔭權討論辭職事宜,估計只待他完成手上行會工作,就可以於數天至一星期之後,正式離開行會,而曾蔭權也接納其辭職,但另一邊廂,特首辦發言人卻說,行政長官在行會開會前,獲悉梁振英辭職的意向,原則上接納梁振英的請辭,至於請辭的日期以及具體時間有待商議,而政府更向傳媒「放風」,實情是梁振英仍未向行政長官遞交辭職信,而且是曾蔭權主動問梁是否有辭職意向,梁在沒有否認下,才討論後續安排,政府及行政長官均未有想過,如此私下「吹水」,竟被梁召集人當作「正式」辭職!

仍懷念港英年代的官僚A感嘆,堂堂行政會議,該是有嚴緊的規矩,向行政長官辭任行政會議召集人,如同港英年代辭任行政局首席議員,有其一套嚴格遵守的程序,不是說說就是,梁振英作為召集人,連如此規矩也不遵守,試問,他朝梁召集人做了特首,又豈會尊重約定續成之典章規範?

童工覺A未免太「八股」了,但回心一想,當某些價值觀及制度不再受重視之時,就如古代之禮樂崩壞,社會某些核心價值,又如何可以維持下去?


還記得A在榮總梁家榮辭職之時對童工說過,亞視新聞以「新聞良心」來形容榮總,令他難以想像,全因亞視新聞在榮總帶領下,只是對中央及特區政府「小罵大幫忙」,令亞視新聞被形容為「中央台」,如此抬舉榮總,倒是令A難以接受。

想不到「現眼報」來得這麽快,榮總昨天在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改口,把自己曾說,盡了所有的努力,但仍然阻不了江澤民死訊新聞「出街」,說成了誤信「消息人士」,又說一切與管理層施壓無關,他不滿的,只是管理層把有償訪問放入新聞時段之中。

不錯,在新聞時段放入有償訪問,那是誰也無法接受,但,之前他所說的,無法阻止江澤民死訊新聞「出街」的指控,去了那兒?一個在亞視無名無權的「消息人士」,可以令榮總盡了力也阻不了新聞「出街」?這,就是榮總認為的「真相」?還是,這只是榮總計算之後,在這台戲中,對他最有利的「真相」?

A說榮總不只欠了公眾一個解釋,更加欠了視他為「新聞良心」的亞視同工一個解釋,雖然,A從來不覺,榮總要解釋、一個可以把亞視變成「中央台」的人,又何需多作解釋?

九月 2011
« 八月   十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5,500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