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在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中,將企圖請願學生,禁固在後樓梯中,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已表明,學生手無寸鐵,警方困住他們欠合理理由,又不讓他們離開,已足夠構成警方可能觸犯「非法禁錮」罪名。

昨日,香港大律師公會又發表聲明,援引包括終審法院有關「梁國雄案」等多項判決,指警方只能夠基於國家安全、公眾安全和公眾秩序等理由,才可以限制市民的集會和示威的自由,而有關限制必須具相稱性和必要性,同時要減少對公眾的影響,政府、政治人物提出的所謂物避免領導人尷尬,又或避開反對聲音,早有法庭判決指並非限制市民示威的理由。

另外大律師公會又指出,香港法例中,並無警方所謂的「核心保安區」字眼,警方要封鎖公眾地方,在《公安條例》中只有「指定公眾地點」、以及「禁區」兩個概念,如2005年12月舉行的世貿部長級會議,警方將部分地方列為禁區,不過那是要先由行政長官宣布和刊憲,讓公眾預先知道,警方無權在未經授權下,忽然將部份地區封鎖。

大律師公會聲明中要求警務處對上述種種疑問向公眾解釋,特別是當中有何法理依據。大狀A說,大律師又或市民,不是要挑戰警方權威,而是大家要明白,一名持槍警員與持槍罪犯,有何分別?那是持槍警員是獲法例授權下,可以合法使用武力以保障市民自由、生命、財產,所以大前題是警員必須守法及依法行事,假如執法者有法不依,又或借執行職務之名,違反法例,對社會損害較罪犯更嚴重,因為罪犯犯法,有執法人員對付,若執法人員不守法、甚至違法,根本沒有人可以制衡,所以執法人員守法十分重要,正如警員誓詞中,第一句就是「本人會竭誠依法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效力為警務人員,遵從、支持及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就算服從上級命令,也是「一切合法命令」。

所以,特區政府面對港大法律學院院長及大律師公會,質疑警察涉違法違憲的指控時,必定要嚴肅處理,以保香港法治與警察聲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