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想不到今次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引發的風波,就如一面照妖鏡,照出了某些人的醜惡嘴臉,叫人嘆為觀止。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平日給人的印像,太不了是一名「吊吊fing」的庸材,雖然對北京也是唯命是從,但不少人認為,恐怕他也未必有膽色、有能力去「大奸大惡」,可是他回應記者提問,政府是否在李副總理的保安安排上,違反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竟然以「完全是垃圾」去反駁!這種擺明把反對政府意見,當成是「垃圾」的態度,較之政府不接納反對聲音,那是更嚴重、對民主自由損害更大,因為若這些反對意見是「垃圾」,潛台辭就是要「清除」,換句話說,唐司長一旦當上特首,是否要「清除」那些「垃圾」反對言論?

將不同意見說成是「垃圾」的人,才是真真正正的「垃圾」!

唐司長如是,范徐麗泰也好不了多少,甚麽叫港人要以「顧全大局」?甚麽叫「不要將自由用得太過緊要」?甚麽叫港人不要凡有不如己意就吵鬧不休?范太言下之竟豈非說,凡有領導人來港,香港人就要「收聲」?民望最高的范太,這一刻,又變回了「江青」,若由她做下屆特首,香港人還有言論自由嗎?

當然,還有縮骨的徐立之校長,保安局長李少光說,徐校長曾對他說,對警方針對學生的行動鬧出風波,認為是「不緊要」及「理解」,但徐校長面對學生質詢,竟說「不記得」自己說過的話,更指並非由港大邀請李副總理出席慶典,明顯是想劃清界線,可是到晚上,港大又自行出新聞稿,澄清李克強副總理是應港大之邀請來訪。

即,原來徐校長不只縮骨,為求自保,不惜反口覆舌?

港大校友A說,徐校長先出賣港大和學生、之後再推卸責任,再之後更反口覆舌,他,還可以做港大校長嗎?

想不到一次政治風波,照出了這麽多人的真面目!或許,真要多謝李副總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