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作為香港最高學府,自殖民地以來除了培養大批精英外,其奉行的自由西方學術文化風氣,也孕育了不少敢於反對建制、挑戰社會權貴、放於為不公平不公義發聲的政治人物,由國父孫中山先生開始,六十年代偉大祖國火紅革命年代、七十年代反貪反殖運動、八十年代中英談判、爭取香港民主回歸、八九年六四民運等,不少港大學生均投入社會運動之中。港大百年聲譽,並非只由一眾加入建制的「天子門生」撐起來,還有一班為社會公義、道德良心,放棄大學生平坦金錢大道,投身社運的港大生撐著,容許大學內有不同文化、不同政治立場,兼收並存,為推動社會發展改革提供不同類型、面貌各異的人材,正是港大的傳統和使命,也是所有大學的使命。

可是,港大校長徐立之,卻在港大百周年慶典之日,一手毁了港大百年聲譽、一手拆掉香港大學這塊金漆招牌。為了要招待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不惜任由警方將港大變成連學生也失去行動自由的牢籠,先不要說將港大逾百米以外地方團團包圍,令記者無法採訪,作為大學校長,對警方打壓記者採訪港大活動的自由坐視不理,校園範圍內,徐立之作為港大校長,有權、也有責保護學生合法自由、悍衛大學尊嚴不被警權剝奪。

可是,我們昨日看到的是甚麽呢?徐校長滿臉笑容迎接李副總理大駕光臨,會場內穿梭於一眾高官富豪之間;會場外10名港大舊生計劃沿太古橋步往陸佑堂,遭 50名警員重重包圍,港大學生李成康想由梁銶琚樓底層,行近會場,結果從樓梯門步出,便遭警員強行推回樓梯間內跌倒,警員更立即關起樓梯門,變相禁固學生。

警方做法固然要受嚴勵批評,但徐立之作為港大校長,一無盡責保護學生、二無阻止警察在校園內作無理言論自由打壓行為、三無悍衛港大作為一所大學應有的尊嚴,任由警察為所欲為,徐立之不但愧為港大校長,更在港大百周年慶典之日,一手毀去港大百年聲譽,港大罪人,他是當之而無愧。

更令人氣憤的是徐立之說,「香港大學唔再係香港既大學,而係中國國土上嘅國際大學」,港大舊生A說,這等同出賣港大,誰也知道港大所以是港大,就是因為港大不是「中國國土上嘅國際大學」,而是「亞洲、甚至國際上嘅國際大學」,這正是何以有內地生有北大、清華不讀,要來港大讀書的原因,若徐立之想把港大變成內地大學般,這,和毁滅港大有何分別?

徐立之該為自己對港大做成的損害負責任,他,已淪為港大的恥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