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些權貴、富豪、甚至,連香港大學也要為副總理封鎖校園,以迎接副總理到訪之時,童工不禁要問,究竟,我們的社會,何時才會明白,高官權貴其實與平民百姓一樣,他們,其實並無任何特權?他們理應較平民承擔更大責任、更謙卑、而非更自覺高人一等、自以為是?

謝安琪新歌《十二月二十》正是道盡了權貴自恃特權的醜態:

「仍然以社會為題 力求唱出我們的歌
謝安琪今夏交出讓人思前想後的粵語新作品
〈十二月二十〉
是世界最終日?還是人心揭終章?
地球完結前 謝安琪幽默同行

歌曲意念~by 周博賢
創作意念在2010年底蘊釀,作品完成於2011年2月16日。

以2012年12月21日為末日之說作背景,以揉合Reggae、R&B及Spanish Folk Song的「玩味曲風」,借題發揮,狂想一番:

究竟在末日的前一天,人們會怎樣渡過?

在這貧富懸殊的社會,人分等級。到那天,精英和權貴可乘坐方舟逃難,以便「災後重建」;平凡和草根的,只好留在家中,無奈地等待終結來臨。前者可在方舟上大魚大肉;後者只­可在斷水斷電的斗室中,食用儲糧,苦中作樂。

總之,兩個階級,兩種待遇,兩個世界。

可是,世事無絕對。乘坐方舟的一群,看似安全,但在公海上,浪急風高,天氣惡劣,險象環生;留在家中的一群,看似絕望,但一家人齊齊整整,共享平靜,懷緬過去的美好時光。

在公海中,方舟極度搖晃,非常危險。一群精英為求自保,互相搶奪逃生用具,時而互相指罵,時而大打出手,醜態畢露。留在家中的,依舊平靜,外面鴉雀無聲,看不出有什麼大難­的徵兆。

更可能的,是末日之說根本荒謬,天劫亦不會到來。結過,平民百姓繼續生活,一切如常。但仍在公海的的權貴們,是生是死,不得而知。

這是一個故事,一個劇本,純屬虛構。末日,只是場境,真正探討的,更多是貧富的不公,階級的分歧,及在大難臨頭時,人性會如何反應?人的價值應如何衡量?生存,又是否只是­精英的特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