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報章記者,包括《明報》、《星島日報》及《資本壹週》三間傳媒,於採訪立法會秘書處視察立法會新大樓期間,進入了新特首辦而遭警方拘捕。警察拘捕記者,事件可大可小,事後警方稱他們發現有人形跡可疑,上前查問時,分別有人
聲稱是公職人員、訪客及迷路,更有人出示懷疑無效的訪客証,所以警方在未有可信解釋情形下,以涉嫌爆竊拘捕三人,其後翻看錄影帶,相信三人無犯案意圖,警告後釋放。

若以警方說法,拘捕記者做法似乎合乎程序(是否合理又是另一回事),可是看《明報》對事件回應,卻又是另一回事:

「明報嚴正聲明 (00:16)
《明報》記者曾愛盈於8月11日前往添馬艦新政府總部採訪立法會秘書處視察立法會新大樓,經登記獲發許可證件後進入新政府總部範圍,採訪完成後路過行政長官辦公室大樓,看見門戶敞開,與兩名記者行家一同進入,觀看新辦公樓內部,後遭警員調查,警員向本報記者表示,希望了解新大樓保安是否有漏洞,希望記者自願提供進入大樓路線資料,本報記者出於協助警方改善保安的良好動機,答應為警員提供資料,其間警員並無提出指控或作出警誡。但警方其後表示記者涉嫌觸犯企圖爆竊罪並作出拘捕,帶返中區警署調查,至深夜才撤銷拘捕。《明報》對警方以莫須有的罪名指控進入政府辦公室的記者,表示強烈遺憾。
明報編輯部」

若《明報》所言屬實,單是「警員向本報記者表示,希望了解新大樓保安是否有漏洞,希望記者自願提供進入大樓路線資料」,記者合作提供資料後,「但警方其後表示記者涉嫌觸犯企圖爆竊罪並作出拘捕,帶返中區警署調查,至深夜才撤銷拘捕。」即警方如同內地公安一樣,誘使記者在警方未提出指控及作出警誡下,提供資料,並企圖以此用作檢控提供資料的記者,這,已是違反警隊正常做法,甚至可以說是違法,那是相當嚴重的指控。

面對今次羅生門事件,童工認為,警方及相關傳媒,應有更詳細交待,究竟,誰人的話才是「真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