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祖國發生的事情,總會令你覺得吃惊及意想不到,套用廣東話語句,該是「咁都得?」至為傳神。A傳來內地一篇網上報導《真相揭開有點吃驚:楊利偉出艙時其實是滿臉鮮血》,那是內地網站有關偉大祖首位太空人楊利偉自傳,《天地九重》部份內容,當中披露一些內容,倒令人有「咁都得?」、之驚訝。

例如文章中提及:

「2003年10月,中國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成功返回地面,太空人楊利偉出艙的畫面經過現場直播傳到全世界。夏林說,畫面上楊利偉儘管臉色稍顯蒼白,但身體狀況還是良好的。其實這時的楊利偉已經被處理過:他是滿臉鮮血地打開艙門的,後來臉上的血跡被擦乾了,重拍了出艙畫面。」

原來,我們在電視中看到楊利偉重返地球,離開駕駛艙的畫面,竟然是事後「處理」重拍的畫面!偉大祖國的「現場直播」,原來不是「現場直播」?

另一段楊利偉描述太空船返回地球的內容更「離奇」!

「讓我緊張以致驚慌另有原因:先是快速飛行的飛船與大氣摩擦,產生的高溫把舷窗外面燒得一片通紅;接著在通紅的窗外,有紅的、白的碎片不停劃過。飛船的外表面有防燒蝕層,它是耐高溫的,隨著溫度升高,它就開始剝落,它剝落的過程中會帶走一部分熱量。

我知道這個原理,看到這種情形,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但接著看到的情況讓我非常緊張:右邊的舷窗開始裂紋,紋路就跟強化玻璃被打碎之後那種小碎塊一樣,眼看著它越來越多……說不恐懼那是假話,你想啊,外邊可是1600~1800攝氏度的超高溫度。」

但令楊利偉不安的最大問題是:

「先是右邊舷窗裂紋,等到它裂到一半的時候,我轉著頭一看左邊的舷窗,它也開始裂紋。這個時候我反而放心一點了:哦——可能沒什麼問題!因為這種故障重複出現的概率不高。 」

怎麽同一個太空艙,兩個理論上設計、製造、規格應完全一樣的窗口,會出現裂紋會不一樣?事後楊利偉才知:

「回來之後才知道,飛船的舷窗外做了一層防燒塗層,是這個塗層燒裂了,而不是玻璃窗本身;為什麼兩邊不一塊兒出裂紋呢?因為兩邊用的不是同樣的材料」

天呀,為何同一個太空艙,兩個理論上設計、製造、規格應完全一樣的窗口,會用上「兩邊用的不是同樣的材料」?!若為了做實驗,或有實際需要,何以太空人會完全不知情,為此擔驚受怕?若不是為了做實驗,兩個窗竟用上不同材料,萬一其中一面出了意外,誰負責?

若連載人上太空的太空船,偉大祖國也可以如此這般的亂來,叫人禁不住問「咁都得」,那高鐵系統的不到位、土法上馬,在偉大祖國幹部眼中又算是甚麽大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