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A在他的Facebook中感嘆,感覺上香港人似乎不再太關注溫州的高鐵事件消息,包括要范徐麗泰在內的人大常委,啟動全國人大成立特別委員會,徹查高鐵事故真相,A直言有點失望,「或者一早便不應有過度期望」。

當香港人也好、內地人也好、甚至外國也開始淡忘溫州高鐵事故時,中共,可未有忘記,不過,那不是吸取教訓、徹查真相,而是終於可以放手來個「秋後算帳」,對付那些未按中宣部指示報道高鐵事故的內地傳媒人。

上海團市委下屬的都市報《青年報》於7月29日頭版中,在版面上突出大幅留白,僅有代表意外列車編號的數字,以及總理溫家寶在現場鞠躬照片,不少內地網民認為是對中共當局無聲抗議及悼念死難者。

同日中宣部發佈嚴厲禁令,以「鑒於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境內外輿情趨於複雜」為理由,要求「各地方媒體包括子報子刊及所屬新聞網站對事故相關報導要迅速降溫,除正面報導和權威部門發佈的動態消息外,不再做任何報導,不發任何評論。」令不少內地報刊要改頭版,而《青年報》7月29日頭版,明顯不遵守中宣部的所謂「禁令」。

結果昨日內地傳出,當天《青年報》值班副總編靳超被免職,B引述內地網上消出稱,內地的媒體人蘇德(sude)在他的新浪微博中,最先發佈有關消息:

「驚悉《青年報》當天值班副總編(7月29日)因此封面被撤職,因其‘不 聽話’。我想,此頭版可能很快就會被遺忘,也許還沒有很多人看過。但有人卻為此付出了代價。這也就是我前些天說的,所謂的民主和自由是要有犧牲個人利益為前提的。」

今次溫州高鐵意外,不少內地媒體人也為報道真相、肩負傳媒監察政府職青,奮戰至最後一刻才「撤退」,中共,明顯視這些恪守專業的新聞工作者為不聽話、不跟從中共的異類,童工恐怕類似秋後算帳陸續有來。

可是,當中共官僚、黨幹部腐敗越來越嚴重,所謂「禁令」,最終,真的可以禁得住記者良知、人民的憤怒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