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批評香港公務員沒有力駕馭政治兼有長遠規劃能力,不懂怎樣做當主人、老闆的言論,到今天仍然引起政圈中人議論紛紛,究竟王光亞何以有此言論,政圈中人各有解讀,資深香港政壇元老李鵬飛接受生果報訪問,認為是王光亞接掌港澳辦後,想重奪近年遭西環控制的港澳事務大權,童工覺得李鵬飛分析也不無道理,而且也甚少人從中共內部官僚權力鬥爭,分析今次王光亞發炮的原因。

不過,王光亞今次拿公務員來開刀,還要批評他們沒有長遠規劃能力,卻真的令不少公務員頗為「條氣唔順」。早前童工與一班前公務員朋友見面,難免談及王主任之言論,已退休的A沒好氣地說,不少人用王主任之言論,認為是切中了政府、公務員欠長遠規劃視野的中肯分析,但大家似乎忘記了,我們的前特首董建華先生,就曾提出了一個又一個有視野的長遠規劃鴻圖大計,大家還記得董先生成立過創新科技委員會,要在港搞創新科技工業嗎?結果弄出了數碼港、科學園這些有視野的規劃工程出來,今天,香港創新科技工業又有否在政府規劃下,有重大發展?

另一前公務員B插嘴說,香港發展工業、到轉型服務業、再到發展金融業,從來不是港英殖民地政府「規劃」出來,港英殖民地政府更從未想過要將香港「發展」為足以和東京、紐約、倫敦競爭的國際金融中心,殖民地政府「功勞」,只在於提供一個低稅率、自由、穩定社會及政治環境,讓商界自由發揮,即港英的積極不干預政策,香港,從來不是一個靠政府規劃賴以成功的地方。

D補充說,王主任之言,若從另一角度看,也非毫無道理。英國人為香港建立了一套高行政效率的公務員隊伍,卻留了一手,沒有為香港建立一個懂得應付政治難題的管治隊伍,因為,英國人在殖民地年代,根本無意給港人民主,自然不用訓練應付民主議會的政治人才。好了,到回歸之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再加上香港那半吊子的民主,引發社會紛爭較真正民主社會更大,那又怎會不出大問題?就算政府真的有視野、有能力,在今天政治體制下,如何可以順利過政黨、立法會、民間團體、輿論民意的政治關卡?

當然,對王主任來說,這些政治問題,自然不是問題,因為偉大祖國有視野官僚規劃下,誰敢反對,輕則把你「和諧」掉、重則「被失縱」,而且就算規劃犯了大錯,誰敢公開罵中共官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