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溫州高鐵慘劇死難者的頭七,傳媒報道,不少死難者家屬到現場路祭,中共官方,因民眾不滿,也將賠償金額提升至91萬多,但童工相信,死難者家屬要求的,不只是賠償,而是事件的真相、那些要為今次人禍負責的官員,必須問責,民眾要的是交待、公道,而非單單是金錢賠償。《南方都市報》社論「痛悼遇難者,叩問責任人」,讀過後令人心酸。究竟,我們的悼念,為了甚麽?正如社論所言:

「這是我們今天悼念追思的目的所在,也是我們問責的根本所求」

沒有根本的問責,誰也不能保證,意外不會再發生,縱使,童工相信,中共,未必肯認真追究責任,可是在香港這片自由土地,若我們也不發聲,那,又是否對得住慘劇中死去的同胞?

為怕中共又「河蟹」《南方都市報》社論,童工引述全文:

[社論]痛悼遇難者,叩問責任人

摘要:丈夫聲嘶力竭,妻子驚慌失措,母親痛哭流涕,父親面目愕然,孩子頓失屏障,數十無辜的家庭被捲入悲痛的漩渦,千百湧動的靈魂陷入茫然的霧靄。沉寂夾雜著悲傷,憤怒攪拌著心寒。生命起於塵土,又歸於塵土,卻以如此方式,令人唏噓不已。

我們依照傳統的風俗,在他們逝去的頭七,沉痛表達我們的悼念。

紛亂的思緒被斂結成一首首離別的詩詞,無盡的哀痛彙聚成一曲曲悠遠的長嘯。此時此刻,我們謹以心香淚酒憑弔39條未能安然的生命……

穿梭回那個電閃雷鳴的雨夜,兩列動車正在中國東部的農田和村莊間無畏疾馳。只需片刻,它們就將抵達城市的懷抱。但兇猛的碰撞搶得了先機,災難驟然降臨。頃刻間,群星隕歿,雲煙飄落,驚恐蠻橫地裹挾了1630顆無助的心靈,隨即又將他們拋棄在蒼涼的荒漠。這個原本再稀鬆平常不過的夜晚,也因為39條生命的無端離逝,而顯得格外的悲憤與不安。

歷史的深處潛伏著無數雙明亮的眸子。那些鮮活而豔麗的生命,早已能預料死亡的必至,但卻難以預估終結之日會來得如此之早之快。如今,我們只能在螢幕上或相冊裡回憶他們的音容笑貌,因為那一晚,災難吞沒了他們在這個世上最後的身影。

“請原諒我,還來不及長大”,或許這樣的詩歌還要等許多年之後,才能從小伊伊的口中真切地念出。紅光濺起,轟鳴隨至,但這個不足三歲的女孩除了知道疼痛之外,並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成為鐵道部新聞發言人口中的“生命奇跡”。然而,若干年以後的7月23日,她必然會以“我長大了,我懂事了”這樣的言辭,來祭奠離世時雙手呈拱狀的爸爸,來回應“一一的成長回憶錄”中,媽媽留下的最後一條微博:“人小脾氣大,小寶貝,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懂事啊。”

登上這趟永不抵達的列車,“蘋果臉”朱平根本不能預料自己在最後階段,終究也沒能留給母親以最後的訊息。而朱平的校友陸海天,同樣在那晚與世隔絕。這個陽光少年,正懷揣著夢想準備翻開人生新的一頁,卻不想跌進了災難的深淵,從此再也沒能爬出。

塵土埋沒了兩段耀眼的青春,塵土也吞噬了楊峰的五位家人。這個咆哮著“不會被金錢和勢力打倒”的男人,曾經在淩晨兩點,頂著急風驟雨撥開人群,瘋狂擊打著玻璃,尋找著愛妻陳碧。但最終,一無所獲的他得到的卻是生命不能承受的五人罹難的消息。面目全非的妻子已經升至天國,連同一起的還有他們7個月的愛情結晶 ———未能出世,卻已離世的楊洋。

丈夫聲嘶力竭,妻子驚慌失措,母親痛哭流涕,父親面目愕然,孩子頓失屏障,數十無辜的家庭被捲入悲痛的漩渦,千百湧動的靈魂陷入茫然的霧靄。沉寂夾雜著悲傷,憤怒攪拌著心寒。生命起於塵土,又歸於塵土,卻以如此方式,令人唏噓不已。

或許,你我並不知曉,同樣在那個蒼穹哭泣的夜晚,前任鐵道部部長、中國“高鐵大躍進”的主導者劉志軍身處何種境況;同樣,你我也不會知曉,未來對於這個年過半百,僅有中學學歷卻雄踞部長之位長達八年之久的中年男人到底意味著什麼。但你我肯定都知曉,這位霸氣十足的前任部長,留下的是盲目而蠻橫的擴張。

昨日,溫總理在答記者問時曾感言:“失掉了安全,就失掉了高鐵的可信度。”要重塑人們對高鐵、動車的信心,鐵道部首要的改變就在於要變得“謙遜”,否則傲慢讓人心遠離鐵道部。以至於它的自我辯護———正是由於現場救援人員的極力搶救,伊伊這樣的“生命奇跡”才得以發生———引來的是網友這樣的回復:“鐵道部,請放下你的身段,否則已經沒有資格進行自我澄清了。”網友的留言未必全然正確,但鐵道部如果不摒棄自己的驕蠻,它將永遠被列于民眾信任的名單之外。

況且,雖然地質災難中的“72小時黃金時間”未必適用於此次救援,但如此短的時間內結束搜救行動,多少還是令人疑惑重重。面對披麻戴孝、憤怒難當的楊峰,以及幾十名其他家屬,鐵道部真的敢說在推土機前推的時候,所有的軀體都是冰冷的嗎?而對於伊伊的“生命奇跡”,顯然人們更願意將此看成是對鐵道部救援行動和發言人回應的最大的諷刺,而絕不是對他們的褒獎。換言之,此次事件之所以引來眾怒,與鐵道部連續作出一系列不當的舉措、回應也都息息相關。

救援行動本已惹來巨大爭議,鐵道部寥寥數語的回應,也只能增加公眾對鐵道部冷漠、蠻橫的印象。在真相的追尋上,先掩埋隨後又挖出D 301車頭的怪誕舉止,也讓輿論的指責變得更加有力。有網友及時指出,發生於20年前的洛克比空難用了三年的時間在2188平方公里內,將1.8萬塊飛機碎片收集起來,幾乎可以將事故飛機復原。而此次發生動車追尾事故,竟然在一開始就將還原真相的重要證據切割、掩埋。這一反常之舉引發了公眾強烈的猜疑與不信任並不令人意外。

雖然上海鐵路局局長安路生表示,經初步調查顯示,由於溫州南站信號燈設備存在缺陷,應該顯示紅燈的時候顯示綠燈,沒有給後車提供應有的信號,相關調度人員也沒有發出預警,引發追尾事故。但對於這樣一個解釋,鑒於信任已經降至冰點,人們對於鐵路系統本身的調查已經難有真正的信任。而即使是如安路生所說的原因,也會使我們很自然地發問:為何這種有缺陷的設備會被採購?在具體的招標中是否存在尋租行為?是否還有其他的零部件存在類似的問題?如果存在,那麼下一步該如何處理。甚至,是否應該如一些學者建議的,先行停開一部分高鐵、動車,來一個全面、深入的大檢查,這些都值得鐵道部好好深思。

正如溫家寶總理所要求的,事故調查處理的全過程要公開透明,接受社會和群眾的監督。而此前,高度關乎民眾安危的鐵路系統一直在自說自話,從大型專案的上馬啟動,到具體的規劃、佈局,以及技術的使用和管理、調度等各個方面,作為風險承擔者的民眾始終被排除在外。這並非說普通民眾需要直接干涉鐵路的日常運作,但在一些攸關民眾安全的規劃、佈局、招標、採購事宜上,失聲的民眾不可以繼續沉默了,否則,民眾的安全將在利益的博弈中被排擠到遙遠的他方。

除了搶救人員、公佈真相方面的問責,公眾的不滿還集中在鐵道部霸道的賠償方案上。一方面,真相尚未明瞭,事故責任認定還未清晰;另一方面,鐵道部給出的方案在選取法律法規上,也有故意捨棄不利於自己的法律之嫌。例如2010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侵權責任法》所規定的賠付額度要遠大於鐵道部本身援引的國務院令。在具體的賠償款構成中,真正由鐵道部出資的僅為17.2萬元,這還不包括遇難者的喪葬費和家屬的誤工費、交通費、食宿費。此外,鐵道部借助“5+1” 工作組的形式,設置全然不對等的談判格局,亦有脅迫遇難者家屬之嫌。

甚至還有消息傳出,當地政府下轄的律師協會已經要求各律師“不得擅自解答與處置”此次事故的相關家屬求助。儘管溫州市司法局有關人士于昨日緊急澄清,這是措辭上的失誤,本意上並無行政干涉司法的意圖。但這樣的辯解是否令人信服,想必一定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鐵道部作為一家政企不分的行政單位,不但擁有強大的行政資源,也坐擁巨大的經濟資源。據媒體披露,鐵道部下轄33家上市企業市值高達4000億元,並且每年得到近7000億元的投資額;另有媒體報導,在這33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中,有37人都曾在政府任職。而此番爆出的溫州市司法協會的通知和澄清的消息,本身就給家屬通過司法途徑贏得正義蒙上了一層陰影。

讓死者安息,還生者以未來。這是我們今天悼念追思的目的所在,也是我們問責的根本所求。對於救援,公眾期待鐵道部給出更有力、更翔實的解釋,這是對生命尊嚴的起碼維護;對於真相,公眾將等待國務院出具的權威調查結論,在質疑獲得滿意的解答之後,我們希望責任能夠厘清;對於賠償,司法應該站在中立的場合,不偏不倚地為正義護航保駕,我們不希望看到任何力量試圖並且能夠干擾司法。否則,這將堵死通往正義的道途。所有的這一切,都重重地叩問著鐵道部森嚴的大門,也關乎著遇難者生命的尊嚴與事故真相的價值能否得到徹底地維護。

我們拒絕用死亡疊加的“高速”,我們相信真相本身的力量。我們同為人類,擁有共同的愛心、悲傷、羞恥,也有責任通過信任和尊重,構築一個命運的共同體。真相的價值,生命的尊嚴,相信最終會因為我們的堅持而獲得。到那一天,如同你們從未離開,為你們深深祈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