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11.


今天是溫州高鐵慘劇死難者的頭七,傳媒報道,不少死難者家屬到現場路祭,中共官方,因民眾不滿,也將賠償金額提升至91萬多,但童工相信,死難者家屬要求的,不只是賠償,而是事件的真相、那些要為今次人禍負責的官員,必須問責,民眾要的是交待、公道,而非單單是金錢賠償。《南方都市報》社論「痛悼遇難者,叩問責任人」,讀過後令人心酸。究竟,我們的悼念,為了甚麽?正如社論所言:

「這是我們今天悼念追思的目的所在,也是我們問責的根本所求」

沒有根本的問責,誰也不能保證,意外不會再發生,縱使,童工相信,中共,未必肯認真追究責任,可是在香港這片自由土地,若我們也不發聲,那,又是否對得住慘劇中死去的同胞?

為怕中共又「河蟹」《南方都市報》社論,童工引述全文:

[社論]痛悼遇難者,叩問責任人

摘要:丈夫聲嘶力竭,妻子驚慌失措,母親痛哭流涕,父親面目愕然,孩子頓失屏障,數十無辜的家庭被捲入悲痛的漩渦,千百湧動的靈魂陷入茫然的霧靄。沉寂夾雜著悲傷,憤怒攪拌著心寒。生命起於塵土,又歸於塵土,卻以如此方式,令人唏噓不已。

我們依照傳統的風俗,在他們逝去的頭七,沉痛表達我們的悼念。

紛亂的思緒被斂結成一首首離別的詩詞,無盡的哀痛彙聚成一曲曲悠遠的長嘯。此時此刻,我們謹以心香淚酒憑弔39條未能安然的生命……

穿梭回那個電閃雷鳴的雨夜,兩列動車正在中國東部的農田和村莊間無畏疾馳。只需片刻,它們就將抵達城市的懷抱。但兇猛的碰撞搶得了先機,災難驟然降臨。頃刻間,群星隕歿,雲煙飄落,驚恐蠻橫地裹挾了1630顆無助的心靈,隨即又將他們拋棄在蒼涼的荒漠。這個原本再稀鬆平常不過的夜晚,也因為39條生命的無端離逝,而顯得格外的悲憤與不安。

歷史的深處潛伏著無數雙明亮的眸子。那些鮮活而豔麗的生命,早已能預料死亡的必至,但卻難以預估終結之日會來得如此之早之快。如今,我們只能在螢幕上或相冊裡回憶他們的音容笑貌,因為那一晚,災難吞沒了他們在這個世上最後的身影。

“請原諒我,還來不及長大”,或許這樣的詩歌還要等許多年之後,才能從小伊伊的口中真切地念出。紅光濺起,轟鳴隨至,但這個不足三歲的女孩除了知道疼痛之外,並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成為鐵道部新聞發言人口中的“生命奇跡”。然而,若干年以後的7月23日,她必然會以“我長大了,我懂事了”這樣的言辭,來祭奠離世時雙手呈拱狀的爸爸,來回應“一一的成長回憶錄”中,媽媽留下的最後一條微博:“人小脾氣大,小寶貝,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懂事啊。”

登上這趟永不抵達的列車,“蘋果臉”朱平根本不能預料自己在最後階段,終究也沒能留給母親以最後的訊息。而朱平的校友陸海天,同樣在那晚與世隔絕。這個陽光少年,正懷揣著夢想準備翻開人生新的一頁,卻不想跌進了災難的深淵,從此再也沒能爬出。

塵土埋沒了兩段耀眼的青春,塵土也吞噬了楊峰的五位家人。這個咆哮著“不會被金錢和勢力打倒”的男人,曾經在淩晨兩點,頂著急風驟雨撥開人群,瘋狂擊打著玻璃,尋找著愛妻陳碧。但最終,一無所獲的他得到的卻是生命不能承受的五人罹難的消息。面目全非的妻子已經升至天國,連同一起的還有他們7個月的愛情結晶 ———未能出世,卻已離世的楊洋。

丈夫聲嘶力竭,妻子驚慌失措,母親痛哭流涕,父親面目愕然,孩子頓失屏障,數十無辜的家庭被捲入悲痛的漩渦,千百湧動的靈魂陷入茫然的霧靄。沉寂夾雜著悲傷,憤怒攪拌著心寒。生命起於塵土,又歸於塵土,卻以如此方式,令人唏噓不已。

或許,你我並不知曉,同樣在那個蒼穹哭泣的夜晚,前任鐵道部部長、中國“高鐵大躍進”的主導者劉志軍身處何種境況;同樣,你我也不會知曉,未來對於這個年過半百,僅有中學學歷卻雄踞部長之位長達八年之久的中年男人到底意味著什麼。但你我肯定都知曉,這位霸氣十足的前任部長,留下的是盲目而蠻橫的擴張。

昨日,溫總理在答記者問時曾感言:“失掉了安全,就失掉了高鐵的可信度。”要重塑人們對高鐵、動車的信心,鐵道部首要的改變就在於要變得“謙遜”,否則傲慢讓人心遠離鐵道部。以至於它的自我辯護———正是由於現場救援人員的極力搶救,伊伊這樣的“生命奇跡”才得以發生———引來的是網友這樣的回復:“鐵道部,請放下你的身段,否則已經沒有資格進行自我澄清了。”網友的留言未必全然正確,但鐵道部如果不摒棄自己的驕蠻,它將永遠被列于民眾信任的名單之外。

況且,雖然地質災難中的“72小時黃金時間”未必適用於此次救援,但如此短的時間內結束搜救行動,多少還是令人疑惑重重。面對披麻戴孝、憤怒難當的楊峰,以及幾十名其他家屬,鐵道部真的敢說在推土機前推的時候,所有的軀體都是冰冷的嗎?而對於伊伊的“生命奇跡”,顯然人們更願意將此看成是對鐵道部救援行動和發言人回應的最大的諷刺,而絕不是對他們的褒獎。換言之,此次事件之所以引來眾怒,與鐵道部連續作出一系列不當的舉措、回應也都息息相關。

救援行動本已惹來巨大爭議,鐵道部寥寥數語的回應,也只能增加公眾對鐵道部冷漠、蠻橫的印象。在真相的追尋上,先掩埋隨後又挖出D 301車頭的怪誕舉止,也讓輿論的指責變得更加有力。有網友及時指出,發生於20年前的洛克比空難用了三年的時間在2188平方公里內,將1.8萬塊飛機碎片收集起來,幾乎可以將事故飛機復原。而此次發生動車追尾事故,竟然在一開始就將還原真相的重要證據切割、掩埋。這一反常之舉引發了公眾強烈的猜疑與不信任並不令人意外。

雖然上海鐵路局局長安路生表示,經初步調查顯示,由於溫州南站信號燈設備存在缺陷,應該顯示紅燈的時候顯示綠燈,沒有給後車提供應有的信號,相關調度人員也沒有發出預警,引發追尾事故。但對於這樣一個解釋,鑒於信任已經降至冰點,人們對於鐵路系統本身的調查已經難有真正的信任。而即使是如安路生所說的原因,也會使我們很自然地發問:為何這種有缺陷的設備會被採購?在具體的招標中是否存在尋租行為?是否還有其他的零部件存在類似的問題?如果存在,那麼下一步該如何處理。甚至,是否應該如一些學者建議的,先行停開一部分高鐵、動車,來一個全面、深入的大檢查,這些都值得鐵道部好好深思。

正如溫家寶總理所要求的,事故調查處理的全過程要公開透明,接受社會和群眾的監督。而此前,高度關乎民眾安危的鐵路系統一直在自說自話,從大型專案的上馬啟動,到具體的規劃、佈局,以及技術的使用和管理、調度等各個方面,作為風險承擔者的民眾始終被排除在外。這並非說普通民眾需要直接干涉鐵路的日常運作,但在一些攸關民眾安全的規劃、佈局、招標、採購事宜上,失聲的民眾不可以繼續沉默了,否則,民眾的安全將在利益的博弈中被排擠到遙遠的他方。

除了搶救人員、公佈真相方面的問責,公眾的不滿還集中在鐵道部霸道的賠償方案上。一方面,真相尚未明瞭,事故責任認定還未清晰;另一方面,鐵道部給出的方案在選取法律法規上,也有故意捨棄不利於自己的法律之嫌。例如2010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侵權責任法》所規定的賠付額度要遠大於鐵道部本身援引的國務院令。在具體的賠償款構成中,真正由鐵道部出資的僅為17.2萬元,這還不包括遇難者的喪葬費和家屬的誤工費、交通費、食宿費。此外,鐵道部借助“5+1” 工作組的形式,設置全然不對等的談判格局,亦有脅迫遇難者家屬之嫌。

甚至還有消息傳出,當地政府下轄的律師協會已經要求各律師“不得擅自解答與處置”此次事故的相關家屬求助。儘管溫州市司法局有關人士于昨日緊急澄清,這是措辭上的失誤,本意上並無行政干涉司法的意圖。但這樣的辯解是否令人信服,想必一定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鐵道部作為一家政企不分的行政單位,不但擁有強大的行政資源,也坐擁巨大的經濟資源。據媒體披露,鐵道部下轄33家上市企業市值高達4000億元,並且每年得到近7000億元的投資額;另有媒體報導,在這33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中,有37人都曾在政府任職。而此番爆出的溫州市司法協會的通知和澄清的消息,本身就給家屬通過司法途徑贏得正義蒙上了一層陰影。

讓死者安息,還生者以未來。這是我們今天悼念追思的目的所在,也是我們問責的根本所求。對於救援,公眾期待鐵道部給出更有力、更翔實的解釋,這是對生命尊嚴的起碼維護;對於真相,公眾將等待國務院出具的權威調查結論,在質疑獲得滿意的解答之後,我們希望責任能夠厘清;對於賠償,司法應該站在中立的場合,不偏不倚地為正義護航保駕,我們不希望看到任何力量試圖並且能夠干擾司法。否則,這將堵死通往正義的道途。所有的這一切,都重重地叩問著鐵道部森嚴的大門,也關乎著遇難者生命的尊嚴與事故真相的價值能否得到徹底地維護。

我們拒絕用死亡疊加的“高速”,我們相信真相本身的力量。我們同為人類,擁有共同的愛心、悲傷、羞恥,也有責任通過信任和尊重,構築一個命運的共同體。真相的價值,生命的尊嚴,相信最終會因為我們的堅持而獲得。到那一天,如同你們從未離開,為你們深深祈禱!


偉大祖國總理溫家寶昨日終於到溫州高鐵事故現場視察,看望傷者及其家屬。溫影帝面對全國責難鐵道部在今次事故中,只顧救鐵路而非救人強調在事故發生後,國家主席胡錦濤即指示要把救人放在第一位,他給鐵道部長盛光祖打電話:

「他可以證實,我只說了兩個字,就是『救人』。我覺得事故處置的最大原則就是救人,千方百計救人,還是那句老話,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盡百倍的努力。鐵道部門有關方面是否做到這一點,要給群眾一個實事求是的回答。」

事實是,鐵道部是否以「救人」先行,傳媒各種報道,正如溫影帝所說,群眾看到偉大祖國當局匆匆結束搜救,還要把損毀列車掩埋,鐵道部是否救人先行,溫總理恐怕不用多問群眾也知答案!

還有溫總理說善後處理要人性化、賠償要合情合理、事故處置要公開透明,童工看《南方都市報》的社論「談判格局不對等,霸道賠償談何撫慰人心」,當中如此寫:

「具體就鐵道部給出的賠償方案而言,遇難者家屬的獲賠額度主要依據國務院《鐵路交通事故應急救援和調查處理條例》和《鐵路旅客意外傷害強制保險條例》的規定,由事故賠償金、一次性專項幫扶款以及愛心捐助款三部分構成,總計人民幣50萬元。且不論在賠償方案的設置層面,鐵道部繼續著自說自話的態勢,完全沒有給事故傷亡者以話語權,在具體法律法規的選擇上,此方案也堪稱獨斷專行。」

「鐵道部的霸道還表現在,借助地方,鐵道部用“工作組”的力量在與傷亡者家屬的博弈中獲得了壓倒性的優勢。事發之後,鐵道部和溫州市立即以毫不遜色於救人的速度成立了57個“5+1”工作組,“5”指的是5個當地政府工作人員,主要承擔協調作用,“1”則指的是1名鐵道部的工作人員,主要代表鐵道部進行談判。這57個工作組聲稱的任務是協助有關方面,一對一24小時接待遇難者家屬,做好安撫接待工作。

但事實上,由6個官方背景人士形成的談判陣營已經形成了一道壓力的“高牆”橫在傷亡者的家屬面前,這堵“高牆”一方面注意外部記者的探訪(據《今日早報》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採取對家屬的不斷遊說行為。雖然出臺“獎勵”這樣極不人道的政策已經被非責任主體———溫州市委宣傳部令人將信將疑地否定了,但在這樣不對等的談判格局中,家屬們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鐵道部如此霸道對待死難者家屬,又豈不視溫影帝要求善後處理要人性化、賠償要合情合理之言形同放屁?

民眾對今次事件如何憤怒,童工不妨以例子說明,看看內地南方台節目「今日一綫」,主持人彭彭如何痛批7.23追尾事件,對中共官僚批評言辭之狠,較之毓民有過之而無不及,溫總理,閣下可知人民有多怨憤?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前日在北京與 60名「香港大學生外交夏令營」成員對話,他在回應有學生問及本港目前的深層次矛盾為何時,談及本港公務員制度,形容「成也英國、敗也英國」,指英國政府培養出來的香港公務員水平雖高,卻只是「 civil servant(公僕)」,只懂接受及執行指令,未能培養出有力駕馭政治兼有長遠規劃的人才,大部份公務員心態是「叫我做甚麼就做甚麼」,指「他們過去是聽 boss(老闆),現在自己當了 boss,都不知道怎樣當 boss、怎樣當 master(主人)」。

童工看王主任對香港公務員的評價,某程度上他所說的話不無道理,香港公務員精英在港英時代培訓下,他們是強於執行、弱於做政治領導工作,可是若以此認為,香港公務員在質素、能力上不及偉大祖國共產黨官僚,那,王主任幹了那麽多年外交工作、見識過外國公務員以致政治任命官員,仍搞不清楚在民主自由社會,作為國家、政府領導,首要具備的是甚麽條件,也難怪王主任在外交部無法更上一層樓,要到港澳辦當主任!

在民主自由國家,縱使是美帝總統,他也不敢以人民老闆自居,而是視自已為人民公僕,更加不會是人民的boss,人民「叫我做甚麼就做甚麼」,那,正是民主體制核心價值,偉大祖國國號,也叫「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叫你做甚麽就做甚麽,又何錯之有?原來,王主任認為,做政府領導,就要做人民的boss,要做人民的master(主人),以此心態,官員是「主人」,人民豈不是奴隸?「中華人民共和國」,何不把「人民」删除?

縱使香港公務員如何不濟,他們,絕不敢以港人master自居,這是任何文明社會,政府官員的條件,正如朋友A說,香港官僚不會有特權、更無長官意志可言,縱使,這會不利施政效率,但,港人可以放心,香港官僚不會如內地官僚般,可以因為自己是人民的master,自把自為!

真正master應該是人民而非官僚,王光亞若連此也搞不通,又要評論香港事務,又豈非獻醜?

起嗎,如B說,香港公務員再不濟,也不會如中共官僚處理溫洲高鐵車禍,竟敢毁屍滅跡,無法無天!

看內地官僚做事手法、置民意不顧,王光亞又憑甚麼去批評香港公務員?


朋友A昨天傳來電郵,那是早前向傳媒控訴中共官僚的死難者家屬楊峰的微博留言。楊峰在他的微博中這樣說:

「天上不是5位而是40位看著我,但是我真的無能為力了,請原諒我,如果我再堅持,我將失去我最後的第六個親人.對不起大家,我自私了,我必須要為我死去的老婆做這件事情,因為上帝留了他,就是在給我機會去照顧他,我一定要做到,再次表示對你們的歉意. 」

楊峰後來又於他的微博中,解釋「我將失去我最後的第六個親人」,所說的是指甚麽:

「解釋一下我的失去第六個親人,並不是某個人或者某個群體要我們的命,而是如果我做了,我的家人就會成眾矢之的,我不想他孤單的終老,我想他快樂的活著。」

「回復@橘子2012:您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上帝不知道是憐憫我還是照顧我們的政府領導,我只能表示沉默 //@橘子2012:只剩一個岳父還在搶救中 [淚] ,大家都理解命在誰手裡。。。。好好照顧他吧。。。如果第六個也失去。。。那你倒毫無顧慮了。。。。這樣說我也覺得不太對。。。只是想說出來而以。。」

A說,看楊峰的留言,中共,又再玩他們那一套威逼利誘,利用楊峰岳父仍在接受治療,威逼楊峰收口,不要再批評中共!可是,這種手段,與黑社會手法,又有何分別?何以,苦主會變成被逼害的對像?為家人、妻兒子女討回公道,又何錯之有?何以,要對他們趕盡殺絕嗎?


溫州高鐵撞車事故發生後,中共官方公佈最新遇難人數為39人,可是死難者家屬強烈不滿官方處理事故手法,包括撞車事件發生後不久,即放棄搜救乘客,改以挖土車清理現場,甚至掩埋車廂,連基本除了置被困車廂乘客於不顧外,更被死難者家屬質疑鐵路部企圖毁屍滅跡,令人無法找出車禍真相,昨天香港電子媒體廣泛報道死難者家屬楊峰對中共的大控訴,指責消防官兵列隊歡迎領導人,並沒有加緊救援,又批評官僚為求令鐵路盡快通車,置死傷者不顧:

「人還在裏面,就開始清理現場垃圾,難道垃圾比我們的人還重要?」

「為什麼鐵路部門一介入,消防施救馬上就退下去了?是生命重要還是鐵路通車更重要?」

這,還未算最恐怖。昨天網上流傳一段未公開現場影片,有疑似受傷的乘客從下墮車廂中跌出來、更有屍體在挖土機清理車廂時被拋出!如此觸目驚心、令人痛心畫面,不禁令童工再次感到,中共,根本對人命完全不尊重、甚至視人命如草芥,如此政府,真的是一個「人民政府」嗎?

更叫童工感到意外的是,內地網民普遍不信中共對今次意外發佈資料,更有大量網民留言,指中共正在掩飾高鐵撞車真相,天涯討論區中,就有網民發帖,力數官方公佈資料,疑點重重,童工為怕帖子被删,引述部份內容:

「不知道該不該在這發這種貼,只是疑問重重,轉載!!!可以不回帖,但不要拍磚。很長。為此我也提出幾點質疑:
  
1、傷亡人數39死192傷,確切?一節車廂120人左右,7月份屬旅遊旺季,保守估計每節60人,按最嚴重的301車4車廂墜落,3115車16車廂最直接碰撞,共5節算300人有吧,只死亡39人,傷192人?可疑?掩埋殘骸(沒證實)是否可疑,瞞報傷亡,可疑?
  
2、上海鐵路局長免職,調度指揮長就任,調度沒問題?
  
第一點,D301次動車是由北京南站開往福州,早上7點50分發車,預計晚上9點26分到;D3115次動車是杭州至福州南,於下午4點36分從杭州出發,預計晚上9點45分到。
第二點,事故地點在永嘉與溫州南站之間的高架橋上。
第三點,事故時間按雅虎上說的是8點27分左右,杭州到福州的D3115次在溫州路段被移到天雷劈中,熄火了,停滯一段時間,被北京至福州的D301次追尾,撞了個稀巴爛!」

「第一點,D3115次動車在永嘉與溫州南站之間的高架橋熄火,D3115次動車於晚上7點47分進永嘉站,7點48分出永嘉站,7點57分理應至溫州南站,但是在這途中被一道天雷劈中,喪失動力,熄火在路上,至少時間應在7點50分至7點55分左右熄火,當然按照其他國家的傳統不晚點的情況下,按照官方給出的到站時間,推測被雷劈中時間約為7點50至7點55分。
  
第二點,D301次動車長途跋涉從首都開往福州,理論時間為晚上7點42分至溫州南站,7點44分離開溫州南站,按照理論時間推測是D301次列車比D3115次車早約15分鐘到達溫州南站。
  
下麵是D3115次動車疑點
  
疑點1,D3115次動車明明在D301次車後,又怎麼跑到前面去了?
疑點2,就算是D3115次車理應在前,大概於7點50分左右被雷劈中,事故發生大概半小時後被撞。那麼這半個小時就不能把動車運營極速的200KM/h刹車至0???更何況本身就有短時雷雨大風與雷電預警,也不應該開至運營極速200!
疑點3,鐵道部把車吹得如何如何高新科技,如何如何不得了,試問又怎麼會被雷劈了?被劈後為什麼沒有處理預案?或者緊急避難或者備用動力神馬的。
疑點4,被劈後車體毫髮無損(至少我是這麼認為,新聞也沒說明被雷劈中後的慘像,也沒有人表示被雷劈傷劈死)只是電路,動力系統歇菜,造成停滯。真是被雷劈中了嗎?周圍有金屬的電纜支架,比動車更高吧,為什麼不劈電纜支架偏偏把高速賓士的列車劈個正著???
疑點5,就算動車因雷電問題而線路短路致使停電,那麼這時駕駛員或者乘務員乘警什麼的為什麼積極聯繫上級鐵道部門,彙報緊急情況,就算停電GPS什麼先進的設備用不了,那麼手機總能用吧??就算聯繫過中國最神秘的有關部門,為什麼依然半小時後有列接近全速的動車迎面撞來???」

「疑點猜測1,關於列車晚點在外國可能是新聞,在中國不晚點才是新聞。可以理解。也就是北京到福州的車預定7點42進溫州南,變成了8點27在未到溫州和人家撞了,晚點近50分鐘,就是綠皮車平均水準也就這樣了吧!當初弄這個動車不就是要解決這個時間問題???笑而不語!!!
疑點猜測2,這個問題不解釋,可能是我對情況掌握不夠,說不定被爆菊的那車也晚點,剛停穩就被撞了。不過動車與動車之間如果走在一條鐵路上應該有一個緩衝距離,這個緩衝距離又被放在哪裡去了?怎麼都說不通!
疑點猜測3,關於沒有預案神馬的,至少應該讓列車斷電後保持通訊暢通!多的我就不說了,這是鐵道部的事。。。也許是我想多了!!!
疑點猜測4,這個問題和應該歸咎於到底是這車怎麼停的?
疑點猜測5,這個問題就嚴重了,為什麼本身就有問題的車大家互相不知情?最後還是捅了前面車的菊花。領導在打太極?一個推一個?最後歸咎于天降神雷,你妹的,怎麼沒把你劈死???」

「就算列車一律正常,是被雷打了,列車與列車之間的制動距離又怎麼說???就是汽車在高速路上制動距離都得算個100米,動車怎麼說也有10分鐘的路程作為制動距離吧???這十分鐘也夠把車從200刹到0了吧?如果這兩樣都做不到又怎麼能算是安全的動車,就算是天外隕石打造的車廂也經不住那麼大品質的高速度吧?車體再安全又有什麼用???管理的失誤就能輕易撕裂一切所謂的安全。

如果說是被雷打了,通訊不好或者喪失通訊能力,那麼駕駛員等乘務人員的手機在哪?IPHONE只是拿來切水果的嘛??如果車被劈了喪失通訊能力並且沒有預案還是安全的車嘛???就算資訊傳遞出去了,為什麼沒有人通知後面的車???不論怎麼說,要麼是車體安全不達標。要麼就是車輛管理系統不達標。造成影響極其惡劣的安全隱患!!!造成百人受傷,數十人死亡,這個賠償又如何???動車的人均運營成本是汽車的百分之十,能耗更是百分之一,不知道這個票價又是怎麼說,拿了那麼多錢不做事。。。還害死人。。。」

從內地網民提出質疑,中共,是否真的正在掩飾事故真相?撞車或許是意外,但,掩飾真相,肯定是人禍!


童工趁有數天假期,去了日本的大阪和京都旅行,期間剛巧有強颱風逼近關西地區,當時童工剛抵達關西空港,乘火車往京都,車上電子顯示螢幕不停有告示,提醒旅客因關西部份地區天氣轉壞,再加上有大雨,新幹線列車班次受影響,部份列車更要暫時停駛。當時童工心想,日本人也太過小心了,颱風還未吹到關西,只是關西部份地區有大雨,有需要連受影響新幹線運作?

直到返港當天飛機上,才看到香港報章報道,浙江溫州的高鐵發生相撞出軌墮橋意外,偉大祖國鐵道部發言人解釋,那是由於雷擊造成前車設備故障停駛,而後車追撞引發,這,令童工覺得,日本JR會因應惡劣天氣,暫停新幹線做法,那又絕非過份小心、又或對日本新幹線系統不信任,而是他們明白,乘客安全,較諸於任何經濟或名譽利益更加重要,情願暫時停駛,也不要讓乘客有絲毫安全風險。

童工看報道,不少評論也歸咎是偉大祖國要在建高鐵上急於求成,要做「世界第一」引致。今天偉大祖國有的是錢,莫說高鐵技術,連浮磁列車技術,也可以不計成本效益地商業化,但問題是,買得了硬件,軟件、經驗可以買得來嗎?日本人長久以來管理整個高速鐵路系統的軟件和經驗,偉大祖國不重視,只顧要爭甚麽世界最快車速,日本的優勢,卻是高鐵安全、準時、以及如何結合全國鐵路系統,確保不出亂子、不發生意外,這,又較要創出甚麽世界最快事速更重要!

童工希望偉大祖國可以吸取今次事故教訓,腳踏實地,務實點去搞好高鐵,重視安全問題,多於甚麽創最高車速的虛榮!


「香港人網」老闆蕭若元單方面提出收購高登討論區,蕭才子分文未付,連真正收購行動也未開始,單是在他的網台提出有關建議,已引來網民熱烈討論,更成功「推上報」,生果、明報大篇幅報道,童工不得不拜服蕭才子的宣傳手法:想想人網若要在這些報章買廣告,要付多少廣告費?現在一毛錢也不用付,香港人網已在港聞版佔這麽大篇幅,不論收購是否成功、甚至會否收購,蕭才子已先拿了宣傳的甜頭。

A說蕭才子最「聰明」之處,就是不以香港討論區、Uwants作「收購」目標,而是一向與人網「有仇」的「高登仔」大本營,高登會員言論一向自由,中共、特區政府罵、民主黨罵、人民力量、毓民、蕭才子一樣罵,蕭才子選擇高登理手,自然令高登會員反彈,有人反對,自然有人關注,那,搞這場收購「大龍鳳」才有價值!

不過B看明報指,蕭才子稱「其收購會有兩項承諾,包括承擔所有交易前已存在的法律訴訟開支,並以白紙黑字承諾高登管理至少5年不變,並可由其會員自選管理層,香港人網只要求在高登宣傳其網上節目,不干預高登運作」,那一段「並以白紙黑字承諾高登管理至少5年不變,並可由其會員自選管理層,香港人網只要求在高登宣傳其網上節目,不干預高登運作」,好像在那兒看過,想一想,才記起,呀!那是老共收回香港承諾!童工把這段話的字眼改一改,大家看看是否似曾相識?

(中央)並以基本法承諾香港資本主義制度至少50年不變,並可由香港人最終自行選出特首及立法會,中央政府只要求負責國防外交事務,不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運作

中央50年不變承諾信不過,蕭才子5年不變承諾又怎樣?


司徒華家人昨日聯同出版華叔回憶錄的牛津出版社召開新書發報會。外界自然關注回憶錄中,聲稱華叔加入共青團一段歷史真相,可惜,童工看《明報》報道,華叔家人以「其中一些錄音帶由於涉及私隱問題,按華叔吩咐,要20年或50年後才可公開。」為理由,拒絕公開錄音內容。

作為出版商的牛津大學出版社,董事兼市務總監麥嘉隆竟在發報會上說,出版社有權查閱華叔留下的所有資料,包括錄影、錄音帶和手稿等,可是部分編輯只曾翻閱華叔的手稿,「但沒聽過錄音帶。被問及出版社如何證實資料真確,麥嘉隆只解釋,曾驗證華叔留下的遺書,「最重要是那授權是真的」。」(引述《明報》報道)

麥嘉隆說「最重要是那授權是真的」,那,童工要問,作為出版商,最重要的,不是內容「是真的」,而是「授權是真的」???若「授權是真的」,但華叔已去世,內容已找不到當事人查證,若一本「回憶錄」出版商只能肯定「授權是真的」,連「回憶錄」最重要依據的錄音帶也未聽過,就對一切內容毫無保留地接受,那,牛津出版社,又是否盡了出版社的責任?

當然,如A說,華叔是否有入共青團,其實並不重要,1989年7月21日,《人民日報》發表署名「艾中」的文章,不點名批評華叔,指他成立支聯會,要求平反六四,要鄧李楊下台,那是「有人在港英的眼皮底下,進行種種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活動」!這,中共已變相「肯定」華叔為反共鬥士,他早年是否有入共青團,已無關宏旨了!而華叔回應說已置個人安危於度外﹕「疾風和勁草,風已經吹起,現在是考驗我們的腰骨有多硬的時候。隨風搖擺的人,最終會被香港市民及中國人民所唾棄。」也看到他反共決心,那本「回憶錄」怎樣寫,由他吧!

但,童工總是有一點要指出,《明報》報道中指,「書中透露,民主黨提出的改良方案「主要建議由我構想的」。」這,似乎和事實有點出入,民主黨建議由區議員提名,市民投票產生的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構想,其實是來自後來加入了普選聯的馬嶽、陳健民等學者,張文光也曾在《左右大局》中說過,而且當時華叔已留院,民主黨中人也不可以常見華叔,試問,「改良方案「主要建議由我構想的」」之說,從何說起?

牛津大學出版社,又有沒有核實這一部份內容?

正所謂「冇片冇真相」,童工貼出張文光錄音,由7:17開始,不用廿年後才公開!


立法會大樓隨著今個會期結束,正式結束他的議會歷史使命,今年10月,立法會將搬到添馬艦的新樓。傳媒近日製作不少舊大樓的回顧特輯,可是,童工發現,他們似乎遺漏了一處重要地方:那就是立法會會議廳外的一條長長走廊。那條走廊,既是記者聚集的地方,更加不少高官、議員平日必經之處,今日不少高官、資深記者、甚至電台名嘴,也曾在這條走廊中渡過不少歲月,經歷大大小小、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風浪,不少政治事件,也在這條走廊中發生,期間有舊人在巨浪中沒頂,也有不少懷著理想的新人加入,見證了香港政治的發展。

這條走廊,記錄著立法會大樓廿多年來的政治盛衰,也是立法會、甚至香港政治歷史的一部份,雖然,日後未必再有人記得它的存在,但童工永遠懷念這一條立法會議事廳外、寂寂無聞的走廊。


究竟功能組別存在,可以如何扭曲民意、甚至破壞議會、之公平公正?從昨日立法會中,經有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共議共識的動議,也可以因功能組別議員反對而被否決,可見一斑!

早前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發表報告,認為專業會議議員石禮謙、何鍾泰及經濟動力議員林健鋒等人,於審議高鐵撥款期間,漏報自己是相關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有潛在利益衝突,建議立法會訓誡石禮謙,並且提出收緊利益申報制度,包括連任獨立非執行董事公司的子公司也要申報,有關建議交日前立法會表決。

這,只是一項不起眼的新聞,可是,有關動議竟在建制派議員,包括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成員,集體投棄權票下遭否決。

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由立法會內不同黨派議員組成,他的報告和決定,代表著不同黨派議員的共識,可是,如此一個各黨共識的決定,可以在建制派功能組別議員,包括委員會成員用投棄權票方式否決。

童工不禁要問,這些投棄權票的議員,還有廉恥嗎?既是各黨議員共識,他們可以用集體投棄權票手法,否決有關建議,那,立法會日後還有公信力可言?議員個人利益操守,還可否監察?還是,只監察小數派泛民議員,建制派,可以無法無天?

七月 2011
« 六月   八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