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少傳媒報道,特區政府面對群情洶湧,有意對立法會填補空缺的替補機制作出讓步,包括由原本建議,最高票的落敗者填補議員空缺,改由出缺的同一名單人士替補、以及若有議員因死亡、重病或因刑事罪判囚而出缺情,可酌情安排補選。

有關建議若真的成事,表面上,似乎回應了外界訴求,但再想清楚,程序上,政府對相關草案作出如此重大修訂,立法會,是否仍是要如期於7月13日表決?立法會是否有需要再成立草案審議委員會,再作審議?

童工認為,我們要爭取的,不是結果是否合符己意,而是程序上是否合符公義,正如立法會法律界代表吳靄儀的文章《司長,不如歸去》中所說,政府提出的替補機制理據薄弱,自不待言,但程序公義,乃法治之核心,任何重大法例修訂,先諮詢公眾,再做決定,那是行之已久的程序,若將這套程序棄之如敝屣,破壞程序、制度之公義,縱使有一個好結果,童工,也難以接受

「律政司的理據牽強薄弱,自不待言,但更嚴重的是根本沒有針對缺乏公眾諮詢這個事實。程序公義,是法治精神的核心,要奪去任何現有的權利,必須事先讓享有這個權利的市民有充分表達意見的機會。程序公義失守,律政司不發一言,黃仁龍司長怎能說是履行維護法治的職責?」《司長,不如歸去》

政府真的要「從善如流」的話,請回歸正途,先諮詢,再修訂,若認為替補機制是好東西的話,做民意諮詢又何懼之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