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師公會再發表聲明,反駁政府對立法會出缺議席,用替補方式取代補選。坦白說,大律師公會的理據,那是說了又說,政府說《基本法》沒有說補選不可以用替補機制,可是如資深大狀A對童工說,《基本法》同樣沒有說港人有批評特區政府、中央政府的權利,按政府對替補機制的邏輯,就算《基本法》寫明港人有言論自由,但未有寫明包括批評特區及中央政府,所以政府就可以立法,剝奪港人批評中央及特區政府的權利?若是如此,法治,豈不是名存實亡?

大律師公會昨日聲明中,對五區公投與今次政府替補機制看法,與童工相似:公投投票率高低,只屬政治問題,不足以認為是選舉制度存漏洞,更不能以違反《基本法》來解決。大狀B認為,若論五區公投顯示的選舉制度漏洞,其實不在補選,而在五區的比例代表制,設若用港英單議席單票,全港各區必有民記候選人當選,用辭職搞變相公投就變得不可能,因為不存在有全港代表性。特區政府要阻止再有變相公投,不是取消補選,而是改變五區比例代表制選舉,用回港英年代的單議席單票三十席選舉方式!可是,特區政府敢嗎?

替補機制引來民怨,已非只來自政治人。

區樂民醫生的文章《最荒誕的替補機制》,顯示反替補機制的人,已去到平日不關心政治的中間立場市民:

「我是個很普通的小市民,對政治不感興趣,即使幸運地在報章有個小方塊,也不多談政治,除非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政府打算立法,如果再有直選議員辭職,或基於其他原因令議席出缺,包括患病和死亡,將不再安排補選,而是由選舉時剩餘票數最多的候選人頂上。

我對官員的要求不高,只要能以邏輯思考,按常理做事,就足夠了。為何這麼簡單的期望也會落空?

依政府的建議,如果一個民主派議員辭職,他的席位,便有可能自動落入建制派手中。

比例代表制沿用多時,它的最大好處是按比例選議員,屬少數類別的市民也有機會成功選出代表。政府的建議,摧毀了比例代表制的優點。

政府提出改革,無非是為了杜絕再次出現五區公投。合邏輯的方法很多,例如一個議員辭職,由同名單的候選人補上;這樣做,既反映民意,亦可阻止公投。

萬一同名單的候選人又辭職,怎麼辦?當同一名單的人選用盡,席位才讓給別的名單中最多票的人。

據說特區政府的方案,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經驗告訴我,獨一無二的制度,有可能是出色的,但更大機會是愚蠢的。

人生其實很短暫,趁還有時間和機會,做些好事,惠及後人吧。

我一向怕辛苦,極少在大熱天參加遊行。可是為了這個荒誕的替補機制,七一那天,被逼上街了。」

特區政府,你們可知甚麽叫眾怒難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