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一名運雞苗貨車司機劉玉棠,因為不滿政府在收雞牌後未有賠償,於早上在中環干諾道中,爬上天橋頂聲稱要跳橋「以死控訴」,結果令到場企圖爬上天橋勸止的警署警長劉志堅,失足從橋頂墮地殉職。

這是一宗誰也不願看到的悲劇。劉志堅的殉職,相信連示威者劉玉棠也未有想過會發生,所以他才會事後兩度向劉的家屬叩頭認錯,但大錯已成,劉玉棠也要承擔責任。

但同樣,要像政府某些官僚般,將今次事件擴大致甚麽批判所有社會抗爭行動,童工卻是有保留。要問的是,為何,劉玉棠要「以死控訴」,全因2008年政府斥資11.23億元全面收雞牌,但如劉玉棠一類的「雞苗」運輸商及屬下工人,並不在賠償之列,當年政府向立法會伸請相關撥款時,相關事宜的委員會主席、自由黨議員張宇人已在發言中說:

「當局亦應考慮為雞苗及雞飼料供應商提供賠償和經濟援助,因為他們是家禽供應鏈的一部分,其業務必定會因農戶、批發商及零售商的結業而受到拖累。」(引述自2008年7月14日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的文字記錄

即是說,議員早已要求政府妥善解決雞苗及雞飼料供應商的賠償問題,只是,政府一直未有認真處理。童工看A的Facebook留言,原來,相關撥款,於09/10預算案中顯示,還用剩三億元!為何,反正有關計劃早已結束,既然仍有撥款未用完,為何不可以再擴大賠償範圍,令如劉玉棠般,原本未必可以獲賠償的相關受影響人士,也得到賠償?

究竟政府在「抽水」、遣責激進抗爭行動之餘,有沒有想一想,他們自己那些官僚教條主義,也要對今次事件,承擔一定責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