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六四事件廿周年悼念燭光集會前,與A在維園附近某咖啡室談天。A學生時代曾是香港聲援八九學運的一份子,但他只是一眾在背後默默參與者的其中一人。八九年之後,他未有從政,繼續回到原本生活,但支持平反六四之心未變,當年A喝了一口咖啡,似乎若有所思,又像自言自語地問童工,我們,真的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平反六四的一天嗎?香港人堅持平反六四,真的可以改變大陸嗎?

當時,童工也無法給他一個答案,真的,我無法知道我們的堅持,究竟可否帶來轉變,那,不只是對六四平反的轉變,而是對偉大祖國的民主、法治、帶來一個更文明、公平、開放社會的轉變,但童工相信,歷史巨輪,不為因中共意志而停止向前推進,香港民主和開放,必然會影響內地,縱使,那只是極微細的影響,只要香港可以繼續悼念六四、最終,必有一天可以推動平反六四、推動中國民主向前走。

近日,六四事件廿二周年,童工再看八九年學生提出的訴求,再對照今天已發生的事情,竟然發現,22年前北京學生提出的改革訴求,今天的中共,其實已不知不覺間、按住歴史巨輪前進。

1989年4月17日,北京學生向人大常委提交請願信,提出7點要求:

一,重新評價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過,肯定其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

二,徹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對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識分子給予平反;

三,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開,反對貪官污吏;

四,允許民間辦報,解除報禁,實行言論自由;

五,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分子待遇;

六,取消北京市政府制定的關於遊行示威的「十條」規定;

七,要求政府領導人就政府失誤向全國人民作出公開檢討,並通過民主形式對部份領導實行改選。

這7點要求,當時中共視為十惡不赦,可是22年後今天,中共自己反而跟著當年學生訴求去做:

2005年11月18日,中共高調悼念胡耀邦90歲冥壽,當時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出席了座談會,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肯定了胡耀邦的功績。

今年的2月,中共發佈了《中國共產黨黨員領導幹部廉潔從政若干準則》再次要求整頓黨員及幹部的貪污行徑,間接承認了中共幹部貪污之廣泛及嚴重,要加以從嚴正視。

更不要說,中共近年不斷對外開放,要加入國際社會,就要讓外國企業進入、讓西方文化進入,而今天中國的資本市場、也越來越貼近西方社會規模和運作方式,當年甚麽「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今天看來也形同廢物,若以現在中共所作所為,看八九年學生訴求,學生當年要求的,何錯之有?今天,中共正在做著當年學生要求的事情呀!

設若中共當年不是鎮壓,而是順應學生要求,痛定思痛加以政治改革,今天,或許中共管治下的偉大祖國,不會變成幹部貪腐日益惡化、低下層民不聊生的局面呀!這正好說明,八九年學運縱使被中共領壓,歴史已證明,時代巨輪不會因此而停止,正確的事情,最終仍會出現,中共,不可能阻止一個民主、公平、公義的社會出現!

八九年學運縱使以鎮壓告終,學生,仍是歷史的勝利者,八九年六四事件必定會平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