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11.


昨天,有數百名年青學者發表《香港知識社會的臨界點﹕尊重知識、尊重邏輯、尊重理性、尊重選民 ──年輕學人促請政府收回「敗者替補」方案聯署聲明》,要求特區政府撤回立法會的替補機制方案,當中,可說集各路學術界人馬,既有被視為溫和傾向建制智庫年青學者,也有80後左翼學者,甚至,連一些保守學者也加入聯署行列。

當不同立場年青學者,也因反替補機走在一起的時候,特區政府,該明白替補機制是如何不得人心之餘,已成為一個足以凝聚跨越不同學術立場智識份子議題,這個議題有多不得人心,不言而喻!

但童工更在意的是,聯署發起人之一,香港教育學院文理學院副教授沈旭暉,再寫了一篇文章《給林局長的信﹕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求學所謂何事》,批評替補機制。坦白說,雖然不少人對「沈大師」評價很高,但童工對「沈大師」印像一向麻麻,有時他寫的評論特區政府施政失誤文章,好聽一點說是客氣、持平點評,難聽一點說,有時是和浠泥、顧左右而言他,不敢直斥特區政府其非,今次「沈大師」的文章,連他也要斥責特區政府、林公公對替補機制的所謂論述,完全令學者難以接受:

「你們的「題」只有政治﹐不惜違背常規﹐誰愛「對」﹖假如社會連知識也不再尊重﹐變得反智﹐認同權力凌駕理性﹐失去理性的最後規範﹐那是怎樣的社會﹖我們需要政制局﹐不要政治部﹔不希望有一天沒有一國兩制﹐只有一國兩制研究中心。說到底﹐立法會數票、多少人遊行、閣下辭職還是高昇﹐不是微塵﹐就是浮雲。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政府是否尊重常識﹐乃社會穩定之最根本﹐重於泰山﹗」

若連「沈大師」也不惜要公開直斥政府其非之時,替補機制,究竟、還有誰支持?

《給林局長的信﹕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求學所謂何事》

昨天﹐我們一群學術朋友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香港知識社會的臨界點」﹐希望你抽空一讀。也許你懷疑這時候發聲的﹐都是政治勢力的工具﹐但這名單包括數百博士或博士生、數百碩士﹐人數已突破七百﹐都是獨立思考的香港人﹐來自各門派十多國近百院校﹐除了你﹐誰能讓他們走在一起﹖聯署人既有活躍公民社會的朋友﹐也有以往甚少發聲的海外學者﹐觀點南轅北轍﹐像明光社的關啟文教授率弟子們聯署﹐名字就在左翼青年旁邊﹐這反映什麼﹖發起人之一陸偉棋博士曾是中央政策組高級研究員﹐為何牽頭﹖一些朋友曾在建制團體工作﹐對泛民、「五區公投」反感﹐為何廣邀朋友聯署﹖研究國際關係的筆者不談香港政治﹐為何當發起人﹖

答案無關政治﹐只有一個﹕在過去個多月﹐你在挑戰學術工作者的根本價值﹐侮辱對知識的尊重﹐方案完全沒有common sense﹐卻以真理在手的態度推銷nonsense。若一個完全抵觸知識的方案也被通過﹐一葉知秋﹐這是什麼社會﹖健全社會﹐必須有完善規範﹐這有兩個支點﹕一是法制﹐這是白紙黑字的﹐所以政府重視律師﹔一是知識傳承﹐這是無形規範﹐只能由學者把關﹐政府就不理會了。你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不是政治部長﹔工作是要建構制度﹐不是執行政治任務。制度所以成制度﹐因為它能符合基本規範﹐也就是「敗者替補」方案﹐無論修補前後﹐都沒有的規範﹕

1.定義命題﹕當是政治任務吧﹐立法原意要「杜絕」什麼﹖「五區公投」不過辭職議員自說自話﹐毫無法律效力﹐那不過是補選﹐現在因為投票率低﹐補選要被杜絕。似乎是你把它當作「是否保存補選」的變相公投了﹐但選民連參加了這公投也不自知﹐你以對方隨意演繹選票為橫蠻﹐何以橫蠻百倍﹖什麼「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政府是高登論壇還是強國論壇﹖要是下屆選舉某派候選人集體杯葛﹐投票率低﹐是否取締全部選舉﹖假如有區議員辭職搞「變相屋村公投」﹐這是否漏洞﹐又取締區議會補選﹖你要杜絕的是單一案例﹐而不能把它定義出來﹐延伸的一切能不自相矛盾﹖

2.對象主體﹕制度據說是對議員「玩野」的懲罰。罰了誰﹖不希望議員辭職再選﹐罰他們﹐也只能剝奪他們的被選舉權﹐這是否合法已是問題。現在分不清對象﹐卻懲罰他們的選民﹐讓他們沒有了代表自己的人﹐授權怎能扭曲﹖沒有政府有權力懲罰選民的﹐這是概念問題。在修訂方案﹐若無人願意夥拍梁國雄參選﹐他當選後入獄﹐田北俊替補﹐屆時的反應﹐你能應付 ﹖連懲罰這家長才用的字也用上、還罰錯人﹐子民有信心嗎﹖

3.理論應用﹕你說「選舉後補議員」﹐我們才疏學淺﹐不明白。在每人只有一票的前提下﹐要選擇合意的後補議員﹐除了挖空心思投一個估計剛好落敗的﹐怎投﹖投一人名單的﹐如何用一票選後補議員﹖現在又說遞補不是替補﹐但一人名單還是替﹐要正名﹐也是「落敗遞替雙補制」(Lam,2011b)﹐比原版本邏輯更混亂。政治學並非沒有選「第二喜好」的說法﹐但那採用單一可轉移票制﹐怎能比較﹖

4.設例論證﹕大律師工會提出七點解釋﹐學者指出漏洞﹐你說「極端例子」﹐不理。那由極端到不極端的分界在哪裡﹖制度要涵蓋一切可能性﹐由極端例子反證﹐才能杜絕漏洞﹐這是社會科學的根本訓練。你的回應﹐證明你承認統統是漏洞﹐不過不相信會出現。「信」是制度嗎﹖韓寒說有兩種邏輯﹕邏輯和中國邏輯﹐方案屬哪種﹖

5.比較案例﹕假如對你的制度有信心﹐何須訴諸外國勢力﹐何不承認全球獨家﹖但你不敢﹐說德國採用落敗補選制﹐被對方否定。如非忍無可忍﹐德方何不打官腔﹖現在再說修訂方案和德國(真的)「看齊」﹐但他們在同一名單用盡後﹐是其他名單敗者替補嗎﹖肯定不是﹐原打算再撰文﹐但算了﹐政府對知識還有渴求嗎﹖若刻意的誤導也能過關﹐比較政治這科取消好嗎﹖我們有誠意討論﹐但假如說公公有「男性元素」所以能生育﹐這是誠意嗎﹖

6.演繹推論﹕一次補選投票率低﹐可以反映很多東西﹐就算選民不滿該次選舉﹐也不可能反映他們希望如何處理不滿。假如政府有這樣精密的演繹能力﹐投票率高的時候﹐怎麼又演繹為反映「一籃子訴求」﹖說法要是成立﹐政府天天做民調 ﹐只要有一項證明市民滿意政府表現﹐政府就什麼授權都有了﹐再要什麼咨詢﹖

7.程序理性﹕假如民意清晰﹐毋須修訂方案﹔既然修訂﹐即民意不清晰﹐更沒有不咨詢的理由。假如前說屬實﹐特首毋須呼籲市民支持﹔就是我很支持﹐不設咨詢﹐意見怎被蒐集﹐憑感覺﹖都是忽悠。民意到哪個百份點才搞咨詢﹐有指引嗎﹖沒有。怎麼決定是否咨詢﹖政府定義的民意。循環論證。先例一開﹐什麼不可以﹖市民信任政府﹐因為相信政府依制度行事﹐官僚﹐但規矩。我認識的政務官對程序十分著緊﹐知否他們對你的方案冷嘲熱諷﹖這次特殊程序是常態﹐還是變態﹖若是常態﹐為什麼你的同僚不常﹖若是變態﹐多久來一次 ﹖

8.學術尊嚴﹕你的公式是(1)政治正確(杜絕漏洞)凌駕一切(愛國媒體曰「大局為重」)﹔(2)自言得民意認受 ﹔(3)反邏輯的漏洞乃危言聳聽﹔(4)再有反對聲音則讓友好演繹其「不可告人目的」﹐甚或上綱上線標籤外國勢力、港獨。那有什麼不「切實可行」﹖學者還敢發聲﹖撫心自問﹐這一套﹐屬於香港嗎﹖

香港是理性社會﹐這理性﹐不是用來對立激進的形式主義理性﹐而是基於對知識尊重的理性﹐這是比民主、自由更根本的基石。我們明白你的崗位﹐深信你(私下)不是不講理的人﹐無意把你妖魔化﹐這不符合我們規範。但你的工作﹐非得挑戰一切對邏輯和知識的尊重不可﹖難道香港已到了政治處理一切﹐容不下理性的地步﹖相信就是贊成「杜絕漏洞」的朋友﹐也不希望如此﹐覆巢之下﹐豈有完 卵 ﹖當兩大律師工會、四代學者、記協一致發聲﹐標榜中產專業的三十會號召「投筆從戎」﹐政府還推給外國勢力了事﹖除了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某君很努力為你偷換概念(又慘被你推翻)﹐批評筆者就替補制的國際設例文章「文不對題」、「天馬行空」﹐你遇過多少學者真心支持方案﹖吾道孤至斯﹖你們的「題」只有政治﹐不惜違背常規﹐誰愛「對」﹖假如社會連知識也不再尊重﹐變得反智﹐認同權力凌駕理性﹐失去理性的最後規範﹐那是怎樣的社會﹖我們需要政制局﹐不要政治部﹔不希望有一天沒有一國兩制﹐只有一國兩制研究中心。說到底﹐立法會數票、多少人遊行、閣下辭職還是高昇﹐不是微塵﹐就是浮雲。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政府是否尊重常識﹐乃社會穩定之最根本﹐重於泰山﹗

沈旭暉﹐信報﹐2011年6月30日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一如傳聞般昨日就立法會替補機制提出修訂,由原建議在選舉中最高票落敗者,替補出缺議席,政為由出缺名單中,下一名候選人替補。表面上,林局長又再擺出一幅「從善如流、接納民意」的態度,修改了飽受攻擊的替補機制。

但,實情是,林局長仍然對港人有所虧欠、他,仍然欠香港人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何如此重大修訂、涉及港人原有補選權利,可以不作諮詢、不聽聽香港市民意見,究竟,為了不再出現五區公投,市民是否接受你的補選議員權利,就此失去?

看發展局局長林鄭娥月,政府要拿掉新界鄉村的非法僭建,也要諮詢鄉議局,又要分階段、分級數處理,更連何時執法,也要從長計議,何以,拿掉香港人憲法給與的補選權、可以不用諮詢、不用分階段、更加不用從長計議?

香港律師會會長何君堯也說,立法會補選制度行之有效,政府剝奪了市民選舉權,那是一項重大變動,故必須充分諮詢民意。若連以往該保守的律師會也要求政府先就替補機制作諮詢,林局長,閣下應否給港人一個解釋?


今天,不少傳媒報道,特區政府面對群情洶湧,有意對立法會填補空缺的替補機制作出讓步,包括由原本建議,最高票的落敗者填補議員空缺,改由出缺的同一名單人士替補、以及若有議員因死亡、重病或因刑事罪判囚而出缺情,可酌情安排補選。

有關建議若真的成事,表面上,似乎回應了外界訴求,但再想清楚,程序上,政府對相關草案作出如此重大修訂,立法會,是否仍是要如期於7月13日表決?立法會是否有需要再成立草案審議委員會,再作審議?

童工認為,我們要爭取的,不是結果是否合符己意,而是程序上是否合符公義,正如立法會法律界代表吳靄儀的文章《司長,不如歸去》中所說,政府提出的替補機制理據薄弱,自不待言,但程序公義,乃法治之核心,任何重大法例修訂,先諮詢公眾,再做決定,那是行之已久的程序,若將這套程序棄之如敝屣,破壞程序、制度之公義,縱使有一個好結果,童工,也難以接受

「律政司的理據牽強薄弱,自不待言,但更嚴重的是根本沒有針對缺乏公眾諮詢這個事實。程序公義,是法治精神的核心,要奪去任何現有的權利,必須事先讓享有這個權利的市民有充分表達意見的機會。程序公義失守,律政司不發一言,黃仁龍司長怎能說是履行維護法治的職責?」《司長,不如歸去》

政府真的要「從善如流」的話,請回歸正途,先諮詢,再修訂,若認為替補機制是好東西的話,做民意諮詢又何懼之有?


早前在朋友A的Facebook中,看到周博賢在他的Facebook中貼出他在2003年7.1遊行後創作的《多謝你!下來吧!》,周博賢這樣寫:

「這首歌寫於2003年七一之後。當年的怒火,驅使我用VHS錄影機,錄下新聞片段,然後剪緝、創作製成此曲,自娛一番。它從來未經廣泛發表,只是以當年極lo-fi的互聯­網技術,上載至今天已不知所蹤的個人網站。

今日再聽此曲,哭笑不得!這八年來,社會表面上進步不少,但我們所面對的,卻是更兇猛的地產霸權、更瘋狂的物價、更艱難的生活、更赤裸的制度暴力、更千秋萬世的功能組別、­更遙遠的普選,還有霸王硬上弓的選舉替補方案、版權條例修訂、國民教育,更有始終要來的廿三條……

除沒有沙士之外,社會上種種問題,實在看不到比八年前有何改善,甚或更加嚴重,確實令人洩氣!

讓我在此分享此曲,重溫一下八年前的怒火。如覺難聽,實屬刻意──此曲正是為了要令你的怒火燒得更盛!

ps:謝謝幫我上載此曲至YouTube的Anthony。

by 周博賢 @ 2011.06.25」

今天重看《多謝你!下來吧!》,世界,彷如仍停留於2003年:建制派仍是「打橫行」,在議會內不講道理,利用他們佔過半議席霸權,可以把替補機制由黑說成白、以非為是、指鹿為馬!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可以不理民意、不作諮詢,不理大律師公會反對,硬要在7月立法會休會前通過替補方案,其行政霸道及不理民意手段,較諸當年推銷23條立法的葉劉淑儀,有過之而無不及,起碼,當年葉太也有去過大大小小的23條論壇,林公公,卻是「啋你都傻」!

與期今年7.1要煲呔下台,童工現實一點,先趕林瑞麟下台吧!


大律師公會再發表聲明,反駁政府對立法會出缺議席,用替補方式取代補選。坦白說,大律師公會的理據,那是說了又說,政府說《基本法》沒有說補選不可以用替補機制,可是如資深大狀A對童工說,《基本法》同樣沒有說港人有批評特區政府、中央政府的權利,按政府對替補機制的邏輯,就算《基本法》寫明港人有言論自由,但未有寫明包括批評特區及中央政府,所以政府就可以立法,剝奪港人批評中央及特區政府的權利?若是如此,法治,豈不是名存實亡?

大律師公會昨日聲明中,對五區公投與今次政府替補機制看法,與童工相似:公投投票率高低,只屬政治問題,不足以認為是選舉制度存漏洞,更不能以違反《基本法》來解決。大狀B認為,若論五區公投顯示的選舉制度漏洞,其實不在補選,而在五區的比例代表制,設若用港英單議席單票,全港各區必有民記候選人當選,用辭職搞變相公投就變得不可能,因為不存在有全港代表性。特區政府要阻止再有變相公投,不是取消補選,而是改變五區比例代表制選舉,用回港英年代的單議席單票三十席選舉方式!可是,特區政府敢嗎?

替補機制引來民怨,已非只來自政治人。

區樂民醫生的文章《最荒誕的替補機制》,顯示反替補機制的人,已去到平日不關心政治的中間立場市民:

「我是個很普通的小市民,對政治不感興趣,即使幸運地在報章有個小方塊,也不多談政治,除非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政府打算立法,如果再有直選議員辭職,或基於其他原因令議席出缺,包括患病和死亡,將不再安排補選,而是由選舉時剩餘票數最多的候選人頂上。

我對官員的要求不高,只要能以邏輯思考,按常理做事,就足夠了。為何這麼簡單的期望也會落空?

依政府的建議,如果一個民主派議員辭職,他的席位,便有可能自動落入建制派手中。

比例代表制沿用多時,它的最大好處是按比例選議員,屬少數類別的市民也有機會成功選出代表。政府的建議,摧毀了比例代表制的優點。

政府提出改革,無非是為了杜絕再次出現五區公投。合邏輯的方法很多,例如一個議員辭職,由同名單的候選人補上;這樣做,既反映民意,亦可阻止公投。

萬一同名單的候選人又辭職,怎麼辦?當同一名單的人選用盡,席位才讓給別的名單中最多票的人。

據說特區政府的方案,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經驗告訴我,獨一無二的制度,有可能是出色的,但更大機會是愚蠢的。

人生其實很短暫,趁還有時間和機會,做些好事,惠及後人吧。

我一向怕辛苦,極少在大熱天參加遊行。可是為了這個荒誕的替補機制,七一那天,被逼上街了。」

特區政府,你們可知甚麽叫眾怒難犯?


立法會正在審議用替補制度,取代以往用補選方式填補立法會議席出缺的草案。不論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如何花言巧語,說甚麽是為了不要浪費公帑、可以反映民意之類,說穿了,無非為了阻止再有議員用辭職方式,搞五區變相公投,否則,由1997年至今已是13年了,先後有程介南及馬力議席出缺要搞補選,政府也從未有考慮過用替補制度取代補選,為何,在五區公投之後,卻忽然提出如此建議?

從這個角度看,所謂替補議席制度,對完善目前立法會選舉制度,根本毫無作用,只是因為政府不想再看到有五區公投出現,所以不惜用政治扭曲制度,硬要用替補敢代補選。

可是,如此做法,最終會引發多少問題?會如何傷害民選議會的公平公正性?

泛民論據,還可以說有政治考慮,暫且不作討論。但大律師公會作為專業團體,他提出有關改變,可能違反《基本法》中,規定立法會議員要由選舉產生的條文、政府替補機制,在目前比例代表制選舉方式下,選民根本無法同時選出替補議員,這些專業意見,特區政府,可有重視?

更加不要說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在立法會公開聽證會上,公開批評有關做法,只會扭曲選舉民意:若使用替補制度,随時會出現不同政治理念落選者,替補辭職議員、繼而改變由選舉產生議會的政治勢力板圖,扭曲了立法會大選選民意願,而所謂國際也有先例,人家可是由同一名單候選人替補,而非可以由其他不同政治理念名單候選人去替補!

試想一下,若某年泛民在立法會議席,只較建制派少一席,若有建制派議員因醜聞又或重病辭職,而替補者又是泛民侯選人,那,就會對建制派不公平,到時,政府是否又要改法例,令替補制度不會不利建制派?這種用政治考慮干預制度手法,只要用了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直至,把制度完全催毀為止。

A並非支持五區公投的人,但他也強烈反對替補制度。A說若制度上可以容許議員用辭職搞變相公投,除非有另一更完善、得到民意諮詢支持的制度取代,否則,他情願再有一次五區公投,也不願政府以霸王硬上弓姿態推替補機制,因為議員要辭職搞公投,他不認同,下屆選舉大可不投他們一票懲罰他們,可是,選民無法以選票選擇替補人選!如此制度,只要是支持民主理念的人,也不可以接受!

更可悲的是,我們完全沒有辦法,把推銷這個政策的林瑞麟轟下台。設若在民選政府地方,林瑞麟敢推銷如此不民主的政策嗎?除非,他想提早退休!

立會替補機制,作為支持民主的人,絕對、絕對不能支持!


艾未未終於獲釋了!雖然,他只是「取保候審」,按香港說法,他,只是保釋,並非無罪釋放,可是按中共官方新華社公佈,中共,不敢以政治罪名控告艾未未,仍然以他涉嫌經濟犯罪,逃避繳納鉅額稅款、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等犯罪行查處,又以他認罪態度好、患有慢性疾病、以及多次主動表示願意積極補交稅款理由,容許他取保候審。

即是,如童工早前預計一樣,中共,企圖以艾未未犯下經濟罪名,掩飾為政治理由,拘捕艾未未的真相。童工不敢說艾未未是否沒有犯逃稅罪行,只是,若艾未未真的因為逃稅被拘捕,中共,為何拘禁他逾兩個月,也不作起訴?那是中共稅務官僚無能,還是,要用兩個多月才「組織」到這樣的經濟犯罪「罪名」,去起訴艾未未?

看艾未未接受外國傳媒訪問,似乎,他現在連接受訪問也不大可以,那,又叫甚麽「保釋」?童工只希望,中共,可以趕快還艾未未真正自由!


朋友A問童工,有沒有興趣看今年大片《建黨偉業》,他手上可有十多張贈票(他堅持不說贈票來源),可以送兩張給童工,甚至多一點也行,反正其他同事也有多餘的。即是,如此「大製作」,有這麽多明星,童工倒想先看看影評。由於香港尚未上影,而偉大祖國已上映大約一周了,自然看看偉大祖國民眾,如何評《建黨偉業》!

看內地「時光網」,唱好者自不會少,但奇怪的是,「時光網」中所有片子也有評分,就是《建黨偉業》並無任何評分,再看網民留言,原來,之前《建黨偉業》在豆瓣網中,遭網民狂給與最低分,其中一粒星評分接近60%,引至評分暴跌至4.8分,以10分為滿分,等同不合格!中共建黨偉大歷史巨片,竟評為不合格?這,若發生在文革年代,豈非現行反革命?影響所及,之後連「時光網」評分也關掉,不能對《建黨偉業》評分!

即是,留言劣評《建黨偉業》,或許還可以為官方追究,若人人給他打一粒星,事問怎樣追究?倒不如把評分關掉好!

香港這小特區就不如內地網站懂看政治風向,生果報報道,《建黨偉業》被影視處評為IIA級,即「兒童不宜」,因為當中有暗殺、中槍濺血、士兵被炮火炸傷等「暴力場面」,按指引屬於「有限度暴力」,因此將套戲評為 IIA級!兒童不宜?那香港小學生、甚至幼稚園小朋友,如何可以看《建黨偉業》學好國民教育?

還是新浪網將《建黨偉業》分類最好,他將《建黨偉業》片種分類為:喜劇!中共建黨,是可喜可賀?還是,只是一套死得人多的無厘頭搞笑劇?


當蘋果於IOS 5中加入iCloud之時,雲端儲存將成下一世代互聯網領導地位爭奪之戰場,但,要發展雲端儲存,沒有任何網絡限制、可以自由進出網絡不受任何限制,必定是發展雲端儲存的必要條件,試問如偉大祖國般,有著如此一條GFW的超級防火牆,要搞世界最大內聯網還可以,要搞雲端?你何時見過雲只可以在一個範圍內飄,偉大祖國的「雲」既飄不出去,人家的「雲」也休想進來!

可是,偉大祖國也真有你的,既然當年可以搞出深圳經濟特區,今天又可以有個「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區,那樣,自然可以照辦主碗,搞個互聯網特區!日前多份海外報章,引述《南方周末》報道,偉大姐國為發展雲端技術及吸引外國企業設立數據處理中心,有意在重慶市設「國際離岸雲計算(即雲端計算)特別管理區」的特區,以專用光纖直接與全球網路自由連結,而且資訊無須經過檢查,即是,重慶將是內地互聯網世界的「一國兩制」,那兒是一個可以自由上網,沒有GFW的世界!

據台灣的生果報報道

「依計劃,在佔地10平方公里、以高牆區隔的特殊區域內,所有網路將不會與中國網路相連,也不受網路「防火長城」監控,以專用光纖直接連上國際網路。
但為避免這塊中國境內唯一享有網路自由的區域「污染」中國境內的「網路訊息安全」,當局也要求相關部門必須嚴格隔離區域內外的訊息,並保留對區內訊息的抽檢權」

不過,由於《南方周末》報道引發內地網民熱議,甚至有人感嘆「怎麼成了自己給自己設立新一代租界,『華人與狗』還是不准進入」,結果有關報導不久遭撤除。

童工想不到,原來,在今天的偉大祖國,連互聯網世界,也存在著類似「租界」、「治外法權」、「華人與狗、不准進入」這類荒唐之事,只是當年是由外國人搞出來,今天,卻是中國人自己搞出來!


據生果報報道,正出訪澳洲的特首曾蔭權,前日在維多利亞州總督官邸接受澳洲電視節目《 Newsline》訪問時,竟然敢反駁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日前批評特區政府,未有果斷處理房屋問題的言論:

「主持人先引述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訪港時要求港府更關心一般市民,問曾蔭權相關言論是否反映港府一直只關心有錢人,太少關心窮人。曾蔭權回答稱,香港人口有弱勢社群是正常,香港有一半人口住在政府津貼房屋,「住屋並不是一個問題」,指所謂房屋問題,只是中產置業問題。

主持人隨即追問:「如果真的如你所言,住屋不是一個問題,為何王光亞會說房屋是民生和經濟問題,處理不當會變成政治問題?」。曾蔭權繼續死撐,「他(王光亞)說的其實全球適用」。主持人此時再質疑:「但為何王光亞(訪港時)要強調這一點?」曾蔭權指出,香港有樓價上升問題,指王光亞言論不是對香港基層市民說,「因為他們已有政府津貼房屋,已有足夠住房,這是對想置業的中產說的」」

究竟,那是煲呔如此「有骨氣」敢頂住中央,還是,如A所說,他只是死不肯認錯,明知中央怎樣也不敢叫他「腳痛」,堅持不承認不肯復建居屋有錯?

《 Newsline》的網頁,可以找到Donald Tang 的訪問:
http://australianetwork.com/newsline/

六月 2011
« 五月   七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Blog Stats

  • 1,799,20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