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昨天參加支聯會舉行的平反六四遊行。這,已是童工每年必到的活動,既為表達堅決支持平反六四之意,也是每年與某些老朋友借遊行碰碰面的機會。

好像昨天就在遊行隊伍中,碰見在公營機構任職的A。他由港英年代後事政黨工作,之後投身商界,又在政府中呆了一段短時間,再轉職公營機構,但A於89年見證過六四屠城,不論他在政黨、商界、還是在公營機構工作,對六四、對民主,仍是有所堅持,每年也會去六四遊行及燭光集會。

可是童工與A遊行期間,討論的可是前資訊科技總監葛輝指政府政治干預招標事件。A以其「過來人」的身份,堅持葛輝指控絕對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以他曾處理的政府招標工作,那些官僚取態一向保守,一切按規障辦事,誰在評審中得分高就給誰,總之一切按程序做就不會有錯。

A說,他也曾質疑這樣做,是否太官僚、有欠彈性?但他後來又發現,沒有彈性、嚴格按規章辦事,也有好處,因為不會像內地一些省市政府招標般,一個長官意志下來,隨時連結果也要改變。

今次葛輝事件,對A來說,他最擔心的是,是否香港已越來越像偉大祖國,政府表面上有一套所謂公平公正投標準則,實際,卻有令一套政治「潛規則」?以往大家或許知是見不得光之事,還會想法之隱瞞,現在已變得無所顧忌,所以才會被葛輝也知悉,繼而揭發?

童工對A說,這些所謂「益自己人」之事,一直存在,只是沒有公開,今次葛輝揭發,正正提醒我們要嚴格追究,阻止香港官場越來越大陸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