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之前童工所說,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的「爆大鑊」,揭發「上網學習支援計劃」招標審批過程中,有政治干預,據立法會昨日披露葛輝提交的文件,葛輝所說的干預,不只是來自商務經濟發展局常秘謝曼怡,還有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以及商務經濟發展局前局長劉吳惠蘭!

文件全文,立法會網頁應巳上載,A最關心的,不是鬍鬚曾是否有指名要將計劃交給互聯網專業協會( iProA)搞,而是文件第18段中所說,謝曼怡稱要將標書批給iProA,那是「政治任務」,而且來自「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更高的指示:

「18. (August 2010) During conversations about the way forward PSCT confirmed more than once that there was a “political assignment” to give the project to iProA and that this had come from “beyond the Financial Secretary”. She said she had informed the political layer that delivery of this political assignment could not be guaranteed. She told me that we should do what we considered to be the right thing in the interests of the low income families. 」

A不禁要問,香港政治架構中,誰可以「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那是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特首曾蔭權?若是來自「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的指示,那,不可能是單一事件,究竟還有多少是「比XXX更高層」的政治指示,把公帑用來補貼建制派?

B更危言聳聽,所謂「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也許是來自西環,葛輝已揭出了西環背後操控特區政府的脈絡了,要揪出「真兇」,形同要揪出西環的干預!

童工只知,若真的有「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的黑手政治干預,不將他拉出來以法治之,那,香港法治以致所謂文官制度、政治中立,必定會蕩然無存!

附上生果報節錄葛輝的「回憶錄」中文翻譯

【本報訊】要說這股風暴的由來,早在 2009年 12月已悄悄醞釀。根據葛輝憶述,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當初覺得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下稱「計劃」)這些福利事務並非他的份內事,後來又突然決定撥款資助低收入家庭上網,甚至親自過問遴選事宜。長達 33段的「風暴回憶錄」,越看越驚心。以下是葛輝呈交立法會的文件節錄:

2009年 12月- 2010年 2月
一次討論間,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表明他屬意擁有重要技術的互聯網專業協會(下稱「協會」),並且不相信計劃應該判給志願機構。他叫我向協會會長簡介計劃預算建議內容,我照做了。
2009年 12月- 2010年 2月
一名來自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公務員告訴我,他獲告知財政司司長指定由協會執行計劃。他說我們必須貫徹公開及公平的遴選程序,只能期望協會以自己的實力勝出。
2010年 7月
我部門的一名公務員向我報告,他收到一個由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打來的電話,要求我確認我知道財政司司長的意願。
2010年 7或 8月
我向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及常任秘書長謝曼怡滙報遴選結果批給社聯(記者按:違背財政司司長指令),她們認為直接選擇信息共融基金會(由協會成立)政治上不適當,這樣會引起立法會追究遴選程序。劉吳惠蘭提出,願見結果是協會成員可上門找低收入住戶,提供優惠。
2010年 8月
謝曼怡叫我草擬一份議程,列出我的意見。她叫我用紙寫,切勿電郵,以免留低對話檔案紀錄。
2010年 8月
對話期間,謝曼怡不止一次證實「政治任務」的存在,把計劃判給協會是「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的指令。她說她已告知這個政治層次的人,不能保證必定可以完成這個政治任務。
2010年 9- 10月
(遴選)覆檢委員會研究此事,我的建議是共同推行計劃(利用社聯社區網絡及協會資訊科技專業共同合作)的方案不可行,則應把計劃判給社聯。謝曼怡對我說,她大費這麼多周章,最後換來社聯中標。
2010年 10/11月
討論期間,謝曼怡多次提醒我,她正在保護我免受政治壓力。
2010年 11月
我與劉吳惠蘭私下會面,討論我與謝曼怡的關係決裂。劉太指謝曼怡投訴我不夠尊重她。
2010年 12月
我意圖與謝曼怡討論重建工作關係,但她告訴我她沒興趣,並且會向上級提議我不應獲得續約。
2011年 1月
我心意已決,要我公開辯護這個決定,等於不能履行自己身為資訊科技總監的職務。我通知謝曼怡我打算提早終止合約,不再參與落實這個計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