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五月 13, 2011.


說在轉貼之前:昨天是四川5.12大地震三周年悼念日,當我們看到災區已重建之餘,我們仍看到傳媒報道,重建過程中,仍出現不少貪污及施工項目不及規格工程。還有,為追查四川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仍身陷牢獄之中,試問,我們可以對得住在地震中無辜去世的人、特別是那些因豆腐渣工程而死去的人嗎?

《南方都市報》昨天的一篇社論「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懷念他們」刊出不久已在網上被「河蟹」掉。其實當中沒有甚麼大逆不道之言,只是中共心虛,要把任何疑似批評言論也「河蟹」,只是,在網絡世界,中共,可以「河蟹」得了全世界嗎?

社論: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懷念他們

作者:南都社論

摘要:哀傷是為同胞一去不還,五月就此成為悲哀的月份;哀傷也因為念及自身無力,不能抵擋決絕的離逝。又一年祭祀重來,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懷念他們,實有必要確認諸多問題:他們是誰?他們遇到了什麼?他們在哪裡?他們想要我們做什麼?

今天是汶川地震三周年紀念日,讀者諸君一定知道我們的哀悼所在。那場大地震令山河破碎,八萬多人罹難失蹤,連綿不絕的哀傷延續至今。哀傷是為同胞一去不還,五月就此成為悲哀的月份;哀傷也因為念及自身無力,不能抵擋決絕的離逝。又一年祭祀重來,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懷念他們,實有必要確認諸多問題:他們是誰?他們遇到了什麼?他們在哪裡?他們想要我們做什麼?

馨香幾枝,煙氣嫋嫋,升騰至虛空。他們不是冰冷的數字,他們也曾頂著百家姓活潑潑地存在過。他們用整整一生,走進五月的廢墟。他們開心地在世上生活過七年,抑或更長更短的歲月。他們是父母,是子女,是姐妹,是兄弟,是黃皮膚的人。他們是寨子裡的居民和過客,是跋涉山川河流的人,看雲起雲落,他們是一切真情。他們是你遇見或未見的人類,是住在大地上的靈魂。

生是偶然的,死亡是必然。三年前的今天,同個時刻,下午黃昏黑夜如朽木,紛紛落下,壅塞時間的河流。紅色是血,灰色是揚塵,白色是眩暈,黑色是死神的衣袂,他們在顏色橫流中倒下,像是不幸的莊稼,被銳利的刀鋒殺害。他們失去了所有,他們的老年中年青年或童年時代結束得太早太快。他們成了各種各樣碎片,使用尖銳的邊緣,把日子割出眼淚,將故鄉拋棄。

他們從四方而來,往八方而去。我們悔恨,他們本該有更好的死亡方式,譬如從容悼念,並且允許淚飛成雨。匆匆複匆匆,他們永遠離開傷感的村莊和城市,他們現在石頭長有新綠的山坡上,他們仍在學校,在路上,在地下,在無名之處。他們和他們在一起,就像麥子與麥子長在一起。在夏天,在他們最後的黃昏去了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他們是生者唯一的痛楚,唯一的安慰。

我們在心裡為他們降過半旗,我們在哀悼日為他們招魂請安,我們搜集過他們一世為人的證據,我們一起念出過他們的名字。我們答應過要念念不忘,要生生不息。我們做了很多,又做得太少。迷途不返的人,你們在哪裡?我們點燃的光能否照亮你們的路?我們無法做得更多,只好擺上鐵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象徵且祭奠你們凝固了的生命。你們還想要我們做什麼?

我們知道,死亡已經發生,而遺忘等候一旁,覬覦他們的再一次死亡。如果不懷念,遺忘就會越來越強大。今天的祭祀就是為了拒絕遺忘,拒絕再次失去他們。以後的紀念,目的無他,也是一遍遍證明給他們看:我們從未遠離,我們一直在一起,哪怕是遇到死亡和恐懼。這是一種要被記取的承諾,人千古,人又永遠在。這是我們對整座村落、整座城市、良知國民的交代。

起於塵土而又歸於塵土,可有一種責任無法推卸。這就是我們對他們的紀念,是校園對學生的紀念,山野對農夫的紀念,黃泥雕群對凝視者的紀念,是家庭對逝者的紀念,是鮮花對墳墓的紀念,是生命對生命的紀念。我們始終不忘,始終向著他們的方向眺望。我們的生活裡有他們,我們不只是為自己過活。時間的河流聯繫彼此,讓我們重聚在一起,就像是真的沒有失去過。

止歇歡娛,今天此時,讓我們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採用他們慣常的姿勢,感知他們的所在和請求,察覺我們的對話與諾言。在他們走後,沒有一個夜晚能讓我們安睡。可三年來,我們謹記並警醒我們的原則。五月是悲哀的,又是清醒的。通過對他們的取態,丈量我們與人類的距離。祝願大地上的神祇同樣能保佑他們,就像他們保佑我們一樣。祈禱彼岸樂土。伏食尚饗。

廣告

早前中聯辦室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在他的微博中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洗腦」教育,那,可是有文字可證,就算郝部長已把有關微博內容刪除,但童工已把相關圖像保留,傳媒、包括文匯報也有報道,他是真的寫過:「有人說德育及國民教育不要聽中央政府的,但那還叫國民教育嗎?」以香港正常人的理解,這,不叫「洗腦教育」,又叫甚麼?

可是童工萬萬想不到,《明報》今天刊登了一篇如此為郝鐵川部長言論開脫「報道」:

「【明報專訊】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近日在微博上發表國民教育是「健腦」而非「洗腦」論,引起不少議論。郝鐵川昨回應本報記者查詢時表示,國民教育要努力培養中小學生的獨立思考和創新能力。

郝鐵川表示,他在微博上從來都反對「洗腦」,每次提及都用上雙引號以示不認可其意思,中小學生天真淳樸,生性善良,怎麼可能去洗腦?國民教育是刺激人的各種能力提高的教育,所以應是健腦。他說,他不用批判思考一詞,是因為「批判」二字在內地有特定含義,令人聯想到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批鬥,但他是認同獨立思考的,至於未成年人(中小學生)和成年人(大學生)在培養獨立思考上,具體做法有所不同,那是教育學的課題。

他表示,國民教育歷來是國家的職責,這是國際慣例,但香港如何進行國民教育工作,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事,要特區政府和香港各界來處理,他不願作過多評論。」

首先,所謂郝部長言論爭議,不在他的「健腦」而非「洗腦」微博留言,而在之前的一段,可是《明報》卻是以李代桃僵,那是無意,還是,刻意地為郝部長隱惡揚善、甚至,大搞政治化裝?

此外,文中稱「郝鐵川表示,他在微博上從來都反對「洗腦」,每次提及都用上雙引號以示不認可其意思」,童工只想問,作為有獨立思考的記者,郝部長說「上雙引號」代表不認同,那,只要看過他的微博留言,是否真的覺得,郝部長真的是不認同「洗腦」?那,他在那段微博中說「有人說德育及國民教育不要聽中央政府的,但那還叫國民教育嗎?」,是否同樣不是他的意思?德育及國民教育其實可以「不要聽中央政府的」?

童工難以想像,《明報》作為公信力第一的報章,可以無視郝部長「洗腦」留言,任由他自說自話、自我開脫,不作查證、不作質疑,不作批判,這,又和「洗腦」有何分別?

當然,引用郝部長之言,童工加了「引號以示不認可其意思」,代表童工「不認可」《明報》被「洗腦」!

五月 2011
« 四月   六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39,36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