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11.


前資訊科技總監葛輝指控政府,涉嫌政治干預上網學習計劃招標行動,似乎越搞越大,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指責葛輝披露內容荒謬,政府官員又放風說那是一面之詞、不盡不實和誤導,可是葛輝卻為自己提交立法會的文件,做了一份法律誓章,證明他向立法會提交 13頁文件中,所提及的一切內容,完全是真確無訛。

資深大狀A看過葛輝在他的網誌公開的誓章,那是和一般交到法庭作供詞的誓章格式一樣,那該是在律師協助下草擬的正式法律文件,有法律約束力,根據《刑事罪行條例 》第40條《使用虛假誓章》:

「任何人故意使用其知道是屬虛假或 不相信是屬真實的 誓章作任何用途, 則不論該誓章在 何處宣誓,均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即是說,若葛輝提交立法會的文件,最終被證實有虛假作證,他,隨時會被起訴,要面對入獄刑罰。大狀A說葛輝行動如同向政府「晒冷」:你說我的證供是一面之詞、不盡不實和誤導,我就做一份法律誓章,不惜以承受入獄的刑事懲罰,證明我沒有說謊,那,等同挑戰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商務經濟發展局常秘謝曼怡,你們又是否敢於反擊,同樣做一份有法律效力的誓章,證明自己沒有政治干預招標、並且接受立法會用權力及特權法追查事件?

大狀A說,葛輝行動明顯有高人教路,正所謂口講無憑、發誓,也可以當「食生菜」,可是他敢以身試法,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若鬍鬚曾不敢接招,那在輿論眼中,等同變相承認了政府有政治干預,那,政府等於全面輸掉!

童工,正等待看政府如何接招與還擊!


童工昨天參加支聯會舉行的平反六四遊行。這,已是童工每年必到的活動,既為表達堅決支持平反六四之意,也是每年與某些老朋友借遊行碰碰面的機會。

好像昨天就在遊行隊伍中,碰見在公營機構任職的A。他由港英年代後事政黨工作,之後投身商界,又在政府中呆了一段短時間,再轉職公營機構,但A於89年見證過六四屠城,不論他在政黨、商界、還是在公營機構工作,對六四、對民主,仍是有所堅持,每年也會去六四遊行及燭光集會。

可是童工與A遊行期間,討論的可是前資訊科技總監葛輝指政府政治干預招標事件。A以其「過來人」的身份,堅持葛輝指控絕對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以他曾處理的政府招標工作,那些官僚取態一向保守,一切按規障辦事,誰在評審中得分高就給誰,總之一切按程序做就不會有錯。

A說,他也曾質疑這樣做,是否太官僚、有欠彈性?但他後來又發現,沒有彈性、嚴格按規章辦事,也有好處,因為不會像內地一些省市政府招標般,一個長官意志下來,隨時連結果也要改變。

今次葛輝事件,對A來說,他最擔心的是,是否香港已越來越像偉大祖國,政府表面上有一套所謂公平公正投標準則,實際,卻有令一套政治「潛規則」?以往大家或許知是見不得光之事,還會想法之隱瞞,現在已變得無所顧忌,所以才會被葛輝也知悉,繼而揭發?

童工對A說,這些所謂「益自己人」之事,一直存在,只是沒有公開,今次葛輝揭發,正正提醒我們要嚴格追究,阻止香港官場越來越大陸化!


正如之前童工所說,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的「爆大鑊」,揭發「上網學習支援計劃」招標審批過程中,有政治干預,據立法會昨日披露葛輝提交的文件,葛輝所說的干預,不只是來自商務經濟發展局常秘謝曼怡,還有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以及商務經濟發展局前局長劉吳惠蘭!

文件全文,立法會網頁應巳上載,A最關心的,不是鬍鬚曾是否有指名要將計劃交給互聯網專業協會( iProA)搞,而是文件第18段中所說,謝曼怡稱要將標書批給iProA,那是「政治任務」,而且來自「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更高的指示:

「18. (August 2010) During conversations about the way forward PSCT confirmed more than once that there was a “political assignment” to give the project to iProA and that this had come from “beyond the Financial Secretary”. She said she had informed the political layer that delivery of this political assignment could not be guaranteed. She told me that we should do what we considered to be the right thing in the interests of the low income families. 」

A不禁要問,香港政治架構中,誰可以「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那是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特首曾蔭權?若是來自「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的指示,那,不可能是單一事件,究竟還有多少是「比XXX更高層」的政治指示,把公帑用來補貼建制派?

B更危言聳聽,所謂「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也許是來自西環,葛輝已揭出了西環背後操控特區政府的脈絡了,要揪出「真兇」,形同要揪出西環的干預!

童工只知,若真的有「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的黑手政治干預,不將他拉出來以法治之,那,香港法治以致所謂文官制度、政治中立,必定會蕩然無存!

附上生果報節錄葛輝的「回憶錄」中文翻譯

【本報訊】要說這股風暴的由來,早在 2009年 12月已悄悄醞釀。根據葛輝憶述,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當初覺得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下稱「計劃」)這些福利事務並非他的份內事,後來又突然決定撥款資助低收入家庭上網,甚至親自過問遴選事宜。長達 33段的「風暴回憶錄」,越看越驚心。以下是葛輝呈交立法會的文件節錄:

2009年 12月- 2010年 2月
一次討論間,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表明他屬意擁有重要技術的互聯網專業協會(下稱「協會」),並且不相信計劃應該判給志願機構。他叫我向協會會長簡介計劃預算建議內容,我照做了。
2009年 12月- 2010年 2月
一名來自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公務員告訴我,他獲告知財政司司長指定由協會執行計劃。他說我們必須貫徹公開及公平的遴選程序,只能期望協會以自己的實力勝出。
2010年 7月
我部門的一名公務員向我報告,他收到一個由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打來的電話,要求我確認我知道財政司司長的意願。
2010年 7或 8月
我向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及常任秘書長謝曼怡滙報遴選結果批給社聯(記者按:違背財政司司長指令),她們認為直接選擇信息共融基金會(由協會成立)政治上不適當,這樣會引起立法會追究遴選程序。劉吳惠蘭提出,願見結果是協會成員可上門找低收入住戶,提供優惠。
2010年 8月
謝曼怡叫我草擬一份議程,列出我的意見。她叫我用紙寫,切勿電郵,以免留低對話檔案紀錄。
2010年 8月
對話期間,謝曼怡不止一次證實「政治任務」的存在,把計劃判給協會是「比財政司司長更高層」的指令。她說她已告知這個政治層次的人,不能保證必定可以完成這個政治任務。
2010年 9- 10月
(遴選)覆檢委員會研究此事,我的建議是共同推行計劃(利用社聯社區網絡及協會資訊科技專業共同合作)的方案不可行,則應把計劃判給社聯。謝曼怡對我說,她大費這麼多周章,最後換來社聯中標。
2010年 10/11月
討論期間,謝曼怡多次提醒我,她正在保護我免受政治壓力。
2010年 11月
我與劉吳惠蘭私下會面,討論我與謝曼怡的關係決裂。劉太指謝曼怡投訴我不夠尊重她。
2010年 12月
我意圖與謝曼怡討論重建工作關係,但她告訴我她沒興趣,並且會向上級提議我不應獲得續約。
2011年 1月
我心意已決,要我公開辯護這個決定,等於不能履行自己身為資訊科技總監的職務。我通知謝曼怡我打算提早終止合約,不再參與落實這個計劃。


每年這個時候,六四,總是一個令童工難以忘記的日子,朋友A傳來一條由高登網民自製的六四卡通,看後令童工感動之餘,不禁想起過去一年,華叔走了,看不到六四平反的一天,支聯會也因政改爭議,牽涉泛民主派的政治爭拗之中,但童工一直未有忘記,不論是周日的六四遊行、還是下周六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用行動、用燭光證明,時間不但未有磨蝕港人對八九年六四的記憶、熄滅當年要求中共平反六四的憤怒,反而令我們更加堅定,把火種長留心中,直到六四平反為止。

當年華叔曾說過,假如九七後支聯會被取締,再沒有人搞六四燭光悼念集會,那,市民就自發帶白蠟燭,每年六四到維園悼念吧!

悼念六四,不屬於任何人、任何政黨、甚至是支聯會,那夜的維園是屬於香港人、以及為六四犧牲的同胞。

讓香港可以永遠成為偉大祖土地上,唯一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直到平反那一天。


煲呔任期還有大約一年就結束,恐怕煲呔怎樣也想不到,踏入2011年,也是他任期最後倒數階段,他的管治班子,竟然接連出現問題:林瑞麟、劉吳恵蘭、劉兆佳、孫明揚身體接連出現問題,劉吳惠蘭更因此而要辭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一職,接任人選至今仍未公佈。

然後是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位於跑馬地的寓所被傳媒揭發有僭建物,屋宇署於06年已發信要求清拆,當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的孫明揚未有理會,結果遭屋宇署「釘契」,今天還被人追究他當年是否「知法犯法」,A說若當年梁錦松偷步買車、又或楊永強處理「沙士」有失職之嫌,要下台負責是合情合理,那孫公做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時「知法犯法」,又或最少是「有法不依」,要他下台負責是理所當然。

不過,童工認為,更大「炸彈」還在後頭。

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一直說他是因政府事務不公有關,只是政府阻止他「爆大鑊」,昨日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署理局長蘇錦樑在立會中反擊葛輝,指他的言論嚴重影響政府聲譽,決定批准他向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交代事件。

怎知立會未開會,葛輝已先行向傳媒爆料,直指他負責評審「上網學習支援計劃」各項建議書之前、之後以至評審期間,「都有清楚的信息告訴他,有出於政治的要求要讓某一特定機構中標。他說,「上網學習支援計劃」有兩個執行機構,他認為對於申請的低收入家庭而言並非最有利,而且不符合善用公帑原則,「基於一些不能令人信服的原因,我被指示要正式中止原本的篩選程序,並隨即開展分兩個執行者推行計劃的方案」。他認為這個決定很有可能是受政治考慮影響。」(引用自《明報》)

雖然B認為葛輝所說是一面之詞,「冇文件冇記錄口同鼻拗,佢講乜都得,政府做野講白紙黑字要有證有據」!

但C認為這是政治事件,既涉及民建聯、又有疑似政府偏幫建制派、民建聯恐怕也不敢公然阻止泛民窮追猛打,「其實已經有晒所有元素,立法會又可以用權力及特權法搞大龍鳳」。

童工翻查歴史,凡是政府「爆大鑊」之時,必是選舉年之前:當年短樁風波令王鳴要辭去房委會主席,正是2003年區議會選解前;立法會要成立專責委員會查梁展文,也是2008年立法會選舉前爆出,並成為當年選舉其中一個議題。

今次葛輝事件又是選舉前發生,會否,成為另一場大型政治風暴?


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日前再被東周刊揭發他在任職前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期間,已知他的住屋有僭建物,甚至屋宇署發出警告,將他的居所「釘契」不得轉售,孫明揚也置之不理,直到事件在昨日曝光,孫明揚立即見記者,承認應及早主動拆去僭建物,又稱今日會立即找人將居所的僭建物拆去。

然後是生果報今日報道,「大班」鄭經翰位於山頂種植道的豪宅,天台也被揭發違例加建了一層天台屋,強如「有佢講冇你講」的「大班」,面對僭建問題,也是前言不對後語,一時說是「你哋搞錯晒,下面嗰一層係咪僭建?梗係唔係啦,我買番嚟已經係咁。」一時又說「我當年有查過……第一律師搵唔到圖則,我當年係因為有 sunhouse(指天台屋)先買。買番嚟十幾年,圖則都搵唔到,你嗰張可能係最舊張圖,我想搵張圖睇吓都睇唔到。」即是,「大班」面對僭建質疑,也不敢理直氣壯!

然後,若然我們在僭建問題上,可以不放過孫公、不放過「大班」、甚至不放過陳鑑林、張學明、張國柱、湯家驊,童想不到任何理由,特區政府可以找借口放過那些鄉紳和原居民!

若然要孫公、大班、陳鑑林、張學明、張國柱、湯家驊拆掉居所僭建的話,也請特區政府一視同仁,拆掉所有鄉郊違法僭建物!


被視為下屆特首大熱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南華早報》昨日刊登了他的專訪,當中唐英年以長實集團主席李嘉誠、恒基地產主席李兆基等人為例子,指出並非一出生就坐擁幾十億身家,他們今天的財富均是努力的成果,唐英年更反問那些不滿「地產霸權」的年青人:「不滿李嘉誠有錢的年輕人應該反問自己,為什麼做不到下一間莎莎?下一間米蘭站?為什麼做不到下一個李嘉誠? 」

昨天與A和B討論唐英年的訪問。A說唐公子其實是想借用李超人的例子,鼓勵年青人要努力發憤向上云云,童工尚未出聲反駁A,B已立即發難說,他也認同今天年青人,不應整天抱怨,應該更積極想辦法突破限制,而創業正是可行的方向,但唐公子用超人、四叔做例子,無疑已「露底」,他仍是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模式,去思考今天年青人面對的問題,試問,沒有七十、八十年代那特定時空,包括香港經濟起飛、英資因香港前途問題,開始淡出、甚至撤出香港,令某些華資大享可以借機進佔地產市場,造就了一個又一個單憑搞地產而成就的百億上市王國,若在今天的時空來看,就算今天給超人一億本錢,要他在日前環境下,再打拼另一個百億、千億地產王國也不可能!B揶揄唐公子拿超人、四叔經驗去「訓勉」今天的年青人,倒有點像周星馳電影中,拿明朝的上方寶劍去教訓清朝的官一樣荒謬。

童工這時才插口說,從唐英年的訪問可見,他根本不明白今天的年青人創業世界是怎樣,真正成功年青創業者,不少是在互聯網世界建立他們的事業,縱使,不少人仍在艱苦經營中,但怎樣說也是以自己興趣,幹出了一翻事業,如童工認識的宋漢生搞出了一個世界有名的aNobii.com、朋友尹思哲寫了一本叫《創業起義》的書,當中介紹多個香港知名網站創辦人如何開始他們的Startup、如何辛苦把網站建立起來,成為自己的事業,有人更加是一邊工作、一邊搞Startup,這些經驗,起碼較唐公子叫年青人學李超人更實際,起碼,今天年青人還可以搞搞網站、又或「手作仔」寫寫iPhone apps 試試工餘搞搞自己外快生意,難道,叫他們去搞地產公司投地???

有時,高官要鼓勵年青人,也要與時並進,不要脫離現實!


早前朋友A傳來一個美帝CDC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超連結,童工鍵入後,發現那是一個CDC的公眾提示,如何防範喪屍來臨:「Social Media: Preparedness 101: Zombie Apocalypse」

童工最初以為是有人借CDC之名大搞惡作劇,可是,昨天開始看到有香港主流報章報道,當中又引述了不少外電,指是疾控中心的一名助理醫生,在他網絡日誌中建議,萬一電喪屍危機真的出現,民衆應該如何應對!

B叫童工看清楚內文,當中提及的裝有水、食物、藥物、電池收音機、多用途刀和重要證件等緊急包,文中說明「You can also implement this plan if there is a flood, earthquake, or other emergency」,其實是想借用喪屍之名,叫年青人關心應付危機和天災的準備,不要作太多不必要的幻想,只是美帝一貫宣傳手法。

但,童工想,或許,美帝是否借此暗示,biohazard並非電玩內容,世界,真的有可能出現喪屍?


艾未未「被失踪」了48日後,中共「終於」想到如何把白弄成黑,如何將難以入罪的,找到方法將他入罪了。偉大祖國的官方新華社,昨晚終於為中共強行「被失踪」的艾未未,找到入罪的「理由」,那短短的150字新聞稿,引述北京市公安機關消息稱,初步查明「艾未未實際控制的北京發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存在逃避繳納鉅額稅款、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等犯罪行為。」

童工昨晚與A討論所謂北京市公安機關的「指控」,A說若艾未未真的是「存在逃避繳納鉅額稅款、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情節如此嚴重,偉大祖國執法機關理應在四月初拘捕艾未未、禁止他出境之時,已查獲真憑實據,大可以早已提出檢控,特別是面對西方敵對勢力借事件攻擊,更應一早反駁,何以,中共一直不起訴艾未未,要拖延逾月?那,又是否中共拘捕艾未未之時,根本啥證據、控罪也沒有,要用這個多月時間,才可以「組織」到這兩條罪名?

政治B說,今次中共不敢用政治罪名控告艾未未,那明顯有所顧忌,那,是顧忌艾未未是艾青之子,還是,顧忌再以政治罪名入罪,會引起更大民憤?

還是朋友C說得好,他問童工,知否趙連海在twitter怎樣回應艾未未被中共以經濟罪名被中共控告?

「問候那些混蛋狗驢王八操的東西媽了逼!」

這,也是童工的回應,問候那些混蛋狗驢王八操的東西媽了逼!


早前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在他的微博中表明,特區政府建議推出的「德育及國民教育」,就是「洗腦」教育,又說美、法等西方國家,也有「洗腦」教育云云。

郝部長所謂的「洗腦」教育是否理直氣壯?從他刪除該微博留言、禁止反對者留言回應,其後他又接受《明報》訪問,解釋他「從來都反對「洗腦」,每次提及都用上雙引號以示不認可其意思,中小學生天真淳樸,生性善良,怎麼可能去洗腦?」他是否理直氣壯,恐怕也不用多說了!

但有趣的是,特首曾蔭權昨天在立立法會答問大會上,遭張文光以郝部長的「洗腦」論質詢特首,究竟「德育及國民教育」是否「洗腦」教育時,曾特首即義正辭嚴地說,推行國民教育不應該稱為「洗腦」,那是對老師、對學生的一種侮辱,雖然他也有補充說,香港作為偉大祖國的一部份,政府幫助學生更認識自己的偉大祖國人民身份,那是應有之義云云。童工奇怪,曾特首是否在說,郝部長以「洗腦」論「德育及國民教育」,是否在侮辱香港師生?然則,郝部長為回應曾特首、又言論,又是否需要在他的微博中,向香港莘莘學子、廣大教師們道一個歉?

A說,其實「洗腦」這些「粗重工夫」,何須勞動第一管治隊伍之煲呔、第二管治隊伍之郝部長勞心,看看今天有那份報章,把這一段有關「洗腦」論新聞消音,就知有多少人樂意「代勞」!

五月 2011
« 四月   六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