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1.


中共早前利用所謂網上傳聞,無中生有地抹黑艾未未,A早前看到有關報道,即時想起周星馳《九品芝麻官》劇情,周扮演的包龍星被屈入獄,尚未審訊已被到死刑,當時扮演他姪兒的吳孟達這樣說:「係呀!佢地話你勾結江洋大盜,推阿婆落海,販賣軍火,強姦隻豬!」當時周立即憤憤反駁:「我絕對冇強姦隻豬!」A說中共對艾的末黑,如同「老屈」他「強姦隻豬」沒有分別,只是中共較清朝貪官厲害,連給你反駁「我絕對冇強姦隻豬!」機會也沒有,人間蒸發,「被失蹤」掉。

不過,艾未未不能揭破中共「企圖人格謀殺艾未未」,卻不代表其他人不會挺身而出,指證中共陰謀,生果報報道,長期在北京工作的外籍傳媒人理查.伯格( Richard Burger)在他博客中揭露,《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曾召集報社裏所有中方工作人員,到大會議室閉門開會,會上胡錫進下達直接的命令,「要求他們回去之後要四處尋找關於艾未未被關押一事的所有中文評論,包括在中國各個論壇、門戶網站以及博客上的討論,然後按照黨的路線對他加以批駁。也就是說,要把艾描述為一個自封的獨行俠、一個被西方敵對勢」,即是說,一切對艾未未的指控,其實是中共在背後策劃的宣傳戰,要用傳媒人格謀殺艾未未。

不過最令童工感到無奈的是,Richard Burger在文中,引述他和一位《環球時報》高級篇輯討論艾未未事件時,對方似乎真心認同中共做法,令他十分吃驚:

“Why doesn’t the West see that we do things our way in China? We have 1.3 billion people, all those mouths to feed and to protect through a harmonious society. You don’t have this situation. You are developed and your populations are small. Human rights doesn’t mean to the West what it means in China. Most Chinese support Ai Weiwei’s detention. They support Liu Xiaobo’s detention. He is a criminal trying to impose Western-style government on a society that doesn’t want it. Why won’t the West understand how humiliating it was to award the Nobel Prize to someone we put in jail, a man who is a criminal to the Chinese? How should we feel? How should we react?”

這種將中共任何打壓合理化的言論,童工聽過不少,今天,中共還未剝奪你的權利,甚至令你有不少好處,你可以對其他人被打壓、剝奪言論自由視若無睹,可是正如A說,今天老虎對人承諾,他只吃森林中的,只要人不作聲,他不但不會吃人,還可以幫人捉其他動物作糧食,這一刻森林的人因此可以有更多糧食、吃得更飽,甚至不斷為老虎濫殺辯護,可是那些人有沒有想過,當某天老虎胃口越來越大,所有動物也被他貪得無厭地吃光之時,人,真的可以不成為老虎大餐嗎?

那些內地支持中共的知識份子及新聞工作者,童工真的希望他們深思這個問題!

廣告

晚上在立法會外警員無事可做,幸好可以看示威者歌舞表演解悶(取自生果報)

立法會昨天開始表決財政預算案,套用警方的說法,為防有「集會人士不應阻礙立法會的出入口及附近的道路或行人路」、以及「試圖衝擊或越過警察防線、奪取或爬上鐵馬」等行為,警方如臨大敵,在立法會周邊放滿警車,警員更是不計其數。

可是,昨天大家看到的,不是警方預期出現的「暴力抗爭」場面,而是警察多過示威者以十倍計,現場鐵馬數目之多,完全是「阻礙立法會的出入口及附近的道路或行人路」。

在中環吃飯後碰到大狀A,他說警方是否浪費警力、小題大造?究竟警方有沒有預先收集情報,才部署行動?如此在香港政治、金融中心隨便佈陣,如臨大敵,肯定嚇壞了不少遊客和老外,他的外籍同事昨天問他,中環今天是否有大規模示威,他們是否需要提早下班?因為在他祖家,如此規模佈防,必定會有隨街破壞商店汔車,怎麼等了大半天,連一隊遊行隊伍也沒有?老外同事問題令A哭笑不得!

政界B說,昨天立法會就如北京茉莉花革命下的王府井大街,明明沒有示威者,香港警方、北京公安也如臨大敵,特區政府管治信心,想怕與中共相差無幾,同樣對人民極之害怕!


內地人來港產子,特別是父及母均非香港居民,他們的嬰兒是否可以有永久居民身份,這是相當值得深入討論,而非一時意氣地用非黑即白邏輯去處理問題。

正如山中君所說,我們作為一個文明社會,不應有歧視或排外情緒,但倒過來說,童工認為政策上對待新移民與永久居民有別,也不應無限上綱至代表歧視、排斥新移民,就拿不向新移民派發6000元現金一事來說,童工並不認為那是「歧視」,而是對待本國永久居民和新移民,世界不少政府在政策上也是有差異,就拿強調多元文化、最尊人權的加拿大來說,即使是長者,法例規定除非是土生土長、又或是在加國已居住十年以上,否則新移民長者也未必可以領取到老人保障養老金、省政府補助金、藥物免費等等福利,可見就算在文明西方社會,在政府福利政策上,對待本土長期居住國民和新移民,也是存在差異,那,香港不給新來港人士派6000元,是否可以說成是歧視新移民?還有,特區政府已透過注資關愛基金,為那些經濟有困難的新移民,提出派錢安排,如此做法其實較諸不少西方國家對待新移民政策更寬容,若某些團體,還要說派錢建議歧視新移民,那,童工倒是存疑。

另山中君說,內地人來港產子,特別是父及母均非香港居民的案例,是「國籍」問題,童工並不認同,不論在偉大祖國或是香港出生嬰孩,按偉大祖國國籍法,國籍皆是中國公民,分別在於在香港出生嬰兒,就是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中國公民」,而內地出生的就沒有,情況倒有點似內地戶籍制度下,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分別,以上海為例,其他到上海打工的農村民工,他們沒有上海城市戶口,除非有辦法把戶籍由農村轉到城市,否則這些農村民工下一代就算在上海出生,也不能享有上海戶籍有的教育、醫療福利。

某程度上來說,上海較香港有更大自主權,他們可以決定,容許那些農村戶籍人士,轉入城市戶籍,享有上海市居民福利,可是特區政府卻沒有這種權力,我們無權決定那些內地人來港,更無權限制那些在港出生嬰兒,可以有香港永久居留權,但上海政府卻可以限制非上海市戶籍居民,他們所生的嬰兒,可以沒有上海戶籍,在這個問題上,特區政府權限,又明顯不及上海及其他省市了!


陳雲先生昨天在他的Facebook中貼出這段文張:

「香港人反對某些新移民,不應停留在佔據公用設施(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或福利(欺騙綜援、佔住公屋)的簡單議程之上。反對新移民的目標,是反共,反對中共用受過中共思想荼毒的險惡人口滲透香港,破壞香港,利用香港的福利,在香港設立反對自由民主的間諜機器。
以前的英國殖民政府歡迎內地難民來港(抵壘政策之前),是他們偷渡來香港,本身已經經歷過追求自由、反對極權的思想革新,偷渡來香港是政治信仰的血性體現,故此可以迅速融入香港的西方自由社會。現在的新移民,很多是充當中共的平民間諜(我見過不少!),是港共的投票機器,是自由法治與憲政的蠹蟲。食碗面,反碗底,就是這群人。」

陳雲先生的反內地新移民論述,引來童工不少朋友爭議,有人認同,也有人不認同。

朋友A說,不論如何看陳雲的觀點,某些有關內地人來港的問題,恐怕我們今天必須面對,例如目前內地人來港單程證審批權由偉大祖國掌握,甚麼人可以審批來港,特區無從置喙,可是,這是直接影響特區政府內部民生政策、甚至是日後政府民生開支,若因此要增加政府開支,買單者是特區政府以及香港所有納稅人,今天,我們是否要力爭單程證的審批權?

B說,早在80、90年代港人已開始回內地娶妻,回歸前已有立法局議員問當年保安司黎慶寧,究竟港英政府有沒有港人在內地娶妻生子的數字?港人在內地子女又有多少?當年黎慶寧說沒有這些數字,結果到回歸後,特區政府面對港人在內地子女居港權爭議,根本沒有準備,之後又拋出甚麼調查指有167.5萬港人在內地婚生及非婚生子女,為一刀切用人大釋法除消他們居港權,爭取民意支持,可是到今天,又准許他們申請來港居住,究竟,特區政府有沒有認真想過,他們的入境和移民政策該是怎樣?

正如,面對今天內地人來港產子問題,童工真的難以理解,若父母均非港人,他們來港產子,子女即有居港權,法律上這名嬰兒,即時可以享有所有港人的社會保障和福利,這,又是否一個合理安排?究竟特區政府有沒有全盤政策,面對五年、十年後,這些父母均非港人的香港出生嬰兒,若他們全家來港定居,會對香港做成多大壓力?

特區政府是時候要對內地人來港政策,好好想清楚,否則,社會分化,只會越演越烈!


中共將艾未未「被失蹤」,最諷刺的是,至今未有任何執法部門,公安也好、國安也好,公開承認是他們拘禁了艾未未,只是透過傳媒放風,指艾涉經濟犯罪被拘,之後再無官方交待,昨天中共官方新華發表長文章,對艾未未藝術成就作攻擊,甚至指他的作品涉嫌抄襲,只屬三流水平藝術家,引用生果報報道:

「新華社昨突然發表長篇英文稿,對艾未未的藝術水平進行攻擊,甚至罕有地引用未經證實的網上消息,指摘艾未未作品涉嫌抄襲,甚至指艾未未藝術水平只屬三流,水平相當一名業餘藝術家,作品只「看似藝術品」。
新華社指,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正接受調查後,網上有消息指,他涉嫌避稅、抄襲、侵吞款項及資源。艾未未在德國展出的作品,被指是抄襲他人;又引內地作家稱,由於艾未未在藝術界具影響力,故無人願意將事件公開。本港及海外民間繼續聲援艾未未。」

A說這是中共慣用手法,不敢、或不能、甚至無法公開以政治理由入罪,就以人格謀殺手段對付敵人,當年中共要批林彪,如何可以把偉大毛主席欽點接班人,忽然說成反黨反革命,又不直接損害毛主席威信?當年就有不少人大揭林彪甚麼私人生活問題,以顯示這個反革命份子早已壞透,連毛主席也被騙了、甚至說偉大毛主席早已知悉,只是隱忍不發,到關鍵時候才英明神武地一舉消滅林彪反黨反革命集團云云。

人格謀殺,那是中共對無法用所謂「法律程序」對付異己的最後一著,若艾未未真的是如此不入流的藝術家,何以,當日中共傳媒,又吹棒他是北京奧運鳥巢場館的設計者、瑞士建築家赫爾佐格(Jacques Herzog)和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之外,第三名屬中國人的設計顧問?又以此顯示艾地位可以和國際名家相提並論?

生果報專訪艾未未母親高瑛,表明全力支持兒子:

「對於艾未未若獲釋,日後會否阻止兒子做維權方面的事情,高瑛和高閣異口同聲地說不會,她們尊重艾未未的選擇。高瑛說:「他不會改變的,他的個性已經決定了他的理念、概念,我尊重兒子的選擇。而且他做的是正確的,沒有理由、沒有道理去改變,也不必要去改變。不過,如果兒子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對待,我就不管不顧了,我已經全豁出去了,就是為了支持他的所作所為。」」

童工相信,若艾青仍在世,一樣會支持艾未未!


《明報》報道,結石寶寶之家的創辦人趙連海,昨日突然一改近兩天再度現身後的強硬態度,在他的Twitter中,呼籲民眾克制和理智評論艾未未被捕事件,他說除了憤怒之外,「我們還需要其他聲音」又說「我不能再用以往曾經的只有憤怒的方式,我擔心那樣會引起更大的憤怒的連鎖反應以致雙方徹底談崩!」更稱,「我們都不需要對抗,對抗導致的結果會是慘痛的,並且有可能是誰都無法預料的狀態以及能控制的!」

童工看趙連海的Twitter內容,有些,真的是莫名其妙,也不大象之前的風格:

「他們在瞭解我不喝國產奶的情況後也立即向我表示了歉意並立即按我指定的品牌重新購買奶粉,而這些也給當時所有的工作人員增添了很多麻煩,我在此致謝。」

「我再次更正:我對曾經的絕食期間進行鼻飼是認同的!在當時是接受並歡迎這樣的,我認為這是人道救治的態度,也就曾經對我的救治表示理解。」

他更說要删除之前的發文:

「北風兄: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我非常困惑!也剛剛決定了,刪除最近的資訊,就當自己這次沒出現,希望我已經的出現沒有對事態起到不利作用。我還是只關心結石寶寶吧。我最後還是要真摯呼籲:雙方都請盡力克制,否則會是悲劇——共同的悲劇!願上帝保佑我們!都保重!」

可是不久他又在Twitter中發文:

「允許我辯解一下:我沒有個人的恐懼以及逃避,我的生命早已不再僅僅屬於我自己以及我自己的家庭,我明白我有一份永遠不能推卸的責任,我希望我曾經的努力能為社會有所貢獻。我更祈盼我們所有人心中有的不僅僅是仇恨!」

究竟,這些留言是否真的是趙連海本人?為何前後如此矛盾?還是如有內地網民猜測,趙Twitter已給中共「鬼上身」了,發文的不是他本人?童工,不敢莽自猜測,正期待答案,例如會否有另一段趙本人親自解說的片段公開,以釋欵問。


內地網民以「2011.4 愛未來 Love the Future」撐艾未未
艾未未失蹤了多天,中共官方的新華社終於要有個「說法」,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說法」:新華社引述公安部門消息指,艾未未因為涉嫌經濟犯罪,正依法接受調查。

「涉嫌經濟犯罪」?A說不大善忘的話,當年中共整治敢言的《南方都市報》總編輯程益中以及總經理喻華峰等人,也是用上經濟犯罪、貪污等罪,以免挑起更大民憤,今天對付艾未未,也是用相同手法。

A還說,中共那些官僚,未免不太了解艾未未的背景,他父親是中共詩人艾青、曾是右派,在平反後甚得中共元老尊重,母親高瑛更是中共體制內的女性黨員代表,曾上過「魯豫有約」接受訪問,今天中共不少元老及其第二代,也要買這位大姐的帳,高瑛接受「德國之聲」電台採訪問,力撐兒子,所作所為全是愛國:

「我們是愛這個國家的,這沒錯,當一個國家發生一些大事情,我們參與意見有什麼不對嗎?」

她甚至揚言會豁出去,不惜赴刑場,「為了我兒子我赴刑場都不怕,只要我做的是對的,我都不怕,我豁出來了,我就站在他的背後,我做一個合格的母親」,面對如此一個革命家庭背景的艾未未,全家上下也支持艾的做法,中共,難道要把革命家庭,也打成反革命?

趙連海在他的Twitter失蹤六、七小時候又再現身,他引述了不少和中共官員對話,全是苦口婆心,希望中共可以變好:

「今天一共有4位官員與隨從與我談話,我談了非常的多,希望他們能多想想,我所談的也是為他們的未來以及他們後代的未來所著想,我真切希望我們真誠的呼籲能得到回音。」

「我也對他們說了,你們現在連你們自己制定的法律都不講了,連法律都已經不是你們的擋箭牌了,最後的遮羞布都不要了,那民眾有可能最後也不講法律了,那時候誰站出來呼籲什麼可能都晚了!我們不能再重演曾經的悲慘歷史了!這樣的悲劇在我們國家發生了幾千年! 」

他也提及艾末未的消息:

「也簡單的透露一下我認為是有希望的資訊:他們一個高級別官員的意思是現在還沒給老艾定性,不要讓我瞎猜測。好,我也回答他,那就儘快給老艾釋放,如果想與老艾繼續談什麼,先讓他回家後繼續溝通。」

趙連海、艾未未,他們全是以相當溫和、合理方式,要求中共改善法制、現在的政治制度,令偉大祖國下一代可以有更好生活、有一個更公平、和諧社會,他們,已經不講西方民主、三權分立了,若中共還要打壓、拘捕他們,中共,只能顯出他們已是腐敗致極!

昨天內地網民瘋傳用普通話「艾未未」的諧音「愛未來」來表達對艾未未被捕的不滿,更有網民上載“2011.4 愛未來 Love the Future,” 照片,民心所向,中共,回頭是岸呀!


正當內地維權藝術工作者艾未未「被失踪」,至今音訊全無,家人要在網上貼出尋人啓示,尋找艾未未之時,中共對待異見著手法,已倒退到文革時代:把要批鬥、專政對象帶走,從此人間蒸發、不需交待、家屬無從追查,完全是有無法無天的地步。

不過,今天偉大祖國,已非五十、六十、甚至七十年代,國人對中共盲目崇拜的時代,關得了艾未未,關不了其他有良知、良心的中國人。內地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代表,結石寶寶之家創辦人趙連海,在保外就醫四個月後,突然打破沉默,分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以及在Twitter上發言,聲援艾未未,他發出的第一段Twitter是這樣說:

「我是趙連海,首先向所有的朋友致以最誠摯的問候!並向所有曾經關心關注幫助過我及我的家庭的所有朋友們致以最誠摯的感謝!今天的我很慚愧,我很慚愧我今天才正式公開出來說話,但不論如何,我必須要說話,我不能沉默,我們也拒絕沉默!」

他更批評中共拘禁艾未未,認為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而更令人興奮的是,Youtube流出了趙連海視頻片段,內容和Twitter相似,證明那些話是他本人說,看到他抱著兒子,幾度流淚,堅持要表明立場:「對中國政府今天的做法,我們不能再沉默,我們必須要給批評」,做偉大祖國人民,只是要給政府一點批評,也要面對如此大壓力?中共是甚麼的人民政府?中國是甚麼的「人民共和國」?中共,有尊重過人民嗎?

趙在他的Twitter中留下有再被拘捕的心理準備的話:

「非常的累了,這幾天來基本上沒怎麼休息,今天先這樣吧,天亮以後也許會有人來登門,要早點休息,如果明天的我還能繼續說話,我會繼續來到這裡與所有的朋友們繼續為我們的未來呐喊!晚安,所有的朋友們!讓我們祈禱:這個世界會更加的美好!只要我們依然在堅持!不管我們人在哪裡!」

我們,居於中國境內尚有自由的地方,我們,一定要聲援趙連海、艾未未!


朋友A早前傳來一條短片,那是在日本地震後,CNN新聞播出一條在災區現場拍到的片段,一隻小狗堅持守護著受傷同伴,不肯離開,這條片段來自日本電視台,並且在日本網上及Facebook中早已引起廣泛回響和讚好。

這,又再令童工相信,比對於人類,狗可能更有靈性、對主人、對同伴更忠心、遇著災難的時候、更加不離不棄!

日本電視台原片段


或許,香港人已被日本地震引發的核危機,完全轉移了視線和關注點,恐怕沒有多少人留意,中共在這段時間,利用宣傳「茉莉花革命」,正在不斷拘押內地維權人士。

傳媒報道,內地維權人士艾未未,在出境時遭中共拘押,至今音訊全無,他的助手在艾未未Twitter中不斷發佈艾被拘禁消息:

「半小時前來了一批員警出示搜查令,登陸了艾未未工作室草場地發棵258號,帶走了8個工作人員至北京朝陽區南皋派出所問話:徐燁,錢飛飛,董姐,謝國竟,邢銳等。艾未未在北京機場已被扣押3小時,無法聯繫。(艾未未助手)」

「工作室工作人員,志願者已經被帶至南皋派出所協助調查。艾未未妻子一人與警方在家,現在工作室前後門均有員警,無法進出。」

「一小時前來了一批員警出示搜查令,來到艾未未工作室草場地發棵258號,帶走了8個工作人員至北京朝陽區南皋派出所問話:徐燁,錢飛飛,董姐,小偉,小謝,邢銳,蔣立,小胖侄子。路青一人與警方在家,現在工作室前後門均有員警,無法進出。艾未未在北京機場已被扣押3小時,無法聯繫。(未未助手)」(這是有關艾未未的最後更新內容)

A最愛陰謀論,看中共在過去一段時間,不斷以煽動「茉莉花革命」為名,拘捕維權人士,就算「茉莉花革命」搞不出甚麼來,中共也借題發揮,連艾未未一類以往未有正面和官方衝突、不算是激進的文化界人士,也無法幸免,中共,是否倒過來利用根本不成氣候的「茉莉花革命」,來打壓內地反對聲音?正如當年美帝小布殊,利用「尋找大殺傷力武器」為名,出兵伊拉克一樣?

所以,有理由小心,中共正反過來利「茉莉花革命」,進行肅清反對聲音的行動!

四月 2011
« 三月   五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39,44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