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果報報道,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原來早在去年底,醫生已發現他的腎臟功能衰退,需要不定期在家進行俗稱「洗肚」的腹膜透析治療,雖然孫公自稱「我唔係有病」,又誓言會完成餘下 14個月任期,但腎科專科醫生蔡堅就認為病情並非如孫公所說輕鬆,認為孫公應該退休養病。

由劉吳惠蘭到孫明揚,先是劉太因病要辭職,作為副手的副局長蘇錦樑錦被外界、甚至政府內部認為,蘇錦樑未有能力頂替劉太,出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特區政府要另找人選;再之後是孫公,今天去到要洗腎的情況,也要撐住做局長,不能退下來將局長職責交給副局長陳維安,這,又豈不是最佳例子,證明煲呔的擴大問責官員編制失敗,原來,局長有甚麼問題,副局長是不能頂上,那,花這麼多公帑請副局長幹啥?原來,那些副局長全是沒有接班之力,這,該是對擴大問責制的最有力批判!

A說當日溫總理曾訓勉煲呔要為港人「鞠躬盡瘁」,潛台辭或許是要他「死而後已」,可是五勞七傷的並非煲呔,而是問責官員,可是如孫公要去到洗腎,特區政府仍不讓他退休,特區政府所作所為,除顯示朝中無人可用之外,又豈不是收買官命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