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人來港產子,特別是父及母均非香港居民,他們的嬰兒是否可以有永久居民身份,這是相當值得深入討論,而非一時意氣地用非黑即白邏輯去處理問題。

正如山中君所說,我們作為一個文明社會,不應有歧視或排外情緒,但倒過來說,童工認為政策上對待新移民與永久居民有別,也不應無限上綱至代表歧視、排斥新移民,就拿不向新移民派發6000元現金一事來說,童工並不認為那是「歧視」,而是對待本國永久居民和新移民,世界不少政府在政策上也是有差異,就拿強調多元文化、最尊人權的加拿大來說,即使是長者,法例規定除非是土生土長、又或是在加國已居住十年以上,否則新移民長者也未必可以領取到老人保障養老金、省政府補助金、藥物免費等等福利,可見就算在文明西方社會,在政府福利政策上,對待本土長期居住國民和新移民,也是存在差異,那,香港不給新來港人士派6000元,是否可以說成是歧視新移民?還有,特區政府已透過注資關愛基金,為那些經濟有困難的新移民,提出派錢安排,如此做法其實較諸不少西方國家對待新移民政策更寬容,若某些團體,還要說派錢建議歧視新移民,那,童工倒是存疑。

另山中君說,內地人來港產子,特別是父及母均非香港居民的案例,是「國籍」問題,童工並不認同,不論在偉大祖國或是香港出生嬰孩,按偉大祖國國籍法,國籍皆是中國公民,分別在於在香港出生嬰兒,就是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中國公民」,而內地出生的就沒有,情況倒有點似內地戶籍制度下,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分別,以上海為例,其他到上海打工的農村民工,他們沒有上海城市戶口,除非有辦法把戶籍由農村轉到城市,否則這些農村民工下一代就算在上海出生,也不能享有上海戶籍有的教育、醫療福利。

某程度上來說,上海較香港有更大自主權,他們可以決定,容許那些農村戶籍人士,轉入城市戶籍,享有上海市居民福利,可是特區政府卻沒有這種權力,我們無權決定那些內地人來港,更無權限制那些在港出生嬰兒,可以有香港永久居留權,但上海政府卻可以限制非上海市戶籍居民,他們所生的嬰兒,可以沒有上海戶籍,在這個問題上,特區政府權限,又明顯不及上海及其他省市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