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先生昨天在他的Facebook中貼出這段文張:

「香港人反對某些新移民,不應停留在佔據公用設施(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或福利(欺騙綜援、佔住公屋)的簡單議程之上。反對新移民的目標,是反共,反對中共用受過中共思想荼毒的險惡人口滲透香港,破壞香港,利用香港的福利,在香港設立反對自由民主的間諜機器。
以前的英國殖民政府歡迎內地難民來港(抵壘政策之前),是他們偷渡來香港,本身已經經歷過追求自由、反對極權的思想革新,偷渡來香港是政治信仰的血性體現,故此可以迅速融入香港的西方自由社會。現在的新移民,很多是充當中共的平民間諜(我見過不少!),是港共的投票機器,是自由法治與憲政的蠹蟲。食碗面,反碗底,就是這群人。」

陳雲先生的反內地新移民論述,引來童工不少朋友爭議,有人認同,也有人不認同。

朋友A說,不論如何看陳雲的觀點,某些有關內地人來港的問題,恐怕我們今天必須面對,例如目前內地人來港單程證審批權由偉大祖國掌握,甚麼人可以審批來港,特區無從置喙,可是,這是直接影響特區政府內部民生政策、甚至是日後政府民生開支,若因此要增加政府開支,買單者是特區政府以及香港所有納稅人,今天,我們是否要力爭單程證的審批權?

B說,早在80、90年代港人已開始回內地娶妻,回歸前已有立法局議員問當年保安司黎慶寧,究竟港英政府有沒有港人在內地娶妻生子的數字?港人在內地子女又有多少?當年黎慶寧說沒有這些數字,結果到回歸後,特區政府面對港人在內地子女居港權爭議,根本沒有準備,之後又拋出甚麼調查指有167.5萬港人在內地婚生及非婚生子女,為一刀切用人大釋法除消他們居港權,爭取民意支持,可是到今天,又准許他們申請來港居住,究竟,特區政府有沒有認真想過,他們的入境和移民政策該是怎樣?

正如,面對今天內地人來港產子問題,童工真的難以理解,若父母均非港人,他們來港產子,子女即有居港權,法律上這名嬰兒,即時可以享有所有港人的社會保障和福利,這,又是否一個合理安排?究竟特區政府有沒有全盤政策,面對五年、十年後,這些父母均非港人的香港出生嬰兒,若他們全家來港定居,會對香港做成多大壓力?

特區政府是時候要對內地人來港政策,好好想清楚,否則,社會分化,只會越演越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