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香港、甚至全世界人目光集中於日本之際,偉大祖國可沒有一刻忘記要「維穩」與「摧花」。「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昨天傳出消息,四川成都檢察院已批准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正式逮捕內地知名維權作家冉云飛,指他有份在內宣揚「中國茉利花」運動,也是首名因「中國茉利花」而被控告的內地異見人士。

童工最難理解的是,究竟,中共要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控告冉云飛,指他宣傳「中國茉利花」運動,可是,「中國茉利花」搞了甚麼出來?不見有大規模遊行示威、不見有激進抗爭行動,最大規模的「示威」是武警在王府井大街操過,宣示實力;最「激進抗爭行動」,就是有外國記者投訴被公安以武力對待,要在外交部新聞發佈會上投訴。

A說,最令人莫明其妙的是,內地完全沒有「中國茉利花」報道,也無相關的大規模民眾示威、中共兩會「安全」結束,那,冉云飛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究竟「煽動」可以從何說起、「顛覆」更加是莫需有之罪,連一場如香港民主黨般三數十人的示威、又或如社民連式霸佔馬路示威也沒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根本完全談不上,中共,只是借「中國茉利花」為名,又再拘捕異見份子。

冉云飛好友宋石男在他的Twitter中這樣寫:

「別說什麼求仁得仁,這是冰冷而殘忍的寬慰。你怎麼知道當事人的痛苦?你怎麼知道他家人的痛苦?誰會求這種“仁”?譚嗣同傳記害死人。我只知道,老冉跟我說過的那麼多讀書和寫作的計畫,他太太和女兒的淚水!」

真的,中共,不要再製造無辜政治犯,令更多人受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