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地震,縱使日本人早作準備,可是,仍無法敵得過大自然的力量,福島核電站危機是最好例子,日本政府從數據上分析,福島有九級地震,數據上可能只有數個百分點的機會,可是,萬一發生的話,只要是百分之二、三機會率,也足以催毁百萬人的生命。

香港位處非地震活躍帶,「理論」上香港發生大地震風險真的很低,可是,很低,不代表不會發生。昨天和A討論這個問題,A說政府常說萬一香港發生地震,香港樓宇有防颱風設計,那是可以抵擋一定級數地震,所以港人不用擔心。

A說,實情是,那是政府的「真實謊言」,若香港遇上今次日本地震,他不知有多少大厦會倒下來。

A怎樣說也是建築業專業人士,他所說的,童工不敢當作是無的放矢,按天文台網頁資料:

「現時本港樓宇規定須能抵受每小時250公里的陣風風力。在發生修訂麥加利烈度VII度(七度)的地震時,高樓大廈亦只會有輕微損毀。基建如橋樑、鐵路及隧道等的設計已能抵受烈度VII度(七度)或以下的地震,至於水塘的設計亦能抵受烈度VIII度(八度)的地震。」

可是現實上,香港建築樓宇的抗地震能耐,並不如政府所說穩固。A說上周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教授鄺君尚在《信報》撰文「香港的地震風險與抗震設計」,直指所謂大廈可以抗風等於可以抗震,根本不是如此,反而香港不少大廈,對抗震設計並不講究,令大廈面對地震風險大增:

「香港的建築物雖然符合抗風設計、能承受時速二百公里的陣風吹襲,卻不講究抗震。抗風設計與抗震設計從理念、結構行為至特性均迥異。抗風是強度設計,抗震則是延性設計;延性指建築物變形大小的能力,即韌性,同時保持應有的強度。抗風設計一般只考慮結構的靜力特性,而抗震設計必須考慮結構的動力反應和地基對地震作用的影響;這些都是抗風設計不用考慮的因素。

本港許多高層建築物都有轉換層,即上層為單位多、牆柱密的高密度住宅,下層為牆柱較疏的大堂或商場。由密至疏的力量轉換,倚靠大型的轉換板或轉換樑承托;由轉換層承托上部的力,取得更廣闊的下層空間,傳到下部較為稀疏的結構牆或柱樑。

從抗風來看,並不構成危險;然而從抗震來看,轉換設計產生了軟弱層 (soft storey),這一層之上與之下樓層的剛度縣殊,造成建築物沿高度方向存在極大的剛度變化;一旦發生地震,層樓間的相對位移相當大,樓宇容易倒塌。另外,抗震設計的建構規劃牽涉許多與抗風設計不同的特別規定和細節,結構牆柱的配鐵方式與抗風設計也大不相同。」

若鄺君尚教授所言屬實,萬一香港出現百年一遇的大地震,香港樓宇可否支持得住?政府抗風等於可以抗震的「事實」,是否只是政治需要的「真實謊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