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李怡先生在《蘋果》專欄「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當中提及一位做網上售賣日本奶粉的小公司老闆,眼見日本地震,災民可能更需要奶粉,不惜通知供應商不要付運訂購的奶粉,讓他們可以轉運到災區,而他已付給供應商的貨款,則暫存進日本各生產商戶口內,出貨期更任由生產商無限期押後。

這間公司叫「天翼堂」,老闆陳文欣更在公司網頁發出一封公開信「地震後的路! 」,除了向受影響的顧客道歉外,更表明他認為,與買不到奶粉的香港顧客比較,災區父母,更需要這些奶粉,所以他不惜作出這個「將會嚴重影響我一家人的生活」的決定,不要貨也不收會已付出貨款,無限期押後出貨,因為那是他對災民支持、以及對日本供應商的信任。

看完他的公開信,童工感到十分高興,郭先生證明,香港人,並非大部份人只懂「盲搶鹽」,當中也有不少人在追求個人利益之餘,也不忘對其他有需要的人付出。

這,才是童工希望看到的香港人。

p.s. 陳先生在文末對太太說「我太太: 算你沒運行了, 嫁了我, 我看你有排捱窮了」,我相信他的太太會以他為榮。

「地震後的路! 」全文:

「多謝各位顧客這一星期的忍耐.

我知受著沒奶粉的恐慌的感受。我已盡了一切努力令大家好過一點。

我在星期二(15/3)做了一生人最痛苦的決擇……. 本公司選擇了把原本準備送往東京及名古屋港口的奶粉, 全數轉運去日本其他有需要的地方。 是的, 即是我公司將會斷貨。亦會令一直支持我們天翼堂的父母失望。….這已經是沒辦法改變的事實…..

在星期二(15/3)之前, 日本的情況己開始不算樂觀, 但日本的同事沒放棄自己, 亦沒放棄香港的父母。他們在餘震中繼續加班工作。為的是令香港的BB不會斷糧。奶粉只需3星期便可到港, 但我們的行為, 已經撤底把日本放棄了。我非常明白各位父母的擔心, 換著是我, 好可能都會是一樣的。

短期內日本奶粉再來港只會浪費, 所以我公司決定先把陸續到倉的3000箱的奶粉及尿片全數轉去其他有需要的地方。

我們天翼堂亦在同一時間投了對日本奶類及嬰兒用品生產商信任的一票。我們沒有調回資金, 相反, 在這星期我們全數電匯了所有貨款, 要求他們永久存放在各日本廠商的戶口內, 出貨期無限押後。我明白這決定將會嚴重影響我一家人的生活, 但我信任日本的奶粉生產商, 信任—就是無條件, 就這麼簡單!

這段時間好多客戶問, 奶粉是災前定災後, 怎樣保證不受污染?

天翼堂告訴你們, 奶粉罐上的商標就是生產商給你的保證, 罐上厚生労働省的生產許可證, 就是日本政府給你們的保證。我們不相信, 日本奶粉商會把有問題的產品流出市面。我們不相信, 日本政府會容許生產商製造有問題的奶粉!

我們天翼堂雖然只是蚊型公司, 但都註冊了商標。理論上, 在香港什麼地方買到的日本奶粉都是一樣的, 為什麼我們要花錢去註冊商標? 因為我深信"天翼堂"3個字是值錢的。將來我們公司會有一段非常很慢長而困難的路, 雖然最壞的情況可能變成士多房公司, 但我決定了不會關閉天翼堂, 亦不會轉做其他國家的奶粉。我們已經找到了最好的, 為什麼要退而求其次? 我喜歡看到父母買到優質奶粉時的喜悅, 我喜歡看到BB吃了我們的奶粉健康成長, 這一直是我們的動力, 是你們各位給我天翼堂的, 謝謝!

我知一時三刻, 大家會對日本的產品有疑問, 我是非常明白的。但天翼堂會一直存在, 1年, 2年, 或者等到你們的BB成為父母時, 他們總會有一天會回來我們天翼堂的家庭的!!!

天翼堂 上
2011年3月20日.

在此特別嗚謝:
– 我太太: 算你沒運行了, 嫁了我, 我看你有排捱窮了;
– 天翼堂一姐: 在這段時間不停加班回覆, 一點微言都沒有, 默默為我公司及各位父母付出;
– 東京及名古屋的同事: 謝謝你們在地震之餘都沒有放棄我們, 我們天翼堂都一樣不會放棄你們的!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