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周三莫名其妙地將原本屬例行公事的臨時撥款決議案否決,早前與朋友午飯談及事件,A說身邊不少朋友認為是投棄權票的泛民主派要負責任,正如不少傳媒及政府說,有關議案不涉政治,泛民沒理由把政治放於這些問題之上,正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陳家強說,議員有責任通過臨時撥款議案,不要因為政治考慮,罔顧市民利益。

B對此倒有點不以為然,他說甚麼叫議員有責任通過臨時撥款議案?議員的責任是出席立法會會議、監督政府施政,投票贊成或反對政府提出須要表決的議案,這個決議案須要投票,就自然有可能被否決,政府有責任箍票、保皇黨要盡責保皇,現在政府不箍票、保皇得跑了去開小差,反過來向反對派「問責」?特區政府叫了泛民做反對派這麼多年,今天反對派真的小試牛刀,反了特區政府一小次,而且還是猶抱琶半遮面地投棄權票反,特區政府竟指著反對派說,你們為何反政府?我不准你反政府,否則就是罔顧市民利益!

童工這時搭口,特區政府思想就是如此奇怪!小小一個臨時撥款決議案被否決,也要上綱上線地說罔顧市民利益,那,到真正的財政預算案投票,豈不是更加不能否決?那,《基本法》內寫明否決預算案後如何處理條文,用來幹甚麼?何不修改《基本法》寫明「由於否決預算案等同罔顧市民利益,所以立法會議員只可投贊成票,不能投反對、棄權票」?

除了這個古怪思維外,昨天警務處長曾偉雄,回應警方周日於中環以胡椒噴霧對付示威者時,對於會否就胡椒噴霧誤噴8歲小童及清場手法道歉,曾偉雄回應時這樣說﹕「我不覺得我們有什麼做錯了,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維護法紀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

晚上與律師C談及一哥言論,他認為一哥「維護法紀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說法,警員自然拍爛手掌,可是若因要「維護法紀」,是否有警員對犯人不按程序使用武力、也毋須認錯和道歉?上次警方在公路徵用私家車做路障,阻擋非法賽車也是在「維護法紀」,若輿論、私家車車主要警方道歉,也是「天方夜譚」?警隊是龐大隊伍,難免有害群之馬,若有警員因執法而違規,輿論要一哥道歉,是否又是「天方夜譚」?警方,只要打住「維護法紀」招牌,犯錯也不用道歉?

p.s.又正如,武光問童工「看見那麼多人在衝來衝去, 竟然仲可以放話說冇危險」,童工又想反問他,若「衝來衝去」危險,近日有人在Youtube發放短片,拍到警員忽然衝向示威者,更有警員連環向前揮拳打示威者,要由後方警官拉走、今期《壹週刊》拍到清場時,有示威者雖已被三、四名警員制服,但仍有警員向他臉上噴胡椒噴劑,警方行為豈不更危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