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警方針對在泛民反預算案拘捕那些示威者的行動,引來不少人討論,特別是那8歲小朋友被胡椒噴霧所傷,更引來廣泛關注,有不少人疑作為父母者,是否應帶子女去參加可能出現抗爭的遊行?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更說,以小朋友作「抗辯鬥爭的武器」,不適合之餘,更有「教壞細路」之嫌:

「小朋友心智還未成熟……用小朋友作為抗辯鬥爭的武器,我覺得不是很適合……我認為不應在鬥爭中帶小朋友出現……因有暴力場面,我覺得這是『教壞細路』。」(引用自《明報》)

當然,童工想沒有人支持香港用「暴力」去抗爭,可是,前晚示威者行為,是否可以用「暴力」去形容,那是頗有討論之處,童工覺得,不是李少光、警務處長曾偉雄說是「暴力」,就一定是「暴力」,否則,我們要有接受投訴的監警會來幹甚麼?現實是,凡是不遵從政府、警方指示抗爭活動,皆可以成為他們口中的「暴力抗爭」!「暴力」與否,可不是李少光、曾偉雄說了算!

再加上,那被胡椒噴霧射中的8歲男童母親,昨日召開記者會,表明只想帶兒子參加遊行進行公民教育,也未想過警察在毫無預警下出動胡椒噴霧,聲言若警方有警告,他會帶兒子離開,那,警方又是否有犯錯?

至於李少黨說帶小朋友出參加那些可能有抗爭的遊行,是「教壞細路」,童工,也不好引述泛民評論,改引用沒有政治立場、防止虐待兒童會總幹事雷張慎佳反駁李少光的言論:

「除家長有責任,警方亦有責任保護兒童,故除非家長參與暴力行為,否則不應隨便把帶小孩遊行標籤成「教壞細路」,因《基本法》賦予市民遊行集會權利。」(又是引用自《明報》)

假若說,示威者、8歲小朋友母親有責任,執法者、政府責任不會較他們小、甚至更大,全因,政府、執法者有權合法地使用武力,他們在使用之餘,更應小心有否誤傷無辜者及弱小孩童,更不應隨便利用這種合法使用的武力,去打壓遊行示威。

監警會主席翟紹唐己表明,會跟進警方使用胡椒噴霧事件,童工期望監警會可以有一個公開報告交待事件,不要令外界以為,李少光、曾偉雄真的可以說甚麼就是甚麼!

p.s. 多謝和央幸也君及山中君的留言,武光言論,可較李少光更李少光,李少光可也不敢說有人「用未成年人仕作為他們的盾牌」,至於Fred的言論,唉,和央君也算吧,早前他留言與童工辯論,他總是在不斷迴避,後來更是不答消失算數,那,不值得和這些人花時間糾纏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