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逾萬市民參加泛民舉行的反預算案遊行,童工身處遊行隊伍,最強烈的感受到的是,自煲呔做財政司司長以降,那些一次性對低下層的派糖措施,已無法解決今天低下層、弱勢社群對政府的訴求,他們需要的是更長遠的政策,而這又必須要有政府的財政承擔。

這些問題,當中涉及政府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公共理財的取向的辯論,絕非一時三刻可以處理,只怪由2003年7.1遊行後,我們的社會意識形態出現變化、80後社運意識抬頭、公民社會的發展,民間對社會政策和發展的討論,遠遠超越了建制的施政及管治意識和方法,繼而催生了激進抗爭社會運動,可是政府面對新的管治挑戰,並非正本清源,由施政方式去面對挑戰,反而選擇以高壓式手法,用更強大的力量,去壓制社會上的抗爭力量。

泛民舉行反預算案遊行後,有年青人在中環街頭聚集,以抗爭手段表達他們對預算案的不滿。童工明白這些抗爭方式,未必所有人也可以接受,可是,相對警方對付示威者的罕有強硬手段,童工,害怕警方多於示威人士,據《明報》報道,警方清場行動,不惜在沒有預警下用胡椒噴霧對付示威者,連8歲男童也中招:

「9時半左右,警方作第一次清場行動,在沒有預警下,有警員突然向仍坐在地上的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多人被胡椒噴霧射中雙眼,而一名隨母親參與遊行未離開的 8歲男童,其眼睛亦被噴霧射中,其親友即場用清水為他畄眼。在旁指示清洗程序的勞永樂醫生直指,他離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只有數呎距離,險些也中招,而警方出動胡椒噴霧前,他也未聽到有任何警告。」

更令童工擔心的是,今次警方拘捕了113名示威者,那是以往少見,而當中竟包括兩名12歲及13歲的示威少年人!或許,有人會說那是參加抗爭者該預計到的,可是從另一角度看,當我們的警務人員,面對示威抗議時,就算是12、13歲少年也絕不手軟,而我們又因為不認同他們的抗爭手法,而選擇沉默不語,他朝到我們也忍無可忍,要被逼上街之時,警方,又會否以相同強硬手段,對付我們?

童工永遠不忘德國納粹時期,神父馬丁(Martin Niemller)的話:「起初,他們針對共產黨員,我不作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之後,他們針對社會主義者,我也不吭氣,因為我不是社會主義者;接下來,他們針對工會,我也不作響,因為我也不是工會人士;再過來,他們針對猶太人,我也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然後,他們開始針對我,這時候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說話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