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召開人大、政協會議,香港那些港區人大、政協已陸續上京開會,適逢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財政預算案因民意強烈反對,被逼大幅修改,A說這班在香港既不獲主流民意認同,也受特區官員冷待的偉大祖國A貨香港民意代表,自必用盡力氣,力插鬍鬚曾財政預算案、以致特區政府如何施政無道,大打其小報告。

可是,論及醜惡者,眾皆不及身為特區首席智囊、身兼全國政協的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莫屬。

首先要問,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職責何在?中央政策組網頁是這樣介紹:

「領導中央政策組
就不同的政策問題,向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提供意見
協助行政長官撰寫施政報告
出任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
決定研究和民意調查的議題」

當中,「就不同的政策問題,向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提供意見」「決定研究和民意調查的議題」,乃是劉紹佳的工作,可是,他在北京談及鬍鬚曾財政預算案失誤,不但未有承擔作為就不同的政策問題,未能向財政司司長提供意見的失職失誤,反而向特區政府、鬍鬚曾倒打一耙,力斥特區政府忽視市民怨氣,影響管治,甚至官民不滿已去到一個「臨界點」,政府須多聽民意:

「有些怨氣,很容易很小事就挑了出來,容易造成一種群眾性的不滿,但事實上,可能香港已到了一個臨界點,究竟香港往後應該怎樣走?政府的角色應該怎樣?社會應該作廣泛的討論,然後大家再訂出一個適合香港當前發展狀況的方針」(引述自《明報》

好了,劉兆佳作為特區政府第一智囊,政府弄至今天田地,市民「很容易很小事就挑了出來,容易造成一種群眾性的不滿」,好像完全與他無關,那,你這個職責在「就不同的政策問題,向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提供意見」的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究竟有沒有就政府施政,事先提出意見?有沒有向特首、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作預警?若煲呔等人要負責任,劉兆佳這特區第一智囊,年薪逾200萬,卻可以把一切施政失誤當作和自己無關,在北京不斷批評特區政府如何不知民意民情,可是,誰把中央政策組變成了商界、資本家富二代的俱樂部、把不同民意代表拼除於中策之外?誰掌握政府政策研究資源,沒有做好研究「適合香港當前發展狀況的方針」?煲呔、鬍鬚曾要負責,劉兆佳更加是責無傍貸,現在他還可以當一切與己無關,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B說,煲呔可以容得下如此吃裡扒外、對政府施政失誤置身事外的「所謂」首席智囊,沒有早早把他炒掉,可說是自作自受,無須同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