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在前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忽然來一個大轉軚,不惜以今日的我打倒作日的我,每名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居民派錢6000元,再加退稅6000元,市民叫好,那是無可懷疑,可是派錢之後,政府燃眉之危或可暫時避過,但當中的深遠問題,該如何解決?童工原本也有些話想說,只是有些該派錢、香港理財更重大的問題,正在我們面前發生,預算案的討論,不得不留待明白再談,全因,言論、新聞自由,較諸錢財這些「身外物」,更加重要。

姜瑜與外國記者針鋒相對的報道

正文:偉大祖國的茉莉花革命,恐怕已令中共陷於歇斯底裡的地步了。周日外國傳媒在北京王府井採訪茉莉花革命,不止遭中共阻難,更有指外國記者被公安打,昨天在外交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外國記者一起發難,追問外交部發言人姜瑜,中共為何阻難外國記者採訪,想不到姜瑜竟「發難渣」,反指責「這麼多的記者前往一個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繁忙商業區去造成擁堵,是沒有道理的」!看BBC的報道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星期二(3月1日)發表談話,就2月27日在北京和上海市中心中國警察與外國記者發生衝突的事件指責外國記者。
姜瑜在這次例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這麼多的記者前往一個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繁忙商業區去造成擁堵,是沒有道理的。
她還質疑說,這麼多的記者到那裏去,他們是得到誰的指示到那裏去的?
有記者說,姜瑜的這項質疑似乎是想說明,星期日發生在北京和上海市中心的事件是一場反華陰謀。」

昨天更有報道稱,中共召集駐京外國記者,若他們再未經申請到那些公眾聚集地方採訪,就會不續簽他們的簽證!

中共不是說,所謂中國的茉莉花革命,根本是不得人心,中國人根本不會支持?為何怕得連「這麼多的記者前往一個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繁忙商業區去造成擁堵」,也成了阻止外國記者採訪的借口?

受中共威嚇的,可不只是外國記者,正在北京採訪兩會的香港記者,一樣受到「白色恐怖」的威嚇,生果報報道,正在北京採訪人大及政協會議的記者,有人電腦被離奇安裝遙遠監控系統,有人行李被翻、密碼被改,甚至在電話提到敏感詞「茉莉花」,也會自行斷線:

「「我部電腦本身有 password,出咗去返嚟之後想開 MSN,發現得返個 shortcut,個 program畀人鏟走咗。」不想公開身份的記者 A,同時發現視窗右下角有更新提示,「我撳入去見到啲紅色字,裝咗個我唔識嘅 software,後來先知係一個可以遙遠監控我部電腦嘅 program。」 A向酒店投訴,酒店堅稱沒有人出入其房間。
同行的香港記者 B亦遇「怪事」,房內已上鎖的手提行李無法用原來密碼打開,「明明係自己個篋,點解開唔到 o架呢?原本佢想叫個 bell boy上嚟踢爛佢,最終佢試咗個幾兩個鐘逐個試先開得番。」
大部份記者的手機也出現異常, A說「電話隔幾分鐘就斷線,話無訊號,之後又話張 SIM卡失效,要打開部機,入過張卡再開機先得,一個電話傾 3、 4次。」有行家用電話軟件打長途電話,「對方一提嗰三個字(茉莉花)即刻就斷咗線,再傾返就窒吓窒吓,明明 signal係好強都係咁。」該批記者昨日曾向港澳辦投訴,獲回覆「冇啲咁嘅事,唔會呀?」」

晚上找來朋友A問問京城之情況,朋友A說中共這樣做,無非是嚇嚇那些香港記者,不要亂說亂動,他們可是有辦法偷入你的房間、監視你的一言一行,事實上中共最怕的,就是兩會期間,香港記者不識趣去追訪茉莉花革命的新聞,所以要先行嚇他們一嚇!

可是,今天內地網絡資訊已是禁之不絕的時代,中共這種威嚇手段有用嗎?對那些不在中共境內,卻可以用互聯網隨時和內地接觸的人,除非兩會期間,中共敢全面關閉任何對外網絡通訊,否則,可以阻得了茉莉花革命的資訊嗎?

廣告